我十几岁时还是生产队的时期,记得我们家在生产队里的水田包围中有一块小菜园。那时是不许自家随便开小块地种的。因为周围都是水田,中间有那么一块高岗地,队里在耕田的时候怕引不上去水,就把这块土地给荒废了。

有一年夏天,母亲发现了这块地回家说:“河圈里有块小荒地,要是平整一下,就可以用来种些青菜。”几天后母亲带着哥哥和姐姐特意去那里看看,想平整一下自家种点青菜。回家后母亲又去队长那里问了一下,队长说;“没有啥用,你们种吧。”第二天母亲领着哥哥和姐姐带着工具去了那块荒地,连挖带刨的干了两天,总算把那里的荒草清理干净了,翻土后打起了垅就准备栽种一些青菜苗。因为周围都是水田包围着,只有一条小路可以进得去,大家都管这个地方叫河圈。又忙了几天栽种了茄子、辣椒、柿子,还种了一些黄瓜和豆角等等很多青菜。周围给青菜幼苗浇水很方便,这回我和哥可有事干了,刚栽完幼苗那些日子,我们放学后做完功课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去那个小园里浇水。在我们的精心呵护下,青菜长得很好,母亲去看了也很高兴,回家也常常表扬我们。

到了青菜旺季,我们的劳动成果开始收获了,青菜很旺盛,每天都吃不完往家里收,母亲就把多余的青菜送给邻居们吃,大家都很感激。有一次,我和三弟去河圈的菜地里摘菜,刚到菜地的附近,三弟发现园子里有什么东西在豆角架底下晃动,把豆角架弄倒了好多,园子里其它菜秧苗也被弄得乱七八糟。我和三弟悄悄的走近后猛地大声喊!“是什么东西,快出来!”这一喊不要紧,从豆角架里面跑出来一头大母猪,不知是谁家的。我和三弟就把猪轰出了园子,我们跟在后面去寻找猪的主人。走了大约二十分钟的路,来到村学校附近老刘家的门口,这头猪进了院子,我们进院后遇见了刘婶,就和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刘婶说;“这头猪啥时候跑出去的,我们也不知道,找了半天了也没有找到,咋还跑菜园那边去了呢?你们帮我找回来还得谢谢你们呢。”说完就和我们一起去了园子看了看后,非要赔我们钱,我和刘婶说:“要赔你和我母亲去说吧。”刘婶就去找母亲了,母亲说;“咱们都是老邻旧居的了,赔什么赔,再说也没有损失多少。”这样事情就平息了,母亲领着我和三弟去河圈园子把被损害的菜清理好,收好被毁坏的菜就回家了。

 我上初中后,河圈里菜园子我们都一直的种植着,不仅我们自己吃菜,也送给了很多邻居。在农村,邻居之间互相帮助、互相理解是很重要的,也是很平常的事。有一次邻居表姨去自家附近的园子干活,把六岁的孩子独自放在家里,孩子在窗台上玩,不小心掉到窗外的地上,把手和脸都摔坏了。母亲发现后就急忙抱着孩子去大队的医务室给包扎好后,又抱了回来。婊姨回家知道后十分感动。那个年代农村家里人口多,粮食也时常不够用,但是大家都互相帮助、互相救济,邻居间都很团结。我们种植的河圈菜园子的蔬菜母亲经常送给邻居。生产队长都经常当着众人说过;“张三姐家在河圈里种的那点青菜,咱们队里的大半儿人家都吃过。大家得谢谢三姐呀。”(队里的人按辈分都管我母亲叫三姐)。河圈里的菜园我们一直种了好多年,在那里我们学会了劳动,也学会了帮助别人。

一转眼,从母亲去逝到我们离开老家几十年了,河圈的菜园子里很多往事时不时的在我脑海里浮现,想起那时候的我们天真无邪,生活真的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