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4号中午,我刚吃过午饭,便接到快递小哥的电话,说有我的快件。

        来回十几分钟,我取回了快件。快件很小,发自昆山的一个数码仓库。是谁寄来的呢?当时我有点诧异。当打开包装,见是一根数据连接线,一切都明白了。我立马给远在西班牙的小女婿发去微信,向他表示谢意。

        事情得从头说起。年初,小女婿和小女儿带着两个外孙女回西班牙省亲,我们老两口从上海回江都过春节。不料,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我们宅在家中,度起了长假。欣赏戏曲是我们两个老戏迷宅家抗疫的内容之一。京剧、扬剧和京胡交响音乐会是我们的最爱,可电视却满足不了我们的选择。手机上有许多精彩的节目,但屏幕小,看久了,脖子不舒服,眼睛也吃不消。要是能把手机和电视机连接起来那该多好啊!当想起在上海时,小女婿就是买了一根连接线,将电视与电脑和手机连接起来的,我茅塞顿开。我先后跑了街上的几家数码店,均未买到匹配的连接线。女婿女儿在西班牙既要防疫抗疫、陪伴小孩,又要忙工作,挺累的。本不想打扰他们,可在强烈的欣赏欲驱使下,我还是忍不住向小女婿发去微信,请他帮助购买。因为他懂行,轻车熟路。女婿说:“老爸,我们这几天业务繁忙,等忙过了这阵子,我一定帮你买。”一晃十多天过去,我以为女婿事情多,将我托付之事忘了,也没追问。谁知道,在西班牙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下,女婿还将我们托付的区区小事记挂在了心上,忙里偷闲给我们做了网购。

        有了连接线,我们可时常手机电视相连,欣赏丰富多彩的戏曲节目了。老伴感慨地说:“这都是小女婿给我们带来的耳福眼福啊!”

        去年国庆长假,我们老两口和大女儿大女婿回到了江都老家。4号午饭后,女婿和女儿在卫生间不知嘀咕着什么,女婿还叫女儿给他找一个卷尺。当时,老伴儿在厨房洗涮锅碗,我在观看电视节目,均未留意。直到6号中午,我们收到一个快件,谜底方才揭晓。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家中卫生间面池上的水龙头过滤网已经坏了一段时日,原本细柔的水流变成了直冲的水柱,不小心就会溅湿衣服。因为我们这几年在上海陪伴外孙女,住在江都老家的时间较短,也就没急着维修。这次国庆假期,女婿在家发现了水龙头过滤网损坏的情况,便悄悄地量好尺寸,拍下照片,下单网购。女婿的举动,我们全然不知。

        隔了一天,我们收到了快件。打开小纸盒,里面有一个装着水龙头过滤网、垫圈、螺盖“三件套”的塑料袋,并附有说明。谁做的好事?联想到前天小两口在卫生间里的“嘀嘀咕咕”,便知道是大女婿所为。我将新部件换上后,水龙头里重新流出了细柔的水流。这时,我们老两口的心田里也好像有一股水流流过,是一股暖流。

        正值暮年的我们,被一桩一桩的温馨小事萦绕着,你说能不幸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