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定凌霄塔下的一曲国际悲歌
      最近几年来自各地的老战友、军校老同学来到石家庄聚会,我总要带他们去古城正定游览。一个绕不开的景点就是这里的天宁寺凌霄塔,因为这不是一般的古迹庙宇、楼阁塔台,而是氤氲着一股浓烈血腥的国际悲歌所在。

       83年前荷兰文主教等九位外国传教士在这里殉难。他们和我们一样是跨越国界热爱和平厌恶战争的普通人,但其慷慨赴死,人道施救的壮举,使我们从心中更加由衷地崇敬这些舍生取义的国际友人。

       文致和主教不远万里来到战火硝烟的中国

      在正定天宁寺凌霄塔文致和主教殉难处,大家看到了凌霄塔前为文致和主教和其同伴树立的纪念碑。站在这里,一群老兵眼含热泪默然肃立,向外国宗教人士哀悼致意。

      思绪仿佛穿越时光隧道,回到了83年前国际友人为保护古城数千名妇孺百姓而被日军残暴杀害那惨不忍睹一幕。

       文致和(荷兰语:Bishop Franciscus Hubertus Schraven, C.M.,早在1899年5月27日,文致和成为遣使会神甫,1920年12月3日,被任命为直隶西南代牧区宗座代牧。

        1937年10月9日,日军洗劫了正定主教座堂,64岁的文致和主教以及其他教会神父修士在天宁寺凌霄塔南侧被日军残暴杀害。

1589942880717339.jpg

      遇害处天主教原正定教区主教堂,早已成为今天的解放军256医院,这里仍可看到文致和主教和其同伴们的纪念碑、柱子和祭台等,教堂主体已被医院改成了会议厅。但教堂祭台部分仍保存完整,壁画、文字和地砖上的图案,在百年后的今天依然完整清晰、栩栩如生。有学者认为,正定主教座堂是很好的历史见证,是宝贵的宗教文物,也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应得到很好的保护。

       在距原主教府5公里的东柏棠村有文主教及其同伴们的墓地,文主教九教士殉难一年后,1938年10月9日,天津主教为其举行隆重纪念弥撒,当年参礼的人们像小孩子哭着自己去世的父母一样伤心欲绝。在场的遣使会神父们一起咏唱了当年修士们在追思弥撒中咏唱的那首《致命圣人歌》,表达他们对先辈同会会士的敬意。


       悲剧定格在凌霄塔1937,10,09那个暗夜

       这天晚上七点,主教和神父们正共进晚餐时,忽然有十个日本兵闯入,他们将主教捆绑。五位外籍神父,二位修士,一名琴师也被带走。没有人知道那被捕的九人被带去何处。数星期后,全世界都知道了,他们在离开住地约300 米的地方被残暴杀害和焚尸。他们的遗骸被集中埋葬在东栢棠村小修道院坟场。 由于当时中国紧张的政治局面,一名传教士葛立特事后说:“我相信天主不太清楚去战火遍地的中国传教,本身就是错误的,是一个大牺牲。”

       1937年7月7日,日寇发动了卢沟桥事变,9月9日日军占领古城正定,城内一片混乱,不断地听到炮弹的爆炸声。文主教在主教府的屋顶升起了法国国旗,试图保护整个院落免受劫掠。不过在城里大肆奸掳烧杀的日本士兵没有放过主教府。当时的目击者赵本笃神父说:“日本军队到处寻找并逮捕妇女,让他们去做慰安妇。因此,城内人心慌慌都聚集到了主教府,一下约有5000多人涌来,其中有很多害怕被日军污辱的妇女和女孩,因为她们知道惟有教堂是战火中一方净土。三四天的时间人们都躲藏在主教府地下的酒窖里,人人都担惊受怕,尤其是妇女和孩子们。

       有的孩子对主教说:主教,我害怕。文主教安慰他们说:孩子们别怕!战争很快就会结束的。这时的文主教想到的都是中国人的安危,尤其是古城的妇女和儿童。当日本人要他交出这里的妇女供他们蹂躏时,他表示坚决反对,绝不答应,并让两个年轻神父在门外把守,不让日本人闯来胡作非为,因此激怒了日本人。

1589942922109076.jpg

      一位神父后来回忆说,还有一件事让日本人对文主教和这些神父们增加了恨意。在日本人进入正定府之前,国民政府逮捕了一些日本侦探,日方希望文主教和神父们出面来给他们求情。但是当文主教看出他们是日本间谍时,坚持拒绝说情,文主教和神父们一直主持正义公道。有汉奸对日本人说:“文主教和神父们不支持我们日本人。”这也加深了日本人对文主教和神父们的敌意。

       但是文主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面临丧命的危险处境,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外国人,是交战的第三方。但当文主教看到主教府到处都是日军时,才意识到形势的严酷,事态根本不是他想像得那么简单。日本士兵从四面八方进入了主教府,两位把门的年轻神父跑来对主教说:“刚才有个军官问晚餐的时间和我们欧洲人的数目,而且说要杀死欧洲人。”文主教于是对身旁的人说:“弟兄们,我们所处的情况十分危险,让我们承担正义带来的一切风险!”

      10月9日晚上6点,两个日本军官向文主教索要钱财,文主教告诉他们自己没有钱,于是他们胁迫文主教带他们去了宿舍,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钱。

       晚上7点的时候,主教在食堂吃晚餐,正在这时,一扇门忽然被撞开,8名日军士兵闯入餐厅,拿枪对着在场的神父说:“每个人都站起来,不要动。”文主教问道:“你们要干什么?”他们没有回答,而是用撕成布条的餐巾蒙住文主教及其他外籍神父的双眼,把他们的双手反绑起来,然后再把几个人绑成一串,并把以前扣留的夏神父和贝神父一起绑起来,带出了主教府,胁迫他们上了一辆汽车。

       他们被带到了临近当时主教府的天宁寺凌霄塔下,被残忍地泼上汽油用火烧死。在他们被杀时,在现场的一位非基督徒曾听到他们凄惨地喊道:“我的天主,拯救我们!”

       一起被杀的共有9位外籍宗教人士,他们分别是:荷兰的文致和主教,法国的夏露贤院长神父,奥地利籍的柴斯嘉神父,法国的贝堂德负责教区总务的神父,荷兰的卫之纲神父,荷兰的纪艾德辅理修士,波兰的布林兹辅理修士,法国的罗比亚神父,还有一位平信徒捷克籍管风琴师毕司固比先生。


      他们的鲜血染红了沦陷的燕赵大地

      文主教们以行动传播了宗教福音,以生命传递了普惠的爱意。他们的身躯和英魂留在了中国的怀抱,更留在了中国人民的心中。他们虽然离开了我们80多年了,但是他们对中华民族的那份炽爱,对传扬基督福音的那份执着,以及以身殉道拯救和平的无畏精神却在每一位中国人的心中留下了永难磨灭的印记。

1589943000750474.jpg

       文主教和神父们被杀之后,幸存下来的神父们一起到受害现场寻找尸体,当时场面十分凄惨,只找到了死者的少量尸骨,仔细搜寻后也仅仅只找到了文致和主教胸佩的十字架及十字架链,以及未曾完全烧毁的鞋子、眼镜、假牙、纽扣、四角帽等。神父们含着眼泪把这些遗物小心地收藏起来,之后暗暗地为他们举行了教会葬礼,并立碑纪念。

       令人气愤的是,面对这一骇人听闻震惊世界的杀戮事件,日本人却予以否认,多方加以掩盖。他们这样做,就是怕暴露他们的丑恶罪行,毕竟他们在中国滥杀无辜,但事实上,即使闭口能掩盖一时,却无法长期掩盖让宗教人士无辜流血夺命这不争的事实。

二战后法国、波兰、比利时等国家对日本提出了国际诉讼,消息也传到了北平,在铁的事实面前最后日本人无法抵赖,只能予以公开道歉,一年之后,才专门在北平为文主教和神父们举行了公开葬礼弥撒。

       荷兰文致和主教(1873年10月13日-1937年10月9日),荷兰遣使会士,天主教直隶西南代牧区宗座代牧)享年64岁。

       愿文主教们在天堂安好,也愿文主教们为人类福音、为世界和平勇于献身的精神继续在中华大地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