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下午还没等我走到门口

他就像酒店的迎宾给与我最高的礼遇

不过他不是小姐姐也不是女性

他是团团

一只两岁大的雄性柯基犬

 

周末团团就不再认识我

小短腿不再向我叩拜

任凭我再三呼唤

顶多瞟我一眼

好像我曾经给虐待过他

 

他很懂我

温顺的像只绵羊

做饭他去厨房

在沙发上半卧

他钻到我的脚下

有时他也需要人类的抚慰

 

他好像很怕下雨

尤其是早晚

他常常隔窗沉思

不想喝水也没有食欲

后来我才知道

不只是不喜欢狗厕所

更主要的是雨天

少了对视弑杀的快感

就像士兵没有枪将军没有了战场

他不再是一只英勇善战的猛士

 

傍晚时分

他早早守在门前

晚归的儿子

才能压制住他胸中的猛虎

夕阳西下

是属于一根缆绳更是一份揽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