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法》第四条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夫妻之间的忠实义务,从广义上讲,包括不得恶意遗弃配偶以及不得为第三人的利益而牺牲、损害配偶的利益。但是夫妻间的忠实义务要靠人们的自觉性和良好的道德水平,自由约束。婚姻法规定的忠实义务不能直接作为惩罚和赔偿的标准或依据。

  违反忠实义务的行为有很多,包括通奸、重婚、同居、遗弃等等。

  通奸的,一般由道德机制约束,法律不予强制规定,有同居、重婚行为的,可以直接依据相关法律要求赔偿,触犯刑法的,还要追究刑事责任。

  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夫妻忠实义务是一种道德义务,而不是法律义务。

  最近接手代理了几起民事案件,这几起离婚案件均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是夫妻中一方违反互相忠实的义务,与网友或第三者私奔、同居而导致家庭破裂。虽然每一对提出离婚的夫妻情节、经历不一样,但大同小异。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正是应了这句话,结合近几年来办理的离婚案件,和周边亲朋好友在家庭婚姻方面的遭遇,把典型的触动个人情感的几个案例写下来,希望能引发共鸣,对家庭婚姻观有所启迪。

  她叫格日乐(汉译:光),今年43岁,是一位三个孩子的妈妈。她与丈夫青格勒图(汉译:快乐)结婚已经20年,他们的大女儿19岁,正在读大学一年级,二女儿15岁,正读初中一年级,小儿子八岁,正在上一年级。家中还有一位80多岁的婆母,身体很健壮,还能做一些日常的家务劳动。20年前格日乐刚满20岁时,经人介绍,从百里以外的邻乡,嫁入青格勒图家中,丈夫青格勒图比她大五岁,是一个老实、厚道、纯朴的蒙古汉子。1589869172620389.jpg

  那时青格勒图的父亲还健在,一家人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青格勒图家分得家庭承包地20余亩,草牧场50余亩,一家人边种地,边养畜放牧。青格勒图的父亲原本就在沙漠牧场给嘎查放牧,有一个固定的牧点和用草坯筏子(将草地表面切割而成的草坯)垒建成的放牧屋。落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集体的牲畜分包给各农牧户,格日乐的公公婆婆也没有离开沙漠牧场,继续放牧自家分到的十几只羊及两头牛和一匹马,又捎带给村里其他人家放羊挣些工钱补贴家用。青格勒图夫妇领着孩子在村里耕种20余亩土地,生活还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格日乐在生育孩子后就没有到田里干过活,丈夫青格勒图是一个非常肯吃苦,会过日子的人,地里的农活无论多忙,宁可找朋友亲戚帮忙,也不让格日乐扔下孩子们去干活。冬季农闲季节,青格勒图要到沙漠牧场去替换父母1 ̄2个月,让父母回到家里过寒冬。一家人日子过的很融洽。青格勒图的父亲在70多岁时去世的,母亲年龄也大了,不能独自呆在牧场屋里了,青格勒图拿起了老父亲的放羊鞭。这时他们的三个孩子都已渐渐长大,青格勒图农忙时,白天回来侍弄田地里的活,晚上回到牧场经营牲畜。每年的秋、冬两季将牲畜赶回家中饲养。这时的格日乐,在农忙时也上田地里干一些农活,青格勒图的父亲在世时,操持着承包了嘎查集体6000余亩沙地,饲养了100多只羊,20头牛,在村里已是上等户。他们在支付孩子读书费用和其它各项开支后,家里还有了少许积蓄。

  青格勒图那长年被沙漠吹打得黝黑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他盘算着将两个女儿供完大学后,等小儿子上大学,姐俩也能为他小弟上学出一些力,再说有这群牛和羊也不愁供小儿子读大学、买楼房、说媳妇了。他跟妻子有时就唠起这场日子的前景,可妻子连搭理都不搭理他,青格勒图无趣的走开了。最近三年来,青格勒图发现妻子自从会用智能手机以来,就跟手机亲近上了,两个女儿放寒、暑假回来,还专门交给她们母亲,如何使用微信视频讲话,格日乐没有读过书,不识字,更不会打字,汉话讲的很笨,只会日常用语。但她学会了语音聊天,学会了加网友,甚至学会了上“火山”,发视频。青格勒图是蒙文初中毕业,他当然对玩手机微信一学就会,但他哪有闲工夫玩这些呢?对妻子痴迷地玩手机,青格勒图一开始还没有觉得什么,只是后来看到妻子饭也不做了,家务也不干了,整日抱着手机嬉笑颜开,他才埋怨妻子尽玩手机,不过日子了,每每这时,格日乐或是不予理睬,或不耐烦的拿着手机走到西屋炕上照玩不误。

1589869197792301.jpg

  青格勒图与妻子几十年从没有打过架,也只好自己动手做一些家务,但青格勒图总感到心里很憋闷,他多次劝说妻子放下手机,将心思放在日子上。话说重一点,格日乐就会跟他吵起来,话说轻一些,格日乐好像没听见,我行我素。家中的许多家务活都留给了80多岁的老母亲,青格勒图对这一切又急又气。

  家里的20多头牛,为了防止遭人盗窃,每天都要在傍晚时分,从沙漠里赶回家中牛栏里圈上。格日乐有时玩手机入迷,就懒得去经营这群牛了,许多活计只好由80岁老太太干了。

  去年五月,青格勒图因为在沙漠牧场忙着剪羊毛,每天将牛群送到家门口后就返回沙漠牧场,好几天没有进家门了,这天早晨青格勒图照例走出沙漠,来家中赶牛去牧场,却发现牛圈里一头牛也没有了,忙上屋去问,发现妻子格日乐也不见了,小儿子也不在家中,母亲告诉她,天刚亮,格日乐就赶着20多头牛,领着儿子走了,老人家以为是去牧场了。青格勒图忙寻着牛蹄印子找去,追了一会儿,发现牛印子是朝着岳父家的村庄——乌兰陶亚尔去了,就打电话给妻子,格日乐在电话里,明确告诉他,牛是她赶走的,要去卖掉,她要与他离婚,日子不过了。青格勒图赶紧给岳父和大舅哥打电话,告诉他们格日乐的行为和想法,让他们出面阻止格日乐的荒唐行为,青格勒图返回家中安顿亲戚照顾老母,找上嘎查干部和朋友,打上出租车,直奔百里以外的岳父家,可是到了岳父家却扑了个空,妻子根本没有在这里,大舅哥告诉青格勒图,格日乐不听劝阻,已经将二十余头牛卖掉,不知去向了。第二天、第三天青格勒图打着出租车,找遍了妻子亲戚住的周边旗、县、区,后来格日乐通过大女儿传来话说:到法院离婚时再见面。青格勒图怀着满肚子的委屈和惆怅,回家安顿了母亲后,就去了沙漠牧场,为他临时看护羊群的邻居,看见他垂头丧气地回来没敢多问,只是劝慰他说:迷途的母羊,总有一天会带着羔羊回家的,不要太着急,过些天也许她自己回来了。青格勒图点点头,喝了点凉茶,饭也没吃,就躺在冰凉的土炕上睡下了。半夜醒来,浑身疼痛难耐,他起来喝上两片感冒片,脑袋清晰了一些,可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和格日乐做了20多年夫妻,今天走到这一步,他还是比较清楚原因的,最近几年来,这个网络的普及可真是害死人,格日乐原来连看电视都似懂非懂,只学会了用手机接听电话。自从三年前大姑娘给她带回一款智能手机,教会了她视频、玩微信、“上火山”,妻子一发而不可收,痴迷上了交网友,最可恨的是去年秋季,家中竟来了一位40多岁的中年汉子,和妻子拜成了干姐弟,青格勒图从沙漠牧场回村子,邻居家的人都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他,老母亲更是着急万分,把他叫到屋里,告诉他,这个外地男已经来了三天了,两个人都住在一起了。五岁的儿子却欢喜地告诉他:家中来的这位舅舅给买了许多好吃的东西,他听完后脑门发胀,血冲脸庞,黝黑的脸变成了酱紫色,他看见妻子格日乐小心翼翼的脸上放着光彩,介绍他与这位干兄弟认识。妻子格日乐瞧那个外地男的眼神,欣然绽放着炽热、骚动……青格勒图斜视妻子时,格日乐立即收回了目光,他感到一阵阵的扎心,胸口刺痛。在酩酊大醉后,他第一次举手打了妻子,大声喝斥着将那个外地男赶出家门。然后他摇摇晃晃地回到沙漠牧场,第二天醒来后,岳父家那边,两个上学的姑娘均打来电话,为格日乐鸣不平。过了些天,他和亲戚打出租车,将领着小儿子回娘家的格日乐接了回来。

  日子又按老样子重复继续着。过了两个月,妻子的那个网友又来了。夫妻俩还是吵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搅和在里面,青格勒图被折腾的精疲力尽,尽管青格乐图曾下决心酒后不在殴打妻子,可是酒精的火焰一次次燃烧着倔犟的脾气,他改不掉了。他和格日乐之间如同隔了一堵墙,格日乐也再难回到从前任劳任怨的样子了!1589869228222904.jpg

  家、生活就这样被搅碎了,法院开庭那天,格日乐领着三个孩子出现了,青格勒图与子女、妻子之间没有一点久别的喜悦和寒暄。法官试图劝慰格日乐:带着孩子回家吧,青格勒图已经下决心改掉他酒后闹事的坏脾气,让他通着法庭宣誓和写保证书,来约束自己,给他一次机会!格日勒向丈夫投去恨恨的目光,漠然不作答。只对法官说一句话:我坚决与他离婚!

  联想到她作为妻子和母亲,把半个家业卖掉,领着孩子出走,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啊!她这是破釜沉舟啊!开庭审理时格日乐通过她的代理人表达了对青格勒图的一腔怨恨:喝酒后殴打妻子,甚至往外撵妻子、儿女,限制妻子的日常生活,怀疑妻子……

  法官在调解他们俩夫妻和好无果的情况下,征求夫妻二人意见,青格勒图也同意离婚,夫妻双方最后在法官和双方代理人主持下达成离婚调解协议:三个孩子均随格日乐共同生活,二十余万元卖牛款归格日乐,作为孩子们的抚养费。十余万元债务由青格勒图偿还。

  休庭后,青格勒图走上前拉小儿子的手想说句话,八岁的儿子快速地躲到了母亲的身后。并且对站在一旁的法官说,我不认识他。青格勒图眼睛湿润了。

  一个看上去很牢固,很平常,很温馨的家,就这样散了。青格勒图、格日乐和他们的儿女们,今后的生活之路都不会很顺畅的,甚至是艰辛的!可是他们原本不应该这样啊!他们夫妻之间如果各自多一些约束,多一些宽容,多一些亲情,生活的路会越来越宽敞啊!

  我国《婚姻法》规定“夫妻感情破裂”是离婚的法定事由。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就如何确定夫妻感情破裂规定了具体的使用标准。但是法律一直没有把违背夫妻忠实义务作为法定离婚事由之一,虽然争议不断,但至今没有得到法律的认可。

  义务也好,责任也罢,对于组成婚姻家庭的男女双方来讲,婚姻不是我们为所欲为的所在,它是社会结构的组成部分,也是需要遵循社会规则的,夫妻独立,相互尊重,共同履行家庭责任和义务,才能拥有和谐稳定的婚姻家庭生活。

  (在世界家庭日到来之际,谨以此篇献给——世界家庭日)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