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脑海中经常浮现出2007年那个初夏雨纷纷的时候,莱阳中心医院急诊科那个吵杂的场面,尖锐的哭声、叫骂声,还有不停息的口头医嘱:“洗胃!两组静脉通道阿托品、解磷定、可拉明、洛贝林、气管插管……

       一切的一切都是徒劳,那个叫白雪的十六岁花季少女还是走了。

       我是一个老护士了,本来,这种生离死别的悲伤事情屡见不鲜,但我还是被女孩妈妈丧女之痛震憾了。

       她拼命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白雪,妈妈对不起你啊,妈妈错了,你再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吧,妈妈真的错了啊,真的是真的错了啊……”

       “白平,别哭了,孩子已经走了,你要节哀顺变啊。”

        我轻轻的拍了拍她。

        女孩的妈妈叫白平,我们曾经是同学。


        认识白平是在一个春天,蒲公英和各种花盛开着,她拿着一束蒲公英花,朝着护训班的课堂走来。

        真美啊,她真漂亮,我走到她面前说:“你好!我叫董莉。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哪的老家?”

        “我叫白平,河北沧州的。”

        “噢?你这么漂亮,我还以为你是我们扬州人呢。你看我,扬州市人,却长得像山东大汉。”

        白平朝我笑了笑:“你可真逗。我长得一般,别夸我漂亮。”

        白平爱穿时尚的衣服,越发显得身材苗条精巧。她爱唱歌爱跳舞,各方面都很突出,家庭好,天赋好,父母亲又给了她女人值得骄傲的小模样。有句俗话说红颜多薄命,这种不幸竟让白平摊上了。

        白平给人的印象是很规矩,从不做不合分寸的事,但不知为何,却经常会盛传一些有关她的谣言。最终,谣言成了真事,她还真“中邪”了——爱上了一位不该爱的人,还闹出了人命,被开除了。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没想到,这次相逢,竟在这种情况下。

        第二天上午,我拨通了白平的电话。

       电话铃声是一段轻灵的歌:“我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谁也不知道我的欢乐和悲伤,爸爸妈妈给我一把小伞,让我在广阔天地飘荡,飘荡……”

        而电话那边,却是白平的哭声。

        我问她话,却得不到她的回应,只有哭声。

        我只得挂了电话,非常担心和焦虑,急忙出门,一路打听着来到了白平家。

        终于敲开了白平家的门。

        陪她落了一阵子泪,然后听她说起了白雪的事——

        白雪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而且非常优雅。但是,命运真会开玩笑,她竟然犯了与白平一样的错误——疯狂地爱上了班主任。从那以后,她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白平很焦急,经常对她吼,有次竟然怒斥道:“如果成绩再上不去,妈妈就不要你了,爱滚哪滚哪去吧!”

        期中考试,白雪的成绩仍然很差。

        任课老师找到白平,说:“白雪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这肯定是成绩下降的原因,你要找她好好谈谈。”

        白平思来想去也找不到原因,突然一个念头袭上心来,心里一紧:是不是早恋了?这正是自己最不愿想到的事情。

        趁白雪不在家,白平开始翻找女儿的东西,很快翻出了白雪的日记,里边的一段话,给了她当头一击:“正当蒲公英花开遍了原野,在一个轻风柔柔的午后,按照我们许下的蒲公英花开的约定,我悄悄的来到了他的家,这个家是多么温馨啊,我多么盼望着也有这样的一个家啊,这个有他的家里是多么幸福快乐美好啊,我在他气度不凡的眼神中读懂了他对我的爱,他虽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家,但是他坦然的对我说:雪你快长大吧,我很喜欢你,说完之后他吻了我,我任由他的吻如水一般的在我身上霓漫,我是那么的义无反顾为他付出,全然不顾一切,我被我们俩的这种浪漫而多姿多彩的恋情深深的陶醉了......”   白平如遭五雷轰顶,瘫坐在了那里。

       白雪回来后,白平没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把日记扔到了她面前,只淡淡地说了三个字:“你走吧。”………

       白平怎么也不相信,命运会这样折磨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竟在女儿身上重演了。

       “当年我就是爱上了那个有家有室的老师,才导致我一辈子的痛苦,可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让我女儿遭受同样的磨难!”

       白平爱上的那位老师,后来承受不了压力,自杀了。白平受处分回到了老家,在当地医院找到了一份工作,并抱养了一名弃儿,就是现在的白雪。从此后,她与养女相依为命,一直没有嫁人。

       白雪体质不好,三天两头生病,一检查,竟先天心脏的问题,为给孩子治病,她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结局……”讲到这里,白平又痛哭起来。

       “白雪就是为这事才寻的短见?”我问。

       白平握紧我的手,痛苦地点点头:“她离家后,我不放心,去学校找,才知道她在宿舍喝了敌敌畏。还留下了遗书。”

       白平起身到里屋找出了一张写满字的纸片,我仔细看了下去:

       妈妈,无论您是否是我亲生母亲,请允许我再叫您一声妈妈,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可能是世界上最傻的女孩,如今我才明白,我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错误开始,又在错误中结束,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是多么的痛苦悲伤又无奈难熬啊,爱使我不能自拔,彻夜无眠,只好写写日记,把自己梦幻到极致的爱情画面用写日记的方式而宣泄一下,没有想到您看了我的日记后,会这样对我,我无路可走,唯有死才能解脱。班主任对我很好,我和他之间什么事也没发生!妈妈,您一直那么爱我,尽管您没有很多的方式来表达,我知道您是没时间啊,您要挣钱养家啊,但您每次的爱慕之声“我美丽漂亮的白雪公主”让我听了是那么的动听,我喘不过气了,妈妈我走了……

       看了这些话,我的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我不知该怎样安慰白平,但愿她能明白,她非常爱白雪,但却并不懂怎样去爱她,只知道拚命挣钱,让女儿吃饱穿暖,却没有走进女儿的心里。

       我想告诉她:这不是命运的错,是人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