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

  “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把百万雄师过大江的军号吹响。

  千里长江百舸争渡,

  南京“总统府”青天白日旗坠降。

  不到半年,

  天安门广场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1949年4月21日,

  安徽无为县才14岁的马三姐,

  不顾妈妈的阻挡,

  和哥哥第一个报名,

  “送解放军过江”!


  江面上没有屏障,

  只有滚滚的滔浪和南岸的枪炮声响。

  船上站立的是两个人,

  妹妹掌舵哥哥划桨!

  “一位首长”挎着盒子枪,

  看了看小姑娘,

  “不行,

  你才是一个孩子,

  马上换一个人上!”

  “我哥哥眼神不好,

  他划桨我把舵掌。

  我从小就能游过长江,

  首长请把心放!”


  “渡江第一船”就是“敢死队”,

  兄妹两个升起了船帆,

  向着对岸象离弦的箭一样!

  流弹把马三姐的手臂打伤,

  她咬紧牙关冲到了南岸上。

  又凭着地形熟练,

  带着两位解放军战士把敌人的碉堡炸飞,

  “渡江战役”的凯歌奏响!

  马三姐的勇敢坚强,

  她得到了“渡江第一功臣”“支前模范”的证书和徽章。

  毛主席两次亲自书写请柬,

  请她参加开国大典和新中国成立一周年的盛况。

  接见她还请她在家里吃饭,

  毛主席说“你姓马我姓毛,”

  给她改名叫“马毛姐”,

  还亲笔签名给她写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给予“渡江第一船掌舵者”最高的褒奖!



  江苏宝应县的颜红英从小就在船上摇橹划桨。

  渡江战役前夕,

  她和父亲妹妹踊跃支前送物资送军粮。

  解放军马上就要渡江,

  她把自己船上的“船蓬”拆掉,

  把“机枪掩体”安装。

  4月21日傍晚,

  她家的船上有两个班24名战士,

  战士们背着用“洋铁桶”做的“浮水器”子弹装满枪膛。

  父亲要求女儿下船,

  “这是打仗,

  是用生命上战场!”

  她把头一扬,

  “为了解放全中国,

  我就是要把解放军送过江!”

  我人民解放军万炮齐鸣,

  对岸腾起一片片火光。

  信号弹升空,

  万船竞发渡江渡江渡江!

  她父亲在船尾掌舵,

  她和妹妹用力划桨。

  她一手划桨一手拉着橹绳直腰,

  两条大辫子随着上下晃,

  充满力度和美感的一霎那,

  被老红军新华社记者邹建东拍照下来,

  这一张经典照片成为历史的见证,被军事博物馆收藏!


  几十年过去了,

  这位照片上的姑娘你在什么地方?

  1984年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语重心长:

  “一定要找到这位划船的姑娘!

  没有人民群众我们过不了江!”

  这是当时华东军区和第三野战军参谋长的期望!


  1994年4月,

  江苏卫视把《风雨钟山路》播放。

  第五集播出了这张照片,

  解说词敲打着人们的心房:

  50年前,

  一位瘦弱的姑娘划着木船,

  送走黑暗,

  迎来了全国的解放。

  《送亲人过大江》

  照片上摇橹的姑娘你现在何方?

  深情的呼唤,

  引起一位中年妇女的反响。

  她紧走几步,

  手指屏幕照片上的摇橹的姑娘,

  “这是我的妈妈!”

  一边说一边眼泪哗哗的流淌!


  渡江战役后

  颜红英怀揣着《渡江胜利记念证》和《渡江支前二等功臣证书》

  随丈夫迁居吴江菀坪乡,

  默默的生活从来没有提起她曾经立过功受过奖。

  当她看到这张照片平静的说,

  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张照片,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我照的相。

  她说,

  在田里豌豆花开的那一天傍晚,

  几百条船在敌人的炮火里出发。

  我在船头摇橹,

  妹妹和父亲在船会把舵掌。

  敌人的炮火不断的在江水里爆炸,

  一块弹片划过我的腮帮,

  顾不得抹一把满脸的鲜血

  耳朵也被炮弹震得听不到声响,

  就知道拼上力气摇橹划桨,

  让我们的军队快一点过江,

  迎接全中国解放!


  这就是我们的人民,

  巾帼英雄把渡江战疫看得这样平常。

  在中国革命的道路上,

  都离不开天下乡亲的大爱无疆,

  都离不开高天厚土这片土壤!

  “淮海战役的胜利是山东父老用小车推出来的”,

  “渡江战役”的胜利靠的是船舵和船桨!

  在“新时代”中国要实现梦想,

  还要靠天下乡亲的小推车,

  中国的航船要抵达胜利彼岸,

  还要靠天下乡亲掌舵划桨!


  (为记念渡江战役71周年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