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狗来我家已六年有余,已经实实在在的成为了我家的一员,可她对我们虽已不像初来时那样冷漠,却也谈不上十分的亲近。
  赖狗不是我们从小养大的,是从外边自己来到我们家的。老人们常说,狗是忠臣,上门的狗会为家里带来好运,所以她来到我家后,家里人就把她养了起来,给她一点饭吃,而她也就大大方方的留在了我家,并自觉的为我们看起了大门,而且一看就是六年多。
  赖狗来我家的时候,并不是一条狗来的,而是带着崽子来的,她来我家没多久,就生了一窝小狗,一共五只,两只土黄色的像赖狗,还有三只是白的,都很可爱。小狗出生以后,赖狗护崽子护的很厉害,谁也不许靠近她的的小崽子们,只要一靠近,她就俯低身子呲着牙凶相毕露,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对于她的这种样子,我是很害怕的,所以只敢在赖狗出去的时候,偷偷地在她的窝边给小狗们拍了几张照片,时不时的翻出来看看,以解不能抱小狗子的忧愁。我想,动物的娃娃都是吹着风长大的,赖狗的小狗才两个月大,就能跟着赖狗满院子跑了,人的娃娃就不行,人的娃娃两个月大的时候,还连爬都不会呢。每当赖狗和她的小狗崽子们在院子里欢快的跑的时候,我就趴在家里的窗子上看他们跑,那时我常想赖狗一定觉得自己很幸福,而我作为他们的小主人,也因为他们的快乐而感到幸福。不过,大人的想法和孩子总是不一样的,我的妈妈看着我看赖狗在院子里跑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嘟囔几句,这么多狗,这可怎么养得起?我从没把母亲的抱怨放在心上,我知道,她不过是说说罢了,不然赖狗的饭碗怎么会变成饭盆呢?
  谁能想到,赖狗的幸福在顷刻之间瓦解了。那天我休假回家,走进院子的时候,赖狗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飞奔过来接我,我的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只是当她出去玩了,并没有在意,可是让我疑惑的是,那五只小狗崽子,竟然一只也不在。到吃饭的时候,也不见赖狗过来讨食吃,我便问母亲:“妈,赖狗去哪了?还有怎么看不见她的那几个狗崽崽?”母亲看我问起狗来,不再吃饭,“一只被车碾死了,两只白的小狗这附近的人觉得好看捉走了。”“那还有两只呢?”“别说了,剩下的那两只小的被扫院子的那个老头捉住用水呛死了,他嫌狗在院子里拉屎撒尿,又嫌狗叫心烦,那天他捉了小狗,还想捉赖狗,要不是赖狗跑的快,现在也没了。”听了母亲的话,我的脑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扫院子的老头那张像老核桃一样的脸,以及满口的黄牙,我从没见那老头笑过,我想他要是笑的话,他的那张脸一定狰狞而又扭曲,像他这样的人,将来一定会喝水呛死下地狱的吧。这次休假时间很短,只有两天,从我回家再到我走,我始终没有看见赖狗,也许她觉得很伤心,所以离开了这里吧,母亲再也不用为赖狗而烦恼了。
  老人说,狗是恋家的,也是知恩图报的,狗一旦认定了主人,就到死也不会离开家,也不会背叛主人。一个月后,我再次休假回家,当我走进院子的时候,一个土黄色的身影像箭一样地射到了我的脚边,围着我不停地跳啊跳,我知道,这是赖狗,她回来了。我看着她土黄色的皮毛,黑色的嘴巴和深褐色的耳朵,不禁有些感慨,狗毕竟是狗啊,这么快就从丧子之痛中解脱出来了。我蹲下身子,摸了摸赖狗的头,她很是开心的样子享受我的抚摸,然后躺在了地上,将肚皮露了出来,两个前爪收回去贴在了胸前,尾巴在地上轻轻地摆动着,我就顺势摸了摸她的肚子,然后拍她起来,和我一起回家。之后,我从母亲那里得知,上个月在我走后大概半月的时候,附近农业学校的学生们将赖狗捉去做了结扎手术然后又放了回来。唉,这傻狗,她永失了再做一个母亲的权利了。
  赖狗是幸运的,碰上了我们愿意养她,从此结束了流浪的生活,但赖狗并不因为我们的收养而丧失了自由,她仍旧是一条自由的狗。我们没有给她戴上项圈拴上链子,也没有把她关在笼子里,她是自由的,她愿意去哪里玩耍就去哪里玩耍,她是一条有人管的自由的流浪狗。白天的时候,我只有在饭点的时候才能看见她的,别的时间她基本上都在外边闲逛,而只要天一黑,她一准回来趴在门口。我想她是爱这个家和家里的这些人的。
  也许是因为经历了太长久的流浪生活,赖狗虽然被我们收养了,她的身上仍然有太多的江湖气息,她永远也不能放下对人的戒备,也永远学不会像宠物狗一样和人相处。我曾不止一次的希望和赖狗做游戏,希望她能够把我扔出去的木棍捡回来,可是每一次她都是飞快的跑出去,闻闻木棍以后就置之不理,然后歪头看着我,我只好自己跑出去把木棍捡回来,而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迷茫和这不是食物。我怀疑也许在赖狗的字典里写满了各种食物的名称和乞食的方式,根本没有游戏这个词,我们对她而言,也只是能给她饭吃的人。对于这样的赖狗,我深感无力却又十分同情,赖狗能依靠的,只有我们。
  赖狗来我家六年有余了,从刚来时的瘦骨嶙峋到现在的大腹便便,她对于食物的热爱始终如一,她对我们的态度始终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