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戏,是我们的国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品读经典名著之余,又渐渐开始起品味京戏。


  阵阵急管繁弦、铿锵锣鼓声中,舞台上,或是武生们旌旗招展,刀枪飞舞,什么蓝脸的、红脸的、黑脸的……千军万马来到眼前;或是凤冠霞帔的贵妃玉树临风,水袖长舞,举手投足曼妙若仙;或是青衣淡妆素服,碎步紧移。唱腔激扬时清丽悠远、仙乐飘飘,唱得人心花怒放、三月不知肉味;哀怨时如泣如诉、凄凄婉婉,杜鹃啼血,听得人愁肠百转、泪湿青衫。


  有人说“台上一帮疯子,台下一群傻子”,我不是票友,自然还没到如醉如痴的地步。红尘之中,有几人真能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呢,且看如今的一代代“粉丝”们对自己崇拜的明星偶像是何其痴迷加疯狂!其实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一个人只有经历过一两次物是人非清明雨的洗礼,才能够痛定思痛地醒悟:那句“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其实是寄人篱下者十分自然的感物伤怀。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不知不觉地就走过了不惑之年,岁月沧桑的不只是容颜。不拒绝流行与时尚,更喜欢品味古典,如今对于懵懂无畏、天真浪漫、活力十足的青年一代,唯余羡慕、嫉妒、恨了!现实生活中,像跑龙套一样不停的奔波,忙碌之余的都不知道自己一天天忙碌了些什么,此时倒真的找到了“欲说还休”的滋味。难得浮生半日闲,在闲暇的假日里,静下心来沏一杯茶,在七彩斑斓的京剧脸谱前品味京戏里的人生况味。


  人生是一次单程旅行,阴晴冷暖都是旅程中的必然,红脸、白脸、蓝脸、黑脸……是我们不得不扮演的不同角色,不同的是戏里角色可以换人,短暂的人生却不容我们从新来过。说道人生如戏不禁想起一个小故事,元杂剧的黄钟大吕因编演《窦娥冤》促怒权贵遭到悬赏,夜逃途中被一群捕快拦住盘查,捕快问:干什么的?他随口说出句:“三五步走遍天下,六七人统领千军。”捕快急忙举火走近前,好象见过,便问道:“戏子吧?”他依旧不紧不慢的答道:“或为君子小人,或为才子佳人,登台便见;有时欢天喜地,有时惊天动地,转眼皆空。”班头一听若有所悟,问道:“莫非你是……?”他听到即说:“看我非我,我看我,我亦非我;装谁像谁,谁装谁,谁就像谁。”捕快本是戏迷,拿他吧,心中不忍;可不拿,那白花花的赏银岂不可惜?他看得出捕快的心思,又戏说道:“班头莫逞强,纵使得厚禄高官,得意无非俄顷事;眼下何足算,到头来抛盔卸甲,下场还是普通人。”最后一句终于打动了捕快,放他走了。你也许还会想到那段斗智斗勇的大戏--空城计,在绝境里能够从容淡定地直面惨淡的人生、猝然临之而不惊,最终化险为夷的才是真正的勇者和智者。


  京戏,不论你是不是票友,她都是我们的国粹,是艺术中的瑰宝,她渊远也必将万古流芳;人生的舞台上,不论是当跑龙套的配角,还是机遇垂青的主角,那都是从青涩走向成熟不可逾越的阶段,每一段戏的火候,只要我们自己好好把握,就能唱出众人的喝彩,就能在大幕落下退出舞台时无怨无悔地回眸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