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的这一场疫情,让我不禁想起了送儿子上大学那年,第一次到过的繁华武汉。那天把学校事宜安顿好之后,黄鹤楼是必须要第一登临的名胜景观。

在这座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里,黄鹤楼古色古香地矗立在长江大桥边,如玉树临风一样俯瞰着来来往往的芸芸众生。不禁想起那句“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在白云阁脚下的景区大门前我们看到了楼墙上米芾字体的“天下第一楼”,还有大书法家启功的“黄鹤楼”三个大字的牌匾。进了景区,汉白玉围栏环抱中,一潭碧水绿影山水亭台,这就是传说中笔圣放鹅的鹅池,池中有两座太湖石假山,就是没见到笔圣赞不绝口的“白如雪洁如玉”的禽中豪杰。

经过梅园,在花团锦簇的紫薇园里,一树树紫薇争奇斗艳,叫人流连。进入白云阁,一层展厅内齐白石、李苦禅、沈鹏、范增等大师们的书画作品令人大饱眼福。登上白云阁顶楼,极目远眺,但见江水环抱之中鳞次栉比的楼群,黄鹤楼背面的四个大字“楚天极目”依稀可见。出来路过武汉千年吉祥钟,我们来到了宝铜顶面前,这个青铜铸成的两吨重的葫芦莲花宝顶是1884年一场大火过后黄鹤楼的仅存之物。

终于来到黄鹤楼,一进来就被大厅正中一幅十几米高的墙壁砖画震撼了:云雾飘渺间黄鹤楼上仙乐飘飘,在众人的仰望之上,一只黄鹤展翅翱翔天宇,一位仙风道骨的须发皆白仙人端坐鹤背,玉笛横吹。急匆匆地拾级而上,正所谓“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凌风立于楼上,极目楚天,但见江天交接之处,湖北电视塔剑指云天,长江汉水怀抱着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江桥之上车流穿梭,江中来往船舶汽笛声声。“楚思渺茫云水冷,商声清脆管弦秋。”这是大诗人白居易笔下的黄鹤楼。有一层展厅里,历朝历代诗人吟咏黄鹤楼的诗词汇聚于此,当然少不了崔颢和李白的。还有一层展厅是从唐朝到宋元明清历代黄鹤楼的模型,主楼基本上是二三层高,千年云烟散尽,如今登临的是1985年建造的高于历代的五层新楼,古朴典雅、端庄大气。

离开黄鹤楼,我们又来到了湖北省博物馆,见识了越王勾践剑,在编钟演奏中,我们还聆听了一曲曲古老乐器演奏的天籁之音,如驾黄鹤神游古今。

且待疫情过后,山河无恙,国泰民安,故地重游,与亲友把酒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