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一阵温柔的敲门声顺着流动的空气传入总务处办公室内,惊扰了正在伏案工作的总务处主任梁世利,一位刚过而立之年的帅哥。

  “进来。”梁主任不温不火地喊道。敲门的是一个中年女性,穿着肥大的羽绒服,衣服遮挡住了她略显肥胖的身体。这件羽绒服样式陈旧,再加上光泽暗淡,从衣服中透露出来的是一股凉凉的寒酸气。这个人就是米琪。她轻轻的推开门,她显得极为难的样子说:“梁主任你好!今天我领的寒假作业少了两本语文……”

  “怎么可能?每班的寒假作业数都是我亲自点数的。怎么可能错呢?”

  “可是,它的确少了两本。”米琪解释道。

  “好。我知道了。”梁主任不耐烦地说。

  米琪仿佛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呆呆地立在主任办公桌旁,不知所措地盯着梁主任,想从他那儿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许久的沉默之后,米琪还是撞着胆子问了一句:“梁主任,你看该怎么办?”

  “怎么办?作业我是按照班级人数配好的,怎么可能少呢?就那么多。再说我这儿也没有了呀?我有什么办法呢?”

  “可是,我发的时候的确少两本呀?”

  “好。我知道了。”梁主任不耐烦地答道。

  米琪心里也很委屈,从总务处领到的寒假作业直接运到教室,发给学生,不可能丢的,现在确实少了两本,不可能是丢了呀?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本来就不够,可是这样的事情谁还能说的清呢?米琪无计可施,茫然地走出办公室,这每一步迈得艰难而沉重。下午怎么和孩子们说呀?难道说寒假作业没有了,你就别做了,这作业可是孩子们自己掏钱买的呀!还是让孩子重新买一本?或者是自己掏钱给孩子买。这也冤枉呀!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若是好吃的,在运送的过程中可能会被人偷吃了,可这是两本书呀。可是到底该怎么办呢?她沮丧无奈地默默地离开了。


  办公室里很快又恢复了原有的宁静。

  咣当――门突然被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睫毛修长的少女一诺猛地撞开了,门被撞到墙上又反弹回来,半开着。她走到梁主任跟前,把手里抱着的几本书摔到梁主任的办公桌上,办公室里的空气顿时凝固了。

  梁主任连忙站起身来,笑嘻嘻地说:“今天是谁惹了一诺不高兴呀?”

  一诺怒气冲冲地吼道:我说梁主任呀!你的工作是怎么干的!怎么数的寒假作业的呀?我们班少了整整两本呀。”

  梁主任慌忙解释道:“对,对,对,是我工作失误,你们班少两本是吧?不要着急,消消气,喝点水。”

  说时迟,那时快,梁主任已经拉开抽屈,拿出了一串钥匙:“你在这等一会儿,我马上去取两本给你。”

  “没时间等。”一诺瞪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没好气地说。

  “没关系,待会儿我给你送去就是了。”梁主任满脸堆笑地说。

  一诺也大踏步地离开了总务处办公室。梁主任也急匆匆地向储藏室走去。

  总务处办公室又如无风的湖面一般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