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0506213841.jpg那年三月中旬,我与同事随团去台湾游览,领略了宝岛旖旎的风光,传统的文化,古朴的民俗……宝岛同胞淳朴善良、热情友好,两岸同胞血脉相连的亲情和那诗画般的青山绿水亦深深植入我心。


美丽的阿里山                        

阿里山是由十八座大山组成,山里一年四季景观各异。日出、林涛、云海、晚霞四大奇观是阿里山的名片,每年二至四月是樱花季,来赏花的游人络绎不绝。 

那天,我们团一大早便启程去阿里山,起初山里云雾升腾缭绕,车在云雾中穿行。到了山顶,太阳升起,云雾散尽,碧空如洗,游人也一拨又一拨涌来。 

导游阿哲担心我们团队人多走散,不时地招呼着我们跟上,还抛出小段子:“阿里山以前可是一座秃山嘞,这花草树木都是人的皮肉毛发变成的呢!”听着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好奇的我却想知道来龙去脉。

听后方知是一个叫阿里的小伙子为救两个私自下凡的仙女,竟把玉帝派来捉拿仙女的老寿星前额打出个大疙瘩。我曾听过一些有关寿星脑袋上疙瘩的传说:传闻有云,寿星醉酒所折桃枝到凡间兴风作浪,王母娘娘责罚寿星看管不力,把他额头打出个大疙瘩;有的说是寿星母怀其九年没出生,寿星便从母亲腋下钻出,因未足月脑袋变形了……总之神话传说多多。我想象着寿星老头上的宝贝疙瘩,或许是阿里的杰作呢,我这也是杜撰了……

阿里救了仙女打了寿星,玉帝震怒了,下令让雷神将这一带生灵全部烧死。这善良的阿里还真是血性男儿,他敢作敢为挺身而出,面对雷神之锤毫无惧色,揽下所有的“罪责”,被雷神放的雷钻和闪锤击个粉身碎骨。他死后不久满山遍野郁郁葱葱,鸟语花香。人们说这是阿里的发肤变成的,为了纪念他便把秃山改做“阿里山”了。我真没想到这山会有这么英勇悲壮的故事呢,这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吧。微信图片_20200506220746.jpg

我们走进了樱花世界。高山湿冷多雾,素洁的樱花瓣像是飘浮在山头的云海。微风拂过,迎面扑来如雪花般轻柔的樱花雨,看着弱不禁风的花瓣随风飘散,我心生怜惜怅然若失。

其实樱花随风儿飘飘姿态很美,如粉蝶翩翩,又似雪花纷纷。那片片花瓣飘落于地,如玉甲般小巧玲珑,既柔弱又凄美……我不禁想起葬花吟中“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便有些许伤春悯秋感。看着飘落在身上的花瓣,我不忍抖落,恐这落英成为脚下花魂…… 

我来到了神奇的“三代木”前。三代木的衍生极具特色,同一棵树根能枯而后荣,孕育着祖孙三代树木。古根新树,三世同堂,互为共生。卧于地上的第一代早已干枯,树龄已逾千年,矗立的第二代只剩空壳残根,如今第三代木枝繁叶茂高达一丈有余,多么顽强的生命力啊!我想:也许几百年、几千年后,还会有第四、五、六……代木的葱郁树影奇观出现吧。

山上到处古木参天, 几千年的红桧木,历经风霜,虬枝苍劲,历数着沧海桑田的变迁。那盘节的根系,如同海峡两岸不可分离的骨肉同胞,血脉相连…… 


神奇的日月潭

阿里山的秀美,日月潭的神奇,衍生了一个个动人的传说,流传着人们惩恶扬善、见义勇为的故事。那充满神奇色彩的日月潭也有着神奇的传说:一对青年夫妇奋不顾身,除去吞吃了太阳和月亮的恶龙,日月潭恢复碧水蓝天,人们重获光明才得以幸福生活。

日月潭本来是两个单独的湖泊,后来因为发电在下游建了拦水坝,水位上升两湖连为一体。潭中的小岛,远看好像浮在水面上的一颗珠子,小岛因此叫“珠子屿”,也叫光华岛。以这岛为界,北半湖形如太阳,南半湖弯像月牙,因此湖便得名“日月潭”。 

我们随导游登上游船,欣赏着清澈蔚蓝的湖面,眺望着湖中小岛和四周黛绿的群山,真个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啊。尽管那时不是秋日,我还是联想到唐代诗人刘禹锡的《望洞庭》“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洞庭山水翠,白银盘里一青螺”这首诗。 这“日月潭”和“洞庭湖”不是姊妹湖么?微信图片_20200506213904.jpg

日月潭居住着台湾少数民族——邵族,是邵族人最先发现的日月潭,他们在湖里捕鱼为生,还建造了船上住宅——“船屋”。

据说, 邵族人起初住在阿里山上。有一天猎人们出去打猎,发现了一只美丽的大白鹿,邵族人一直把白鹿看成是自己的保护神,便一路追随来到了日月潭边。看到这里土地肥美,山清水秀,很适合族人生活,就举族迁徒到了这里。 

一个个美丽的传说塑造着勇敢与正义的化身,展现了人们丰富的想象力,这是台湾同胞向往幸福追寻美好的期盼啊。


盎然的士林官邸 

士林官邸犹如美国的白宫、英国的白金汉宫一样闻名遐迩。曾是蒋介石和宋美龄的行宫,如今是台北的生态公园。

士林官邸既幽静又气派,刚进入园区,缕缕幽香迎面扑来。路两旁的芭蕉树,郁郁葱葱,青翠欲滴,色彩鲜艳的玫瑰花正值旺盛期。园中分外园、内园、正房几个区域。温室区及玫瑰园,是蒋夫人宋美龄最喜爱的。瞧,温室的盆栽兰花正艳,尤其是蝴蝶兰好似展翅欲飞的蝶儿。庭园里布局大都是中式景致,楼阁、拱桥、流水……

生态园里花团锦簇,虫鸣鸟叫,溪水潺潺。漫步生态园,就好像置身天然的热带雨林。园中有好多小动物雕塑,有蜗牛、乌龟、昆虫……我至今还记得那只铜制的甲壳虫油光铮亮,但多数是石雕。那些小动物维妙维肖,栩栩如生,由此可想园主人热爱自然,向往生态和谐的心境。

阿哲告诉我们,官邸除了花园,还有菜园,种植各种蔬菜,可以满足官邸的日常需求。后来,菜地改成生态园,为各种小动物设置了停栖、繁殖的场所。在那里,昆虫、飞鸟及两栖类动物,各有各的栖息领域和活动空间,鸟巢、蜂箱一应俱全,随时候着小动物们光临入住。

欣赏着眼前的景物,我想象着主人的精神世界,叱咤风云的政界人物,也和常人一样有热爱生活的情趣,有喜爱小动物的善心,有积极的生活态度。微信图片_20200506221746.jpg


庄严的中正堂 

我们参观了肃穆而庄严的“中正纪念堂”,中正堂气势不凡,八角宝顶模仿北京天坛建造,蓝色的琉璃瓦庄重典雅,白色大理石建筑,气势恢宏。我们没有进去参观,阿哲告诉我们蒋介石的铜像坐东朝西,意在遥望大陆……庄重威严的中正堂似乎在诉说着它的辉煌与痛楚,陈年旧事已是历史,自由文明的脚步一直向前!

中正堂前面的广场很开阔 ,环境清幽而宁静。两侧分别是剧院和音乐厅,全是中式宫殿建筑,静静地矗立在一世枭雄蒋氏的落日余晖中…… 


香火袅袅的长春祠

归来的前一天,我们参观了太鲁阁峡谷的“长春祠”。长春祠依地势嵌入山壁间,立于断崖下,有股清水自山壁涌出,形成一道飞瀑直泻而下。

“长春祠”是一处抚慰亡灵的秀美之地 ,是为纪念开凿穿越太鲁阁大峡谷,“中横公路”献身的英雄们而建。到长春祠要走过长春桥,还要经过一处供奉着佛像的山洞,一块立于佛像之下的石板上,刻着修路牺牲的前辈们姓名。长春祠的祠堂很小,只是一间小房,但是香火袅袅,里面光线很暗,我们进去虔诚地祭拜,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我们出了长春祠钻进了潮湿的嵌进山体的隧道中,头顶不断有水滴下,脚下高低不平的石块,已被踩踏得很光滑,我觉得似乎被坚硬的山石包裹着,强烈的压抑感随之而来,我想象着他们开路时的艰辛,同情伤感在我心中涌动。

当年数万国民党老兵,使用钢钎铁锤,在险象环生的高山峡谷中劈山筑路,风餐露宿,连续奋战3年9个月18天。有212名老兵捐躯,702名老兵负伤,平均下来每公里就要牺牲一个人。

那些老兵有的已经四五十岁还是孤身一人,甚至成了孤魂野鬼,带着回乡的梦,长眠于太鲁阁大峡谷中,是骄傲?是遗憾?还是悲哀?他们只能在不醒的梦中回到大陆,回到久违的家乡......

微信图片_20200506213857.jpg

老兵乡情

我们归来途经前国民党“老兵之家”时,导游阿哲提醒我们看车外路旁,司机的车速也慢下来。只见细雨蒙蒙的人行道上,有几个老人或拄拐杖或坐轮椅,频频向我们这边招手。我看不清他们混浊的眼里是否湿润,只见他们嘴巴微微张开向我们这里望着……

阿哲告诉我们,他们都是已过耄耋之年至今孑然一身的国民党老兵,知道这条路每天有大陆游客经过,几乎整天等在这里。他们风华正茂离家乡,耄耋之年无回还……乡愁隔着海峡,人在海岛,心却在大陆。

历史的车轮,碾碎了他们的天伦之乐。阿哲又继续说,每个大陆观光的游客老兵都视为家人,风雨无阻地等候着来自家乡的亲人……挥手,挥手,再挥手!他们眷恋着家乡,思念着故土,他们已经时日无多……

一湾海峡羁绊了游子回归的脚步,但阻不断他们的思乡情,更挡不住前进的历史,宝岛回归,亲人团聚,翘首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