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一生坚持实事求是,为中国革命和建设做出巨大贡献,邓小平理论是在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不断探索中创立起来的且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具有指导意义的伟大理论,内涵博大精深,精髓是实事求是。

        1982年,在党的十二大会议上,邓小平在大会开幕词中明确提出:“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这是邓小平理论形成的开始。1997年9月,党的十五大第一次正式使用“邓小平理论”的概念。邓小平理论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回答了中国社会主义的发展的一系列问题。指导我们党制定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及基本纲领,形成了比较完整的科学体系。

        邓小平坚持事实求是,从不迷信本本,一切从实际出发,从而解决了中国的实际问题,逐步把中国带向了繁荣富强。

        “十年动乱”是一段“左”的不能再“左”的岁月。在此期间,言必称语录,事事对本本,不是看理论是否符合实践,而是看实践是否符合理论。思想僵化、迷信本本达到了极点,整个社会呈现出一种极端畸形的病态。文革结束后一段时间内,人们的思想虽然得到了一些解放,但由于受“两个凡是”的约束,仍然放不开手脚。当时还没有复出的邓小平就给中央写信,明确反对“两个凡是”,提出要完整、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坚决反对把毛主席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条件,对不同的问题讲的话随便乱用的做法。1977年邓小平复出,为了尽快改变落后面貌,快出人才,他自荐抓教育和科技。在8月份的教育座谈会上,拍板当年恢复高考,这是文革后第一个震惊全国的大事。在1978年12月份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邓小平作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闭幕词,从而在思想方面打破禁区。随后开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发起了一场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随后,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中央果断地结束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做法,把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

        在经济建设上,邓小平没有延续过去“在本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提法,而是从“解决温饱”入手,制定“三步走”的计划。要知道,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人均GDP只有156美元。人们的温饱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到“本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显然是不切实际的。邓小平的设想是:先奋斗10年,到1990年,人均GDP达到400美元,解决温饱问题;再奋斗10年,到2000年,人均GDP达到800美元,实现小康生活;到21世纪中叶,人均GDP达到4000美元,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事实证明,前二十年的发展完全验证了邓小平的计划。后来的发展速度却远远超出了邓小平的预想,中国在2010年人均GDP就达到4000美元,2019年则超出10000美元。

        解决温饱必须从农业着手,建国以后从50年代末期始,我国的农业一直实行的是“一大二公三纯”的人民公社体制。由于是“大锅饭”形式,“出工一窝蜂,干活磨洋工”的现象普遍存在,农民的积极性调动不起来,粮食产量上不去,很多地方农民种的粮食连口粮都不够,靠吃返销粮度日。1978年,安徽小岗村几户农民冒着危险自发实行包产到户的做法,得到了当时省委书记万里的支持,结果第二年不仅不吃国家的返销粮了,还向国家交售8万斤余粮。小岗村的做法反映到中央之后,受到了邓小平的肯定。中央决定逐步在全国推广开来,当时命名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其特点是,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全是自己的。由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从根本上打破了农业生产经营和分配上的“大锅饭”,使农民有了真正的自主权,因此受到中国各地农民的广泛拥护。到1983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已经在中国农村绝大部分地区推广。 凡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地方,第二年就解决了吃饭问题。由于当时“左”的框框还禁锢着人们的思想,上层也有很多人存在顾虑、甚至反对这样的做法。邓小平排除各种干扰,坚决支持农民的选择,从而一举解决了全国的吃饭问题。此后,中国政府继续不断稳固和完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延长土地承包期,鼓励农民发展多种经营,使广大农村地区迅速摘掉贫困落后的帽子、逐步走上富裕的道路。

        在探索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上,邓小平主张“摸着石头过河”。建设社会主义是前所未有的事业,没有模式可以参照,只有摸索着走。过去,由于多犯急性病,制定的目标超出了实际能力,结果不仅目标没有达到,还使人民的利益受到损害。邓小平吸取教训,坚决不再搞那些不切实际的高指标和“宏伟蓝图”,而是根据国情和各地方的实际情况制定政策,一步一步实施检验,看是否符合老百姓的利益和要求,符合的就坚持下去,不符合的就纠正过来,实施证明这种方法行之有效,深受广大人民的欢迎。

        马克思主义是指导共产党的理论基础。但究竟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认识马克思主义,在很多人心中并没有成熟的答案。在1992年初,邓小平在南方视察并发表谈话,首次系统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文本与现实契合关系的问题。邓小平说:“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 “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长篇的东西是少数搞专业的人读的,群众怎么读?要求都读大本子,那是形式主义的,办不到。”“马克思主义打不倒,并不是因为大本子多,而是马克思主义真理颠扑不破,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我读的书并不多,就是一条,相信毛主席讲的实事求是。过去我们打仗靠这个,现在搞建设也靠这个。我们讲了一辈子马克思主义,其实马克思主义并不玄奥。马克思主义是很朴实的东西,很朴实的道理”。邓小平的这些论断,使人们对马克思主义更加坚信,不再迷茫。

        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又是摆在共产党人面前的一个大问题。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由于苏东一大批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倒台,国际上出现了一股“社会主义终结论”的歪风。有些人也预言中国的社会主义也不会走远了。在这样的关键时刻,邓小平站出来给人们鼓劲:“马克思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封建社会代替奴隶社会,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社会主义经历一个长过程发展后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但道路是曲折的。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的几百年间,发生过多少次王朝复辟?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某种暂时复辟也是难以完全避免的规律性现象。一些国家出现严重曲折,社会主义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经受锻炼,从中吸收教训,将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因此,不要惊慌失措,不要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消失了,没用了,失败了。哪有这回事!”“只要中国社会主义不倒,社会主义在世界将始終站得住。”“苏联、东欧的变化,说明我们只能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不能倒。”并指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太慢也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正因为由邓小平的坚持和领航,中国才坚定不移地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走了下去,直到今天建立起一个社会主义强国,也给世界上的社会主义运动树立了榜样。

        由于长期“左”的思想的束缚,使人们干任何事情都要争论一下姓“资”还是姓“社”,这样就耽误了很多时间。邓小平在南巡沿途与各地领导人的谈话,针对姓“社”姓“资”的争论,指出:“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不敢闯,说来说去就是怕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走了资本主义道路。要害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他再次阐述了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的道理。他语重心长地告诫人们:“现在,有右的东西影响我们,也有‘左’的东西影响我们,但根深蒂固的还是‘左’的东西。有些理论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吓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左’带的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呀!一个好好的东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邓小平理论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它的创立不仅解决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问题,而且还给全世界发展中国家如何建设和发展提供了经验。邓小平理论没有高深、玄奥的语言,都是浅显易懂的白话,但句句直面问题要害,非常管用。这也是他提倡“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的具体体现。邓小平善于从纷纭繁杂的矛盾中找出主要矛盾,从而使复杂的问题简单化,这与他具有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非凡的胆略和长远的战略眼光有关,也是他尊重实事求是的结果。

        学习邓小平理论,就是学习当代的马克思主义,我们需要长时间坚持学下去,掌握其精髓,指导我们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