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又回到了滨城,海边上的人多了起来,有依旧的冬游者与晨练者,还有来海边踏春的游客及岸礁海堤上日渐增多的垂钓者。

        每一个人,对钓鱼绝不陌生,有曾经钓过的,就是没有钓过也一定时常的看到……一支细长的鱼杆、一副悠闲的身姿,那是最常见的场景。

        其实,居住海滨城市的人都知道,钓鱼,不仅仅是通常的持竿式,它的形式有好多种,自己在年轻时也曾经历过:有放小船的,自制的木框三角架支上一只小帆,后边拖带着长长的鱼线,线上均挂着鱼钩,那是专钓水面的鱼,不过需顺风、顺水才可;还有下底线的,和放小船相似,但在水下,那是专钓水下的鱼;还有甩鲅鱼、兜皮匠(马面鲀)、诱鲃蛸(八爪鱼)等等。甚至,还有乘橡皮筏子去远海钓鱼……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以前,那时,钓鱼是维持或改善家庭生活的一项重要副业,而随着社会的进步、人民生活水准的提高,那些个钓鱼的方式,基本上成为历史了。而钓鱼的形式也基本上只余下通常的持竿式,而且,现在钓鱼也都是休闲、放松。而且,都是在寻找乐趣了。

        或许有人问,这钓鱼有啥乐趣呢?这个,假如您走近钓鱼者们的身边,与钓鱼爱好者们侃起钓鱼来,他们会津津乐道他们钓鱼的经历与故事:他们会说钓鱼绝对的不仅仅是钓鱼,而是寻觅一种“感觉”,追求一种“期待”,感受一种“境界”,陶冶一种“性情”,还有……您、我都会相信他们的话:要知道,喜欢钓鱼的人的确是越来越多了。

        钓鱼是一种乐趣,观赏钓鱼也是很有乐趣的:不知您是否发现,在钓鱼人的周边,总有许多人驻足观望,一簇簇的在海边形成一道道钓鱼的风景线。

        欣赏钓鱼会有怎样的乐趣呢?看着他们甩钩时的动态、等候时的静态,鱼儿上钩时的兴奋、空钩时的无奈……我想我们不仅欣赏钓鱼的情景,实际上是欣赏钓鱼的人吧?在感染钓鱼的气氛,感受他们的情绪的同时,还会随意的推想一下钓鱼者们修养与性情,并想象他们此时的心境吧,并联想着人生百态吧?

        钓鱼者的“动”态绝对地有看点。看那甩钩,极有气势:将鱼线轮调整好,双手握紧鱼竿,选好最佳角度,奋力地向前方抡起,那鱼竿已呈现成弓形,又一下子绷直,弹向反向,将那沉甸甸的铅坠甩起,带着一串鱼钩,连着的鱼线,在空中画出一道长长的弧线溅落在远远的海面上。那义无反顾的气势让人感觉是向大海索取,不啻于向未竟事业的追求,向未知命运的探寻。

        甩钩后,有的一边归置脚下的钓鱼器具,但双眼紧盯着海面。有的则回身与人聊天,但,却时不时的向鱼竿处瞟一眼;有的在小马扎子上一坐,拿起手机,或者聊天、或者玩游戏,但耳朵一直支愣着——他的那鱼竿梢尖上挂着一支小铃铛呢……

       “神”态各有不同,可都是心系一线。

         无论是谁,人生之路都有欲望、有追求,那些潇洒的垂钓者们能否给与我们一点小小的启迪?从开始到结束永远地心系一线,无丝毫的懈怠,无丝毫的气馁,对自己的追求自始至终地尽心、尽力,我想,这样,此一生方可尽兴吧。

        还有,同一片海域,同一处礁堤,同时的潮汐,有人满载而归,有人空手而回。在这里,有水平的高低,有器具的不同,但,也含有运气的缘故。

        对于运气的存在,有人相信,有人怀疑。但在生活中,您的命运会时不时地被冥冥之中的“运”所控制,而无法预卜自己的未来。面对未知的命运,有人睿智静待,有人沮丧抱怨,更多的人是依旧孜孜不懈地奋争……

        一位垂钓者轻轻地摇起钩来,可鱼钩上空空,他只是淡淡一笑。利落地重新挂饵,再潇洒地将钩甩向大海。

        春天来了,太阳一天比一天早地升起在滨城,当然,不仅仅是我们滨城。

        总感觉今年的春天格外地暖,哦,对了,这春天里还有我们战胜疫情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