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气阴沉沉的,忧郁的底色。这个时候,适合听些舒缓的音乐,平静心境。至于欢快曲调,还是算了,总觉得不合时宜。大清早,见楼下的海棠开得正艳,就跑到树下赏花。想起那日在东钱湖畔那棵开满花朵的梨树下,有位先生念了一句“一树梨花压海棠”,大家就发出不同音量的笑声,联想丰富。闭上眼,感受春风轻拂过脸颊时的那种温柔。倘若不是怕别人把我当成有病的,真想张开双臂,奔跑着去拥抱这大好春光。

 

小区门口三位戴着志愿者红袖章的老男人,两个坐在棚下聊天,一个站在一面红旗下刷手机。喇叭依然在反复循环喊着,请带好出入证。可事实上,已经没有人来查问,进出自由。可能是因为上面还没有下达撤的指令,所以人还在,心已游离在职责之外。

昨天下午,浙江疫情防控应急响应已从二级调整为三级,对所有入境人员均采取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费用自理。今日小区进出人员,不戴口罩的人大大增加。不过外卖还是不能送上楼,依然统一放在门岗,自取。

看到武汉4月8日解封的消息,我想对武汉人来说,都会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吧?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真正消除“防湖北人”的偏见?方老师的日记也要迎来结尾了,3月24日,第60篇画句号。围绕她的是是非非,恐怕一时还停不下来。发现这世上有一种人真的很可怕,你无法理解他们的脑子里塞的是什么。以后若在生活中遇上那种人,一定要离得远远的,绕道走。

 

拿把剪刀修剪花草,这是个培养耐心的好办法。我虽一大把年纪,但性格还是比较冲动、幼稚,做事毛燥,所以用种花养鱼来磨自己,看一年半载磨下来,能不能变得稳重和冷静些。

说到鱼,自从女友送我的那18条孔雀鱼“挂”了后,我又网购了12条孔雀鱼,6对。快递途中“挂”了1条,还剩11条,都活下来了。花色的一对被我取名为“西门”,纯白色的名“吹雪”,桔色的名“暖阳”,红色的“精灵”,黑色的“梦幻”。那条落单的怀孕母鱼,鱼身是灰白色的,鱼尾却是漂亮的红色,被我赐名为“独孤”。哟,我是不是应该给“她”配一条公鱼,名“求败”?

 

中午,吃了一碗菜泡饭,下决心要控制体重,不然得换一批衣服。今年经济形势不好,要勤俭过日子,衣服还是少买。再说,我这张脸已经胖得没下巴,若再胖,不知道会变成啥样,不能把唯一可以骄傲的好身材给毁了。可为啥心里总惦记着那些美食呢?作为一个吃货,我表示很无奈。

 

突然很想去看一场电影,宁波的影院好像还没开放吧,上美团搜,没有。估计也快了,只是这走进影院还需要一定的勇气,毕竟戴着口罩去观影,感觉总归不是很好。可不戴口罩,又会觉得自己是在冒险。这是个问题。再说,若观影,如果要求隔座位排,对情侣们来说,体验感就差了,不能拉小手啊!

写到这里,又想起我们作协主席曾讲过的一个故事。说他年轻的时候,第一次和相亲对象去看电影,琢磨着买点啥好吃的,最后思来想去,买了点刚出笼的猪头肉装在纸袋里。对他来说,这就是人间美味。看电影时,他把那袋猪头肉塞给邻座的姑娘。姑娘不知道啥东西,把手伸进纸袋,这温热的,粘糊糊、滑腻腻的玩意把她给吓了一大跳,这门亲事就这样被猪头肉给搞砸了。如果现在看电影中间还要隔一个空位子,这“猪头肉”递过去就不方便了,姑娘可能就会不开心。时代不同,要求也不一样了。

 

看国外疫情,水深火热一片,不知何时拐点才能真正到来?支付宝首页上,抗击新冠肺炎第一条显示的就是国外确诊病例,截止2020年3月24日15:21分,国外确诊累计297679例,较昨日增加32820例。现有确诊256889例,较昨日增加29761例。死亡较昨日增加1163例,累计死亡13141例。治愈较昨日增加1896例,累计27649例。国内确诊较昨日增加173例,累计确诊81773例。现有确诊5189例,较昨日减少294例。境外输入较昨日增加74例,累计427例。疑似132例,较昨日增加35例。死亡较昨日增加7例,累计3283例。治愈较昨日增加460例,累计73301例。浙江省确诊较昨日增加2例,累计1240例。现有确诊18例。

昨天股市大跌,今天反弹,跟坐电梯一样,上上下下,锻炼心脏的承受能力。在国外疫情没有控制住之前,这大A股看样子也不会有啥戏。一女友说她今天操作失败,还以为大盘要绿,卖掉了手中的一只股,想着等下来接回,做一次T。没想到被洗出来了,看着那股价上去,早知道还不如不动。我说这种事太多了,庄家最喜欢把小散虐得死去活来,天天都在上演爱恨情仇。很多时候,可能真的是动不如不动。

不过坐了半天,我还是起来去动动,看看“独孤”,不知道那小鱼什么时候生?我已给“她”准备好了“产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