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温暖在尘封的心灵驻扎,牵扯出“执拗”的精心“护佑”与“沉沦”;当“筹谋”和“盲点”成为他手中的利器;当案情剥丝抽茧,却离真相越来越远;当天才遇到天才,情、理、法无法令他们相见如初……

前些天从同事那里借来了《嫌疑人X的献身》这本书,看完后不觉感慨,这不仅是一次天才之间的尖峰对峙,更是一场精心设计的悲情告白。

书中对“以为”的注解是让我措手不及的醒悟,一句“自以为是永远都是大敌,本可看到的东西也会因此视而不见。”让我的思绪停滞,反思、审视曾出现在我生命里的很多次“以为”。

记得,大学第一节文学理论课上老师曾经说:“自由选择,承担后果。”即便是误解下的“以为”导致做事或“理会”出现偏差,那么作为成年人,我们都要对每一次的选择负全责。做事如此,面对情感亦是如此。

“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这是几年前的某段时间,我反复听到的话语,我没忘那年在桥上听到这句话时的场景,也没忘当时的这句话带有多少“微妙”的成分。

有时想想,某种程度上来说,“以为”是最心酸的悲情表达。从每每碰触一筹莫展到后来遇见冷静处之,在一次次跌倒和爬起来中,生活让我们逐渐变得坚强。

岁月忽逝,往事幕幕。成长的阵痛在所难免,不管是当初痛一下,还是疼过一阵子,所有的伤口总会在时间里结痂,逐渐没了痛感。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甚至会不记得那个疤痕的由来,淡忘直至忘却与之相关的人和事也说不定,当然,这是最理想的期许。

说起改变,近几年最特别的可能就是关乎情感我不再“以为”了吧!哪怕拥有着那准的可怕的“第六感”。人心向暖,花开向阳。我想,豁达的对白,一定会有同样真诚的人,陪你走豁亮的路。

读完此书,感慨之余疑问从心生。一个人要有怎样强大的内心才能为那抹“温暖”而义无反顾的筹谋和周旋?一个人要有怎样强大的承受能力才能将一切独自消化并抹去阳光,将黑夜留给自己?

书中说“她从未遇到过这么深的爱情,不,她连这世上有这种深情都一无所知。石神面无表情的背后,竟藏着常人难以理解的爱。”看到这里,凝视着这段文字,脑海中将全书情节倒带,回到石神第一次敲响靖子家门的那个夜晚,一切从头再来,重新感知石神为靖子所做的一切。

我想,对于石神这个人物,我是真心喜欢的。可他明明将高智商用错了地方,劲儿使错了地儿,但我喜欢他为了摘除靖子的嫌疑,为“爱人”的半生安宁而筹谋且义无反顾的样子。

几年前和晨曦说起过关乎“遥祝安好”与“拥有珍惜”这一话题,有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就是“原以为‘彼此安好’便已是最好的模样,但每每忆起,都还是想要拥有,是那种独一无二的专属。”年少言语略显不成熟,但即便是常人“拥有”之时,“真诚”“用心”仍难能可贵,更别说石神这种默默的付出与疼惜了。

我不是一个悲情主义者,不知怎的还是沉溺在了石神铸就的那座镶嵌硬铠却不失细腻的柔情小巷里。在参透了石神的“偏执”与“执拗”以后,我一度期望,不,是渴望他能当真得到精心“护佑”并为之“沉沦”的爱。

就在这种与三观背道而驰的想法越发浓烈的时候,他说:“对于崇高的东西,能沾到边就已足够幸福,数学也是如此。妄想博得名声,只会有损尊严。”

以前也不知在哪儿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渴望被温暖,又惧怕那温暖散得太快,拥有反而让人变得胆怯。”石神的驻足、凝望,沉默和付出,“执拗”与“护佑”和话语中的这份“胆怯”相比不知阔达了多少。

被作者称为他所能想到的“至为纯粹的爱情” ,我为之动容,为之倾倒,为之祈求,渴望在结尾来临之前有回旋的余地,有圆满的可能。

许是年龄大了,越来越喜欢美好的故事, 例如亲友康健、忠于爱情、婚姻圆满、事业有为、生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