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仍然跟往常一样,我十一点钟才做好早饭。(疫情时期,每天两顿饭,早晨与中午的饭一起吃。)然后,我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皇上,奴婢做好饭了,请移驾用膳。”接着再喊“大公主,请下绣楼,吃饭了。”喊了几遍以后,他们爷俩还是不见动静,我看着盛出来的饭,一会儿又该凉了,就独自吃了起来。


  一般来说,早饭都是比较简单的,怎么省事怎么做,可是现在是两顿饭,就想多做两个菜。今天早上,我本来就做了一个青菜炒木耳,想想实在是不够吃,我们家几口人,可都是菜狼菜虎菜霸王,儿子如果在家,就是最后一扫光。但是将近两个月,没有上街买菜了,虽然菜园里不缺青菜,可是荤菜已经吃得七七八八了。常言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更何况我还不是一个巧妇,所以每到烧饭的时候,就开始发愁,不知道做什么给一家人打牙祭,唉!都是疫情惹的祸啊!我拉开冰箱看一看,翻了半天,才在角落里找到一袋卤牛肉,包装上写着“五香烧牛腱,界首特色美食,开袋即食”,我立即把它拿出来,切了大半碟子凉盘,红红薄薄的卤牛肉,看着就让人馋涎欲滴。


  我坐在餐桌边准备吃饭,又对屋里喊了两声:“皇上,公主请起床用膳。”他们爷俩还是不理我,一生气,就不再喊了。我拿个干菜包子,盛了一碗稀饭,坐在那里吃了起来。包子是有盐的,不需要吃菜,喝稀饭的时候,吃了几筷子青菜木耳,一会儿就对胡饱了。他们爷俩不来,我一个人吃饭,就觉得没滋没味的。看着那盘诱人的卤牛肉,本来想夹一块尝尝味道的,可是200克的卤牛肉,实在是太少了,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下了筷子。如果不是发生疫情,在外面上学的女儿,早该出去了,哪会现在还在家里陪我啊。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这个春节应该是女儿陪我们过的最长的一个春节了吧!这一点好吃的,还是留给她吃吧!

  我快吃完饭的时候,女儿才洗溯完毕,走到桌子边坐了下来:“哇塞!还有卤牛腱子呢!妈妈,这一大早的,你哪弄的该?”我一边喝着稀饭,一边回答她说:“这是你外公给的,我放在冰箱里,忘了。”女儿喜滋滋地问:“你不是说,我外公几个月都没上街了吗,他哪弄的卤牛肉该?”女儿这一问,我才想起这袋卤牛肉的来历。就说:“你快点坐下吃饭吧!饭都快要凉了。卤牛肉是淮北你大姨给你外公的。”女儿坐下以后,没有拿馍也没有盛稀饭,就把筷子伸向了那盘卤牛肉,我正想说她,她竟然一筷子夹起了两片牛肉。“唉!这孩子,吃东西这么也不讲人,显得一点教养也没有。我这个当母亲的,很不称职啊,把闺女给惯坏了!”我正在想这些的时候,那两块牛肉却落到了我的碗里。我抬头看了看女儿,还没有张嘴说话,女儿就说:“老妈别看了,快吃吧!你饭都快吃完了,一块牛肉都没有舍得吃,再不吃,我和老爸就把它们消灭干净,你想吃也没有了。”


  我很诧异地看着她:“谁说我没有吃,我吃过了,味道挺好的。”女儿笑了笑,坐了下来,拿起一个包子,一边往嘴里塞着一边说:“我的笨妈妈,还会骗人了呢!你看看,这盘子里的牛肉,都没有被动过的痕迹,何况只有200克,你要是舍得吃,哪还会剩这么多。”说着,她用手指了指一边空着的包装袋。哦,原来如此,女儿观察事物还挺仔细呢!


  我吃完了放下碗筷,还没有起身,就听女儿说:“这盘牛肉,我得多吃两块了。它旅行了这么远,才到我家的餐桌上,我不多吃一点,也对不起它一路的辛苦啊!”我说:“这袋牛肉旅行的是够远的。它本来是你表姐和表姐夫买给你大姨吃的,你大姨没舍得吃,又给了你外公,你外公借口他吃不烂,又把它给了我。所以它是从界首旅游到淮北,又从淮北又旅游到怀远,再从你外公家,旅游到我们家,整个转了一个圈,最后才转到你面前。”女儿一听,拿出手机:“我要拍个照片,把它放到朋友圈里面晒晒,让我的朋友们看看,这一袋子旅行的牛腱子。”说完她就“咔嚓,咔嚓”地拍了两张照片,然后才正儿八经地坐在那里吃饭。


  我坐在旁边,开始浮想联翩了。母亲在世的时候,经常生病,一生病就住院,一住院大姐就会来看她。母亲本来胃就不好,在医院住久了,更是不想吃东西了,每当给她买饭的时候,都让人特别为难,不知道买什么,她才能多吃一点。有一次,大姐来看母亲的时候,带来了几袋美味卤牛肉,母亲吃的很欢快,觉得味道很好,就递一块给父亲,父亲说:“你吃吧,我没有牙,我吃不烂。”母亲说:“牛肉稀烂的,你能吃动的。你样样,喷香的,好吃。”说着,就塞了两块给父亲的嘴里。父亲一边吃着卤牛肉,一边展开了笑颜,用手点着母亲说:“你这个家伙,肯吃嘴,这卤牛肉对你味了吧!”母亲点点头:“嗯,好吃,有味。”父亲听了,笑得更开心了。


  那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了,是大姐第一次带卤牛肉来给母亲吃。那次的卤牛肉,也是经过长途跋涉的旅行,才吃到母亲的嘴里的。大姐的女婿在太和做生意,在陪客户吃饭的时候,觉得卤牛肉的味道不错,就买了一箱,孝敬丈母娘,而大姐吃的时候,也觉得卤牛肉又香又烂,适合父母吃,所以她自己就不再舍得吃了,而是把剩下的都拿来孝敬了父母。大姐看父母都喜欢吃卤牛肉,回去后,就经常给父母成箱成箱地带来或者寄过来。几次以后,母亲就说吃够不想吃了,于是,那些卤牛肉,就旅行到各个闺女或儿子家,成了所有儿女家餐桌上都有的美味佳肴。母亲病危的时候,嘴里还念叨着大姐的好,念叨着她外甥女婿买的卤牛肉好吃。


  2019年11月19号,被病痛折磨多年的母亲,留下95岁的父亲和满堂儿女,撒手西去了。送走了母亲以后,悲痛的我们,怕父亲一个人在家孤单,没人照应不行。我们商量把父亲接到各的家中,轮流照看,他愿意在谁家过多长时间都行,只要他快乐就好。可是谁知道,本来很随和的父亲,这时候却倔强起来,恋着他和母亲居住的老屋,儿子和闺女家,哪都不愿意去。不愿意离开老家的父亲,经常站在房屋的后面,看着母亲的坟茔,回味和母亲生活的一生,显得那么孤单和寂寞。


  我们做子女的只能随了父亲的心愿,他在老家住着,我们都要不时地回家看望他。大姐每次回家的时候,都会带很多东西,其中一定不会忘带卤牛肉。一是因为,没有牙的父亲,能够吃动卤牛肉,还能给他带来许多美好的回忆,而且卤牛肉是真空包装,在常温下也可以放很长时间而不坏。其他姊妹们每次回家的时候,也不会空着手,经常带一些鱼、肉、牛奶等物品孝敬父亲。这些东西,父亲自己是不舍得吃的,就把它们收藏起来,我们下次再去的时候,父亲会把闺女买的鱼,送给儿子孙子,把儿子孙子买的肉再送给闺女,把老大买的牛肉送给老二,老二买的奶的送给老三……这样送来送去的,所有的吃的用的东西,都以父亲为中心,来了一个重新分配,许多东西也都和卤牛肉一样,转着圈儿地旅行。


  我想也许有很多家庭,都和我们家一样,吃的用的东西都会围着父母旅行,这哪只是卤牛肉的旅行啊,这是血脉纽带的联系,这是亲情和爱的传递。在家这个港湾里,我们享受着关爱,享受着亲情,品味着人间美味,即使是疫情肆虐的寒冬,我们也能体会着人间的温暖,如同饮着甘露,深深地滋润心田。但愿这种爱永远传递下去,愿父亲健康长寿,愿母亲在另一个世界没有病痛,愿所有的家庭都和睦幸福,愿祖国度过灾难,愿世界持久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