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轨制”下的值守

  (3月19日)


  经过了昨晚350多公里的长途自驾,毫无睡意的我不到6点就起床了。

  “最新消息。”

  正穿衣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弹出了这几个吸人眼球的字。

  打开一看,的确是条期盼好久的事:合肥市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发布《关于解除小区(村)封闭式管理的通告》!通告规定对居民进入小区(村)须经“安康码”扫绿码+体温检测合格方可进入,无智能手机无法申领“安康码”的住户仍按原管理办法执行凭出入证出入,这种“双轨制”管理办法,是根据实际情况而定的。

  “同志,请您扫码。”

  “我不会扫码,我有出入证。”一位年轻小伙向我出示了证件。

  “建议您还是要学会扫安康码,您看这位老人家……”我朝小伙指了指值守小帐篷前,一位正在认真扫码的白发老者。

  “真不好意思!”

  在我的耐心劝说下,面对认真扫“安康码”的老人家,小伙子羞愧地掏出了口袋里的智能手机,对着我们张贴在小帐篷上的领取“安康码”指示图,神操作般很快就领取了绿色安康码,并向我展示了手机上出现的绿码图案和“允许通行”四个字。

  “不是不会,是懒得动手。”

  望着小伙子离去的背影,我和同事郑杰发出了共同的感叹!

  如果说“双轨制”下的社区疫情防控管理工作,面对的是说服后的支持,那么解除小区(村)封闭式管理后的值守,则直面的是少数群众的不理解,更让我们值守的同志受尽了委屈。

  “市里都发通告解除封闭式管理,你们设这个值守点毫无意义……”

  晚7时40分,一对老人夫妇外出散步回来路过值守点,我们要求两位老人出示出入证并接受体温检测或经“安康码”扫绿码时,老先生一时显得很不耐烦。

  “人家让你扫码自然有道理。”

  要不是同行的老太帮我们解围,我们又得给老人将我们反复宣传的话,再给老人重复宣讲一番。

  ……

  上午11时许,副局长孔天华获悉我老岳父去世的消息后,专门打电话给我表示慰问,并准备协调人员来接替我的值守岗位。

  “谢谢局领导关心,我将一直坚守到胜利凯旋!”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适时调整管理方式,本来是一件好事,但要将好事办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部分群众的不理解、不支持、不配合,肯定是暂时的。只要我们同心协力,耐心细致地做好工作,一定会赢得群众的支持!

  (下图为章佳斌引导回族小商户扫“安康码”。郑杰摄影)


  我们都是多面手

  (3月20日)


  合肥市直机关下沉到社区参加疫情防控值守的机关党员干部,首批撤回人员已于今天返各自单位,我和局里同事宋文萍属于最后一批撤回人员,将仍须在社区再战斗一阵。

  下午三孝口街道城隍庙社居委党委书记胡红,专程来值守点给我和宋文萍分别送来了由中共合肥市庐阳区委、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政府颁发的参战证书,并正式告之我们属于最后一批撤回人员。

  首批机关下沉人员撤回后,我们疫情防控值守的任务发了很大变化,我们成了社区疫情 防控、助力复工复产的多面手,肩上的担子更重,工作范围更广了。

  “大妈,请您遛狗拴上绳子。”

  当同事宋文萍引导外出遛狗的大妈扫“安康码”时,我不忘在边上提醒了一句,并建议她狗绳最好不要超过1.5米。

  大妈刚离开一会,一位私家车主把一辆帕萨特停在路中间,跑店里买水龙头去了,弄得本已拥挤的霍邱路东段更堵了!

  “老哥,请您赶紧把车挪一挪。”

  “对不起,对不起!”尽管我不是交警,面对挂着“疫情防控巡察员”红袖章的我还是挺给面子的。

  “您有一个快递,我放霍邱路东头防疫站,您尽快来取。”自从我转战到霍邱路东段值守点后,这里便成了辖区内商场经营户、单栋宿舍楼、储物仓库、沿街门面业主接收外卖、快递包裹的中转站。

  “我是路过的,还要扫码吗?”

  “师傅,请您配合一下。”今天下午我们值守时,就遇到了好几位经过值守点,由霍邱路东穿行而过,送客人进入城隍庙商业区的出租车司机嫌扫描耽误时间,不愿拿出手机来扫描。

  “我在里面开店就不用扫码了吧?”

  “先生,您开店就更要学会扫描,您不会,怎么去要求进店顾客扫码。”同事宋文萍边说边耐心地教会了商业区经营户王老板下载安装了相关软件,学会了扫“安康码。”

1584970067451962.jpg

  霍邱路东段值守点扼守着整个城隍庙商业区的东大门,由东往西穿行而过,沿街门面、三无小区、城隍庙商城、大世界喜品城、民政厅宿舍、老旧小区交织而建,在当前外防输入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眼下,外防输入已到了关键时刻,在搞活经济、拓宽商业区经营渠道的同时,要继续抓好疫情防控,守住霍邱路东段便显得尤为重要。在这个值守点当好多面手,将是下一阵疫情防控值守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我当迎难而上,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图为城隍庙社居委党委书记胡红和社居委主任卢娜、两位同志给章佳斌、宋文萍送来了由庐阳区委、区政府颁发的参战证书)


  忙碌的轮休

  (3月21日)

  

  今天是星期六,也是我下沉到社区参加疫情防控以来的又一次轮休,由于我属于最后一批撤回人员,明天还要继续战斗。

  早晨简单吃了几个速冻水饺后,我进入“合肥市财政局机关一支部党建群”,把我在上周(3月18日),以《当好下沉干部  服务基层群众》为题,在群内给支部党员上党课的文字提纲、讲话录音,以及各位党员的交流发言,再重新过了一遍。因为上周三我在群内上党课后就忙于别的事了,若有口误或笔误,好趁今天轮休,在群内发条提示给支部党员报告一下。还好整个党课一气呵成,没出现差错,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世界上怕就怕认真, 共产党最讲认真。”这句教诲,我一直铭记心间。对于党课是这样,干其他工作也是如此!

  “来,闺女过来与老爸拍个合影。”

  中午时分,我送女儿乘车返京,在合肥高铁南站北广场,父女俩戴着口罩拍了一张合影。在抗击疫情的非常时期,送女儿远行,难舍之情溢于言表。南广场进站旅客及送行人员秩序井然,大家都戴口罩,人员相互保持一米多的距离。我注意到女儿进站经过了远红外仪测体温、查验证件、过安检后才进入候车厅。女儿通过微信告诉我,上车后工作人员又让她扫健康码,并填写了相关信息。

  孩子去年8月从康奈尔大学法学院获得硕士学位,并顺利通过美国律师资格考试,回国后她自己在北京一家单位找了份工作。女儿常告诉我这是她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她很珍惜、很努力。正月初七,单位就正式开始上班,非常时期她按单位要求,在合肥远程办公,经常加班加点。在单位她除了参与团队的业务工作,还要负责团队境外法律事务中,所有英文法律文件、资料的翻译。单位召开的每一次电话会议,她负责记录整理及时写出会议纪要提交给单位领导。女儿从事的工作既要有系统的法律专业知识,又要有较高的英文水平,好在她去美国读研之前,已在清华大学法学院经过了四年的本科系统学习,大三时还被作为交换生派到荷兰乌特列支大学学习一学期,法律知识、英语能力有了长足的进步。返京前,她提前向租住小区所在的社居委进行了报备。眼下北京的许多单位仍然提倡网上办公,女儿说因为手头有不少需要去相关省市调阅、复印一些档案资料等工作,须在4月中旬完成。她主动提前返京,就是为4月离京赴外地出差留足空间。按北京疫情防控要求,外地返京人员除要第一时间向社居委报告、接受体温检测、领取北京健康码外,还要居家隔离14天。

  从合肥南站返回,我又深入到城隍庙商业区内当了一回市场调查员,只见各门店内试衣服、买鞋子、购食品的顾客络绎不绝,许多行人手中拎着大大小小采购的商品,走东家进西家,春日的暖阳一扫昔日的阴霾,张张笑脸映衬着商业街区,城隍庙的春天真的来了!

  傍晚17时许,合肥下起了春分后的第一场雨,19时许又响起阵阵春雷。在城隍庙南大门值守点,几位和我一样继续在社区疫情防控一线坚守的同事告诉我,这几天人流量与日俱增,扫“安康码”、测体温已成为外防输入的主要措施,我们思想上不敢有半点放松!

  看来,外防输入,助力复工复产、推动经济振兴,是我们下一步的主要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