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仅仅是因为生存,这里边有更深层的根源。


  工作能够体现自身价值,个人的价值是通过给社会创造价值实现的。


  这是人的社会属性决定的。


  我们作为社会的一员,我们的荣誉感、事业成就感不是自己标榜的,而是由同类的评价决定的。


  这里边有后天习得的社会规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些是普遍认同的价值观。


  其实,这还根源于我们作为群居动物的基因。


  因为孤立的个人无法生存,荒岛求生是极为特殊的个例,而这个故事最后能为人所知悉,也是因为这个人又重归了社会。否则他只能自生自灭。还有放逐以前就是一种仅次于死刑的刑罚,因为脱离群体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我们的语言、文字、手势、表情就是链接社会的纽带。


  如果是一个人这些就变得没有太多意义,语言就会退化。而语言退化,还意味思维也将退化。


  因为语言不仅是一种沟通工具,也是抽象思维的工具,是人自我进化的工具。


  因此,脱离社会就意味有可能要退化。


  就像我们经常说的与社会脱节,不接触社会,就会变得跟不上形势。很多新的工具就不会用,很多内容就听不懂,我们就会落伍。


  这只是程度上的,但如果一个人真的完全与社会隔绝,无异于退化和消亡。


  不仅不能从其他人身上获得新知,也不能保持自己的思维水平。不会得到别人的肯定,也同样不会得到别人的批评,就是不会得到别人的任何反馈。


  那你怎么知道一件事做的好与不好,又如何改进,将失去判断标准。


  所谓的判断标准其实就是社会的标准。


  就连我们做的事情,也会失去意义。


  让我们仔细回想,是不是几乎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与别人有关。


  做一顿饭,希望家人爱吃,干了一个活,希望有用。


  就连小孩子,稍微懂事一点,就想给家里帮上忙。这个对他们比玩还重要,因为这让他觉得对这个社会有用,这对他极为重要,因为这可以让他们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辽宁省营口市中心医院30岁的年轻医生左中印在驰援武汉雷神山医院时就感慨:“这些天在武汉,总在不停地被感谢。每次查房,患者都要说谢谢。超市的店员、雷神山医院周围施工的工人、武汉的市民,都在感谢你,突然感觉你被这个世界需要了。这在过去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人就是在这种强烈的被需要感中找到自己的价值的。


  因为人的价值就是通过在社会中体现出来的。


  怎么能确定你是一个优秀的人,你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甚至是国家的栋梁、民族的脊梁?


  都是在说,个人对社会的意义。


  个人当然也有自己的生存需要,有自己的个性化的需求,但是终其一生我们都是在寻找自己对社会的意义,寻找被其他人需要的感觉。


  一个人是不能延续的,至少需要两个人。而两个人延续之后就有了后代,就成了三个人。年轻的父母白天没时间照顾孩子,就需要自己的父母帮助照看,这就成为五口人。


  孩子仅靠家庭教育是不够的,这就需要幼儿园、学校、老师。


  为人父母,要想维持一家人的生活需求,就要工作。无论是上班,还是自己干活,都需要与其他人产生联系。只有自己提供的产品和劳务对其他人有帮助,才会有人雇佣你,或者购买你的产品。而你为了生活也会购买其他人生产的产品和服务。


  你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也会有同学、师长、朋友、同事,你只有学会跟他们合作,你才能获得你想要的知识、技能和发展。


  而这个社会要想维持基本的秩序还需要有政府。你生病的时候还要去医院。


  你在家看电影、看电视剧,这些都是很多人协作才能完成的作品,而需要更多的协作才能让你看见。


  你日常使用的网络、电话、交通工具都是社会联系的纽带,同时也是社会协作的结果。


  社会只有依赖协作才能维持运行并进一步发展。


  人只有在这个社会之中才能定义自己,发展自己。


  人只有结成网络才能生存繁衍,才能保存人类的基因,并实现不断的进化。


  而人类通过协作所创造的知识、技术、思想,也通过语言、文字的方式得以记载下来,通过教育的方式代代传承成为我们体外的文化基因,保存这个社会运行的基本代码。


  即使国家只剩下一片瓦砾,但是只要那些科学家、工程师、企业家、医生、教师、法律工作者、熟练工人还活着,就可以重建这个社会。


  因为这个社会在我们共同的记忆之中,从未失去。


  但是如果我们与他人的链接中断,我们的记忆就会慢慢淡忘,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这也是我们想上班的原因。因为我们怕失去链接后,连自我也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