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十月份。有幸和研究阿尔茨海默病的袁博士在北京见面。他行程很满,来北京参加会议,我们约在西客站南广场附近的酒店大堂,在会客区做了约四十分钟。我问袁博士的一个问题是。维持健康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呢?他很愉快地说着:“应该是我们吃的食物。食物来源种类不是最重要的。烹调方法,什么时间吃,吃多少?这些也不是最重要。”我快听不懂了,他边说边举例给我……结论是相比其它,吃是维持一个人健康最重要的。约是四百天跟随袁博士的公众号文字,还写过信给他,因为心疼家里AD大姑。担心我爱的亲人快要离开我。


  对于阿尔茨海默症。各种人群都在研究。各个点面研究的太细了。我跟着袁先生公众号的脚步已经觉得急匆匆。我在想,一定还有袁先生看不到的。所以说,就这一个病,这么多人在研究。也挺可怕的。因为这世界以前本没有这个病。这世界的脚步太快了,节奏不对了。一定有原因。我们的需求多了。为什么会需求多?一定就是爱的方式不对了。人们少了自醒的部分。就是坚强的部分。人们看似在爱里被包裹着享受着平静的幸福。但是当爱被拿走的时候。我们就痛不欲生了。我们家有三位AD的患者。远远近近的。他们都是在爱里。有爱爱人全心的,有被爱宠的,有彼此真的像革命的挚友一样的。就是这样的三对老夫妇。都只剩一个人的时候。形成了一个什么局面呢?他们不能自拔了。他们觉得生活没意义了。他们不想见人了。话也不想说了。身心灵一起衰老了,是那种抑郁样式的衰老。本身机体还没有到衰老的生命阶段。他们的精神先垮了,疾病一两年就找上他们了。


  今天我看到袁先生发的公众号。我没有写留言。我留了一大堆语音,把它翻译了下来,发给袁先生。他正拿着手机。很快回了我一个赞。我们的交流很简单,最多是两个字,很好,不错。一般情况下,就是没有话,偶尔有个赞。但很宝贵,我蠢蠢欲动想写篇文字,告诉我银河悦读中文网的伙伴,如果你们的附近,你们周围。有阿尔茨海默病的潜在病人。我们要帮助到他们,把他们爱的生命样式描画的积极。把感情别看得太重,或者让自己缺少爱。这两种都有点可怕。一个人要拥有爱来爱走都是美好的状态就可以迎接风雨了。比方说夫妻中一位离世,你还愿意跟你的其他姊妹其他兄弟聊聊,平常生活中你偶尔离开你的另一半,也能独立的去和其他的伙伴享受那友情。那你被困在情绪的痛点可能性就会少一些。在这之外,你还可以。写大字,画画儿。或者养花草,和它们说说话,听听戏曲。哼唱几句。有心情有胆量给朋友打个电话,或者在微信里聊聊天,总之你的生活是丰富的,你的爱好也是丰富的。其中不乏有一两样是每天不做不行的,而且是有与别人分享的那种快乐。这分享快乐的感觉,是所有快乐里最happy的。我今天和大家聊的话题,主要就是让我们把人生丰富起来,让我们周围的人也走进来,也去丰富生活,去热爱生活。当你拥有一颗热爱生活的心,你就可以迎难而上,不怕险阻,遇到什么都能承受了,我们就可以告别疾病。过健康的人生了。大大方方的爱是一种能力,我们要学习拥有它。留言是:如下文。


  袁先生,我看完刚才您推的公众号文字。我突然想到一个事儿。很可能可行,阻止AD的形成,就是爱好。一直保持一个爱好或几个爱好。这样如果生活拿走了其中的一个爱好,你还有。就像爱情里,一个人走了,你还有其他的爱好——朋友,喜欢做的事儿 ,你爱的花花草草,你的小宠物。如此,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你有热爱生活的心。不管是拿走了哪一个。你还可以拥有爱的权利和能力。这样应该不会得阿尔茨海默。一定就是你爱的能力少了,爱的范围小了。当你之爱走的时候。被强行掠走幸福的时候。你就承受不了了。就是练就内心强大,这很关键。有些老年人,当到年老的时候,坚持写字绘画。健身,游泳。或者是信仰,总之就是他们用一些固定的大把时间。专心做一件事的时候就不想其它了,然后也能锻炼到大脑,也能休息到大脑。总之就是让爱,多方面的爱来解决我们的生活准绳重点,制造快乐,满足人生目标,疾病自会少,因为拥有快乐,身体就会阳气充足。拥有爱的能力享受它的馈赠。做一个大度能容天下事的人。不好的事儿。你能容放下,消化掉。好的事儿来了不是更好吗?就这样,做一个看似心止水,实际上海纳川的喜乐生命。


  袁先生您好:


  打扰您了,今天和照护姑姑的阿姨通了电话,她说:“姑姑(88)近三四天有两次叫都叫不醒,歪着头,身子也往下滑坠,昨天下午和今天还好。两次都是不太好的天气,天色阴沉,看来身体变化和天气会有关。”


  我对阿姨说:“辛苦您了,三十个月,寸步不离温暖照护她,姑姑是真的有福气,是您在付出,姑姑是三个小子,可盼丫头,所以多爱我。”


  我也爱她,总想去看她,父亲走四年了,她们是唯一的姐弟俩,父亲出生,是大一轮的姐姐照护她们的妈妈坐月子。


  父亲走了,姑姑还在,我就每月去看她,从我娃1米高到我娃四年级,姑姑会说:“多高了,多高了,多高了”到后来啥也不会说了,只是和阿姨顶顶脑门,碰一下脸颊。


  我和阿姨说:“姑姑要是真的不能吃,就别强喂她了,她要少受点苦,她不容易,十三年前姑父癌症去世,本就坚强的姑姑,也不说什么,就自己扛着,自己住,孩子们会来,但人若没真正学会享受寂静,就很有可能抑郁寡欢,姑姑应该是这一种,她一直在照护姑父,孩子也常来,但姑父走了,家就像散了。”


  袁先生,谢谢您,姑姑的故事不知还会有多少时日?我唯盼她睡着离开。


  对于AD的病人,我自我体会是她们太需要别人的关爱,或者去爱别人,没有责任的生命,会更容易生病。没有爱意的生活会有抑郁的影子。大爱着周围是可以帮助到一些心灵的。“你若心如止水定收获欣欣向荣。”


  愿望,老年人从咱们这个年龄也就是中年的时候,恒心专心一两个爱好,琴棋书画,女工男厨,与旁交流,不能不言,心动行动,保持健康,缓慢衰老。


  一位农民朋友,她的父亲九十岁走的,难奈了也就半年,之前还能自己炸素酱,煮面条。


  更多人一起努力做生命样式里积极的人!因为最好的修行是修自己,最喜乐的生命是:“我是老了,但我可以的,孩子,你忙,妈妈知道喝水,吃饭,方便。”


  此致

  敬礼

            2020.2.20

            白鸽,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