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这个春天的永恒记忆

  (3月16日)

  

  “老章,辛苦啦,头发都干白了。”按照社居委统一安排,今天我又被调整到了新的值守点。 

  下午,当我将同事郑杰抓拍的几张照片,配上“我是一名下沉党员干部,我从值守三无小区,到把守合肥市城隍庙商圈大门!这个春天发生的事注定镌刻在每个人的记忆深处,成为永恒!”的一段文字发到朋友圈后,好几位老朋友都发来了亲切的问候!

  查验出入证、测量体温、登记、引导群众扫“安康码”、宣传企业复工复产税费优惠政策……

  自从2月14日下沉到社区参加疫情防控值守以来,一件件具体小事重复无数次,一个个小问题反复解释多遍……

  嗓子哑了、嘴起泡了,为了不上厕所,值守期间我不敢多喝一口水,在值守的小帐篷内顶风冒雪,吃下了冰冻盒饭,战风雨吞下了野外快餐;遇到极少数不配合的无理取闹者,还得耐心说服、忍气吞声,对此,我从不埋怨,因为深知,疫情期间每个人都不容易。在抗击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白衣天使、解放军官兵、社区工作者等,在习总书记的指挥下,每一个人都全身心投入战斗,构成了一幅幅勇敢战疫情的生动画卷,在我脑海中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成为这个春天里的永恒记忆!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千千万万普通人,成了全球战“疫”下的中华民族英雄、人民功臣!

  “现在要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

  今天下午城隍庙社居委党委书记胡红,专程说明我被调整到霍邱路东段把守城隍庙商圈大门的原因,介绍城隍庙商圈复工复产的总体情况。

  “书记放心,我一定抓好两手!”对于社区值守,我已轻车熟路;对于宣传企业复工复产税费优惠政策,我也成竹在胸。当一辆辆私家车、人力三轮车、电动车、摩托车从值守点前驶进驶出时,我和同事都会迎上前去,主动向他们宣传企业复工复产的优惠政策、减免社保费的新政,讲解具体条文。同时,让他们扫好“安康码”后才放行,遇到没领安康码的老年人,还要耐心教他们学会下载安装和扫码。


  这个历史上罕见的春天里,我作为一名下沉到社区的党员干部,干了一件件小事,帮助了一个个普通人。冒风险坚守,换来百姓安康。正是这无数的点点滴滴,成就了我人生长河中不平凡的精彩瞬间!

  

  留下终身遗憾

  (3月18日)

 

  “父亲刚走了……”今晚21时45分,接到内兄打来的电话,爱人泣不成声!

  刚刚我还在催爱人过几天回去探望重病中的老人。岳父年前因心脏病住院抢救,回到家后又跌了一跤,摔成粉碎性骨折,原计划等下沉社区参加疫情防控任务结束,我再去看望88高龄的重病泰山,谁知,心脏病再次突发,夺去了老人的生命!

  我连夜驱车170多公里赶到了潜山市源潭镇,给老人作最后的告别。考虑到明天还要参加社区疫情防控值守,只好将送别老人最后一程的任务交由爱人和她两位哥哥及家人承担,我连夜一个人驾车返回合肥!

  深夜的合安高速,除了对面和车后不断闪现的车灯,几乎听不见任何声响。快到庐江陈埠服务区时,我准备进这家高速服务区加点油。当我将车开进服务区,只见平时空旷的停车场内,早已被数十辆货车占领,服务区工作人员告诉我,疫情防控期间上面规定凌晨一点至清晨五时这段时间,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货车,必须驶出高速或进就近的服务区休息。油是加不了了,只好在服务区工作人员的协调下,好不容易挤出一条刚好够小车驶过的小通道,帮我驶出了陈埠服务区。

  当我回到合肥家中,时间已指向清晨4时15分,带着一身的疲惫我上床躺了一会,可怎么也睡不着。我与爱人结婚26年,从爱人的介绍,以及与岳父老人家的20多年交往中,真真切切感到,岳父汪庆民是一位正直善良、可亲可敬的老人,他1932年9月12日出生于安徽桐城金神镇的一个普通农家,20岁时参加工作,当过县委组织部秘书、担任过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潜山县(现改为潜山市)食品公司经理,退休后参与编写过潜山县县志,受聘到乡镇企业担任过债务追讨员。老人家一辈子工作认真负责,公道正派、清正廉洁,在岗时从不占公家一分钱便宜。在民众心中,计划经济体下的县食品公司经理是一个有吃有喝、有权的肥差,可老人家从不贪公家一滴油,一次一位亲戚托他在公司买几斤新鲜猪油,他告诉亲戚说,新鲜猪油都是按计划分配的,他不能以权谋私侵占公众利益!最后他托人辗转给那位亲戚买两斤冷冻猪油。生活上艰苦朴素,对自己对家人要求严格,在我心中老人家,既是一位优秀的老共产党员,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好父亲。

  由于参加社区疫情防控值守,担心会因请假调班打乱社区的整个计划安排。没能在老人生命的最后时刻,尽到一个女婿的孝道,在我心中留下了终身遗憾!然而,岳父老人家可亲可敬的形象,将永远镌刻在我及全家人心中,成为一座不朽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