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一带,是东汉光武帝刘秀开创帝业的发迹之地。在刘秀创业的团队中,自然少不了石家庄人。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巨鹿宋子(今赵县东北)人耿纯,是东汉王朝的开国功臣。

投奔刘秀智勇双全

耿纯(?~公元37年),字伯山,其父耿艾,在王莽的新朝任济平(治所在今山东定陶县西北)尹。耿纯年轻时就学于长安,在王莽朝中任职。王莽改制,置纳言之官,即尚书。每官皆置士,名为纳言士,耿纯为纳言士。王莽败亡,更始帝(刘玄)立,任耿纯为骑都尉,令辖制赵、魏地区。当时官职泛滥成灾,京城长安流行民谣: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耿纯不愿在长安充当“烂羊胃”,受命后立刻来到了河北地区。

此时,刘秀也来到河北。当刘秀北渡黄河至邯郸后,耿纯即去谒见,刘秀恭谦以礼相待。耿纯退出来以后,见到刘秀所部官属将兵法度不同于其他将领,军队纪律严明,十分钦佩,便下决心跟从刘秀打天下。在建立东汉王朝的过程中,耿纯起了突出的作用。

当时,在河北地区,崛起了以王朗为首的河北最强大的一股割据势力,是刘秀最强有力的对手,双方在河北进行了激烈的征战。刘秀在河北势单力薄,常常被追赶得落荒而逃,至今,滹沱河沿岸还流传着刘秀走国的种种传说。就在这种情况下,耿纯矢志不渝,率宗族宾客二千余人,跟随刘秀南征北战,老弱有病者都带着棺木相随。刘秀拜耿纯为前将军,收降了宋子(今赵县北宋城)县,又进攻下曲阳(今晋州),势力渐盛,至数万人。当时,河北郡国大多投降王朗,耿纯怕宗族怀有异心,发生动摇,就指使从弟耿訢(欣)悄悄地回到家乡,把一干宗族众人的庐舍一把火烧了个精光。此举,连刘秀也大惑不解,问他为什么这样做?耿纯实话实说:我见阁下单车来河北,毫无府藏之蓄,没有财物重赏将士。之所以能够聚集人众,只是靠恩德,这样维持不了多久。现在邯郸王朗自立,河北州县疑惑、动摇。我虽然举族投奔于阁下,连老弱也编入行伍,犹恐宗人宾客不能同心,所以放火烧了房舍,以断绝众人的反顾之望。刘秀听了叹息不已,深受感动。此举对河北地区其他跟随刘秀的地方势力也产生了积极影响。因此,刘秀对耿纯格外信任。后来,刘秀的势力强大了,军队多了,便对耿纯说,大军进退无常,你所带领的宗族老小不能全随军居住。便以耿纯的族人耿汲为蒲吾(今平山县东南)长,令其带领耿氏亲属在蒲吾定居。

刘秀驻扎在鄗县时,鄗县大姓苏公反叛,打开城门接纳邯郸王朗将领李恽。亏得耿纯事前发觉,作了准备,领兵大破李恽军队,使刘秀转危为安。后来,刘秀围攻巨鹿,一个多月都没有攻下。王朗又派数万人来解救,耿纯审时度势,向刘秀献计:久围巨鹿,士兵疲惫,不如率大兵,进攻邯郸,只要消灭了王朗,巨鹿不战自服。这是一个很有战略眼光的计谋,刘秀予以采纳,率精锐大兵向邯郸进军,经过几次大战,攻破邯郸,擒杀了王朗,从而消灭了河北地区最强大的割据势力。

就在攻打邯郸王朗时,耿纯从马上摔下来,肩部骨折,时常发作。刘秀问他,你的兄弟中还有谁可以带兵?耿纯推举从弟耿植,于是刘秀命耿植将兵,但耿纯并未因此离开军营养伤,仍以前将军的称号随军行动,跟随刘秀相继平定了分散在河北各地的起义军。从公元23年10月,刘秀经营河北,到公元25年10月,刘秀称帝入主洛阳,为时两年,耿纯跟从刘秀南征北战,屡立战功,但史书对耿纯的战功记载简略平淡,而对他的进言和计谋,记载却较详细。可见,耿纯既是战将,更是谋士,是智勇双全式的人物。

劝进称帝刘秀纳言

消灭了邯郸王朗割据势力以后,刘秀在河北打开局面,更始帝封刘秀为萧王,令他罢兵回长安,刘秀以河北未平,推辞不去。诸将请求刘秀自立为皇帝,他认为时机未到,没有采纳。行军至中山,诸将又一次进言,请求刘秀自立,刘秀仍然不听。行军到南平棘(今赵县南),诸将又请自立,刘秀严肃地说:“寇贼未平,四面受敌,为什么要急急忙忙正号位呢?诸将请退出。”其他将领都依令退出,只有耿纯留了下来,单独进言。这是对刘秀影响很大的一次重要进言,《后汉书·光武帝纪》和《后汉书·耿纯传》均作了记载。耿纯是这样对刘秀说的:“天下士大夫捐亲戚,弃土壤,从大王于矢石之间者,其计固望其攀龙鳞,附凤翼,以成其所志耳。今功业即定,天人亦应,而大王留时逆众,不正号位,纯恐士大夫绝望计穷,则有去归之思,无为久自苦也。大众一散,难可复合。时不可留,众不可逆。”耿纯进言,言辞恳切,特别是提出的“天人亦应”、“时不可留,众不可逆”引起了刘秀的深思。刘秀当即表态说:“我要认真思考。”不久,刘秀在鄗县称帝,建元建武,时为公元25年6月。同年10月,刘秀入洛阳,定都,史称东汉。

主政东郡封侯东光

刘秀称帝后,大封功臣,封耿纯为高阳侯。建武二年(公元26年)正月,真定王刘杨意欲谋反,刘秀派遣骑都尉陈副、游击将军邓隆去真定名为验证,实为讨伐,刘杨关闭城门,藉以抗拒。刘秀特地派耿纯持节去幽、冀,代表朝廷慰问地方上的王、侯,同时,密令他去真定逮捕刘杨。耿纯只带领百余名兵士到河北,与陈副、邓隆相会于元氏,并一同到真定,住在传舍,邀刘杨相见。由于耿纯的母亲是真定宗室之女,刘杨未加抵制,又自恃人众势强,即应邀前去,命其兄弟领轻兵留在门外。耿纯在传舍,开始时以礼相待,又请刘杨兄弟等皆入内。待众人坐定,耿纯突然下令诛杀刘杨兄弟,然后勒兵而出,真定全城震惊,但不敢乱动。就这样,大军兴师动众解决不了的问题,让耿纯干净利落地解决了。

耿纯回到洛阳复命,自请到地方从政。他对刘秀说:我本是官吏家的子孙,现在天下已经略定,我愿试着治理一郡,尽力自效。对他的请求,刘秀笑着答道:卿既治武,又想修文呀!于是派耿纯为东郡(治今河南淮阳市西南)太守。当时,东郡农民起义军的余波尚未平息,耿纯上任数月,便“盗贼”清宁。建武四年(公元28年),刘秀令耿纯将兵出击东平(治今山东东平县西北)太守范荆,范荆闻风投降;又出击济南及平原“贼”,皆被平息下去。耿纯任东郡太守四年,恪尽职守,得到东郡百姓的拥护。东郡所辖发干县(故城在今山东省堂邑县西南)县长(秦汉以后,人口万户以上的县设令,万户以下的县设长)有罪,耿纯一面奏报朝廷,一面派兵包围。但朝廷对其奏报还未批复,发干县长自杀了。由此,耿纯被免去东郡太守之职,以列侯的身份在京赋闲听命。

后来,耿纯跟从刘秀征讨董宪,路过东郡。东郡的百姓老小数千人随车驾哭喊道:“愿复得耿君。”刘秀对公卿大臣们说,耿纯从年轻时就披甲胄为军吏,没想到他在东郡的治理能引起百姓们的怀念,实在是很难得呀!

建武六年(公元30年),刘秀令诸侯就国,到自己的封地去。当时,耿纯是高阳侯,给刘秀上书说:他在东郡太守任上,曾判处了涿郡太守朱英的亲属死刑,今高阳国属涿郡,我心里不能自安。刘秀对他说:你过去是奉公行法,况且朱英深知文理,也不会为难你。为了解除你的疑虑,就改封你为东光侯。

耿纯改封东光侯后,立即就国,到自己的封国东光(治今东光县北,北齐时移治今东光县东南)去了。这在各诸侯就国中起了带头作用,非常符合刘秀的心意。耿纯行进到邺,刘秀又赐谷万斛,表示嘉奖。到了东光之后,耿纯吊丧问病,受到百姓的敬重。建武八年(公元32年),东郡、济阴一带地方,农民起义的余波又起,刘秀派遣大司空李通、横野大将军王常领兵前去镇压。又想到耿纯在东郡一带素有威望,便拜耿纯为太中大夫,令其与大兵在东郡相会。东郡百姓听到耿纯入界,非常欣喜。“盗贼”九千余人都向耿纯投降,大兵不战而还。刘秀下诏书复以耿纯为东郡太守,东郡官吏和老百姓心悦诚服。就这样,耿纯又担任东郡太守五年,在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病逝于任上。

东汉永平年间(公元58年~75年),东汉明帝追感前世功臣,图画二十八将于南宫(即尚书省)云台,史称云台二十八将,东郡太守东光侯耿纯位列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