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4839044403078.jpg

  雪  人

       你原本是雨的精魂,也是雪中俊杰。朔风袭来,你笑傲苍穹,遇挫弥坚。
       如今是早春,你有点骨质疏松,晴天和寒夜,轮番折磨你的肌肤。你的生命开始露出点粉色,进而变成水晶模样。
       直到有一天,你化作了孩子们脸上两行泥泞的泪痕。
       雪人也是人,目光灼灼,嘴唇红红,在短暂的生命历程中,你已饱尝人间的炎凉沧桑。
       来世做个雪人,一生清清白白。


 1584839226427348.jpg雪  花


        银色的小鸡,啄穿春的嫩壳,来到人间,满脸羞怯和红晕,浑身汗津津,走着走着就迷失了自己,化作了一掬清泪。于是,我暗中祈祷。
       是谁拿走了春的体温,给了春雨过多的冷遇,让她为了生命的纯度,析出洁白的骨头。于高处失重,让灵魂轻舞飞扬。我不知道该不该庆幸。
       满天繁星,向往人间,闪着清澈的眼波,不住地向尘世抛洒洁白的泪花。我渴望你赐我眼霜,给我芬芳。
        一滴浊泪,为了抵达人间,多少次与寒风失之交臂。今天,终于找准了生命的湿度,抱紧一粒尘埃,错误地驾驭春风,向世间兜售怒放的心花。
       如果初心不改,你落下时,我不会伸出手掌,更不会和你温存,我要化为晶莹,将梦玉成。


1584839340134676.jpg

 雨  丝


       雪与雨,在高处交换体温,雨便问世。甜润的歌喉,唤醒鸟鸣,晶亮的发丝,从云端抛下,一泻万言,每一句都细语如缕,令春风如沐甘霖。
       一头扎进泥土,寻找根、毛细血管,静脉注射,哺育花香草语。与禾苗握手寒喧。亲近皱纹,化解愁云,让耕牛犁出福音。让飞鸟忘却飞翔,擦亮嗓音,播报农事。
      呢喃于伞下的情侣,矫情的人间。何时才能读懂,大爱藏于无形,大音贵在希声。
      相牵于小径的老人,潮湿的心田,顿觉蹉跎的岁月,开始回暖。
      更多生命的触须,在雨中抖动、拔节,柳枝也轻移纤指,在梦里抚琴。
      大而无当的檐滴,还未启程,燕子在南国,已预订了航班。似曾相识的旧巢,在风中返青。
       春雨无需绵密,只需一星半点,我一饮而醉。我比世间草木,更易于萌发。


1584839282213738.jpg

 叶 子

 
       秋风劲吹,一片黄叶,告别枝头,踏上另一段旅程。        
       从此,漂泊无踪,把命运交给风。下一站,也许是风雨兼程,也许变成脚下的疼痛,也许自葬于泥土,被贴上落花有意的标签。也许被少女捡起,权作心灵日记的扉页。也许还会被秋风遣返,刺穿于故枝,守候于枝头,借风的伴奏,唱撕裂的歌。
       一片树叶就是一首秋之小令。我无意于成为秋的杰作,但愿能做秋之笔下,一个尚有体温的词语。在秋风里,在冬日里,在凉薄的人间,散播诗意的芳菲。
      这个词语,我姑且命名为秋魂。


1584839458115161.jpg

小  草


       今夜,我突然想做一棵小草,在春雨的抚慰中醒来,挥动嫩黄的小手,紧握青青的雨丝,互诉别后情节。让萌动的草心在春风中醉饮。
       明朝,让我吻别黑暗芬芳的泥土,递手白杨,投怀细柳,一起走过岁月。
      几度风雨,几度荣枯。朝朝暮暮,云淡风轻,地老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