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正在袭击全球,一百四十多个国家已经受到袭击。有人说这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不过共同的敌人就是疫情,如果说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有看得见的敌人,这一次完全看不见,摸不着,但是袭击却可能无处不在,不知不觉。最终会死亡多少人,目前还无法预料。

  但是,面对人类这个共同的敌人,不同的国家表现出了不同的抗疫态度,中国是全力以赴,不惜代价,在中国手忙脚乱抗疫的时候,西方很多国家冷嘲热讽,隔岸观火,甚至落井下石,他们甚至嘲笑中国的无序,忙乱,美国《华尔街日报》公开发文称中国是“亚洲病夫”,丹麦更是把中国国旗的五星换成“冠状病毒”的图形,意大利出现袭击华人的现象……但是没有想到,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疫情在他们国家也开始肆虐,而这些国家的忙乱与无序,更是令人吃惊,意大利集会游行反对政府让公民戴口罩,美国举行规模宏大的马拉松比赛,到目前,中国之外的新冠肺炎确诊总数已经超过中国,并不断增加,仅意大利已经超过两万,伊朗已经超过一万,而这些国家的人数甚至不如中国一个省的人多。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北欧发达国家瑞典,对疫情采取的是确诊的治疗,轻症患者不检测,不治疗。英国则干脆躺倒,任疫情蔓延,他们认为只要百分之六十的人感染了,就会自然产生抗体,然后,疫情自然就被战胜了。我们国内的许多“公知”居然为这样的抗疫方式寻找“科学依据”,认为这样损失最小,那么,把人权,人的生命看的最重的所谓民主国家,这个时候,却要牺牲掉很多人的性命而降低所谓的“损失”,这里的损失是什么?难道人的生命的 损失不是最大的损失么?

  有些“公知”,红口白牙的为此举进行辩解,说什么,西方国家的政府是小政府,他们平时对老百姓管的少,任老百姓自由发展,疫情到来的时候,政府也管不过来,只好自己管理自己,也只能自生自灭。因为中国政府平时管得多,这个时候也应该管得多。在这些人看来,中国政府怎么做都不对,西方国家怎么做,都是对的。中国在全力抗疫过程中出现一些不可避免的问题,(比如初期的混乱)那就是草菅人命,而同样的问题到了西方国家那里,就是理所应当;中国封城,西方认为是不人道,意大利封城,就被称为为了人民的生命;中国全民抗疫,在隔离的过程中有一些矫枉过正的做法,公知们就寻找这种情况出现的文化根源;而英国彻底放弃主动抗疫,企图通过大多数人感染,然后产生抗体以战胜疫情,我们的公知立即寻找这样做的科学根据,寻找人家这样做的合理理由。还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到处污蔑中国,黑中国的时候;我们的公知不愤怒,华尔街日报公开说中国是“亚洲病夫”的时候,公知们不愤怒;丹麦把我们的国旗换成病毒符号的时候,公知们不愤怒;一些国家落井下石隔岸观火的时候,公知们不愤怒;我们的外交部发言人依据美国的信息发推特要求美国对冠状病毒的来源作出说明的时候,公知们立即就愤怒了,看到美国外交部的抗议,立即就亢奋了,看看这些标榜公正,自由,有着浓烈普世价值,似乎只坚持真理而不偏向任何政党派别的所谓“公知们”的恶心举动,真是忍不住要骂一句:都是一些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