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听到布谷鸟催耕的洪亮叫声,又看到喜鹊筑巢的忙碌身影。

银河悦读中文网在迎来第4个春天之际,亮出了自己的播种品牌:“书评、影评、剧评,我们银河阅读最走心;您出书,我以书评回报;你拍影视剧,我以影(视)评回报!”这是非常有信心的宣言,有能力的承诺,有底气的广告,也是3年来网站苦心经营、埋头打造、积极投入的必然结果。

自成立以来,银河悦读高度重视评论建设,着力打造这一品牌,不断加强理论研究、队伍建设和实践探索,一年上一个台阶,取得了明显成效和显著成果。

董事长独上月楼认为,网络文学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它的互动性。在互联网的支持下,作者与读者能够实现移动呼应、隔屏交流、键盘互动,使文学创作空前普及和鲜活生动。一个文学网站好比是一个百花盛开、香气四溢的花园,不能没有园丁的辛勤维护,不能缺少蜜蜂飞舞的身影。作品是花朵,编辑是园丁,评论员是蜜蜂。文学网站不但要有数量庞大的作家队伍,素质一流的编辑队伍,还要有认真敬业的评论员队伍。没有评论,文学孤独;评论能够起到扩大作品影响和聚敛网站人气的作用。为此,建站之初就成立了评论部,后来逐步形成了值班评论员和特约评论两支队伍。同时,采取多种方式方法开展好评论活动。

每篇跟评有知音:

每篇必评,使评论有回音可听。消灭“零评论”,是网站对编辑和评论员的一个具体要求。编辑在写好按语后,还要写一条评论。评论员根据自己喜爱的文章题材和作者,及时跟读和点评。这样每篇文章都至少有2-3条以上的评论。至今,网站已经发表了17903篇文章,那就是至少有4万条以上、高达百万字的评论。不仅于此,更重要的是评论给予了作者的积极肯定和热情鼓励。提起独上月楼、柴英、王希萍、邵魁、溪涧、王忠田、小泥儿、空中白雪、张玉凤、沙河小月(月落窗台)、青梅煮酒、梦秋、渴望、后来、暗香盈袖、房桂梅、时光无心等人的名字,许多作者都很眼熟,都能记得他们的留评内容。有的作者在回复中表示受到极大的启发和鼓舞,有的更加激发了创作干劲,有的还与他们结下了高山流水式的友谊,成为不见面的知心朋友。

每月展评有目标:

每月一评,使评论有榜样可循。写评论毕竟是个辛苦活儿,是一种无私的奉献。在认真阅读的基础上,提炼主题思想和发现文中价值,写出精当评语,留下热情鼓励,既耗时间又劳心思。写评论又属于为人做嫁衣裳,风光的是作者,隐形的是评论员。但,评论员们都本着予人玫瑰,手有余香的精神,积极点评,默默奉献。不少评论员还在工作岗位上,有的虽然退休了但又成了“带薪保姆”。为保证评论质量,网站采取每月一评形式,展示优秀评论内容,半年评选一次优秀评论员,使评论员们学有榜样,赶有目标。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培养出了一批在作者心目中有影响的金牌评论员。常听到作者有这样的反映:“我终于得到某某某的评论啦!”

有奖专评有精品:

有奖促评,使评论有质量可观。自2017年11月起,先后组织了电影《七十七天》、电视剧《守望正义》、长篇小说《浮茶》、《秋分》、《原点》、《青春之歌》、《女船王》、《风雪将至》、《大漠航天人》,专著《花香鸟语探<诗经>》等有奖评论活动,收到征文99篇。其中,有不少精品评论。青梅煮酒的《从著作到电影——影片<七十七天>观后》、小泥儿的《她流着泪一直向前奔跑——我读<女船王>》、张玉凤的《灵魂的拷问——读小说<浮茶>的点滴感悟》、溪涧的《<风雪将至>印象》、安瑞平的《在起点与原点的轮回中百炼成钢——探索<原点>主人公心灵被净化升华的过程》、柴英的《把青春融入国家命运,唱响不朽的“青春之歌”》、星点的《善与恶的碰撞,正与邪的较量——电视剧<守望正义>观后》、别问的《一盘没有下完的大棋》、邵魁的《一部航天文学的力作——试析<大漠航天人>的主题思想和人物形象》、弦歌悠扬的《花香鸟语探<诗经>的浪漫情怀》、独上月楼的《诗趣、童趣、情趣、野趣——析<花香鸟语探诗经>审美趣味》等,都富有理论色彩,有较高的艺术鉴赏水平,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在网内外引起好的反响。张立民关于长篇小说《大漠航天人》的评论《网络文学也可以写“硬题材”》,被《光明日报》网络文学评论版采用,登上了国家级的文学评论殿堂。为使此项活动坚持经常,网站领导积极拉赞助、筹经费、找作者,呕心沥血,不辞辛苦,舍得投入,甚至不惜自掏腰包。文学评论这棵幼小的树苗,通过近3年的精心培植,如今已经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专栏常评有广度:

专栏常评,使评论有温度可感。网站专门开设了评论栏目,并细分为书籍、电影、电视剧、文艺、世态、文化、音乐、军事、专栏作家等门类,使各种评论都有发表的园地,常年不断线。截止到2020年3月15日,共发表各类评论704篇。其中,书籍342篇,电影107篇,电视剧67篇。这个栏目最初发表作品的,大都是一些专业作家,例如石佛、童地轴、雪、韦墨、杨献平、柳笛等。后来逐渐扩展到普通作者,特别是吸引了一批山西师范大学中文系的硕士研究生加入。评论的视野宽了,既涉及古今中外的名著,也有最新的书籍和影视作品,不仅评论有了温度也有了广度,不仅有分析欣赏也有鉴别批评。曾庆瑞最近发表的《乱世鸳鸯——《新世界》的“民国旧派小说”的老套路》的剧评,评论专业,语言犀利,是剧评的上乘之作。米奇诺娃的《散装影评(1)》,写作形式出新,评论语言如激光之刀,集束而精准,寥寥几笔便击中靶心,发人深省。

我们欣喜看到,经过近3年的不懈努力,文学评论正在“显示出较高的品质感和强有力的发展势头”,成为网站的一个品牌。与同类网站相比较,在评论上如此下功夫,评论成果如此显著,评论人才如此之多的,并不多见,或者说一时还找不到能够比肩的。董事长独上月楼表示:“还要进一步擦亮网站的这个品牌,期待更多的出版新书的作家和影视剧新作品的制片方与网站联系,开展有关的书评影评剧评等活动,实现合作共赢。”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目标一定能实现,也一定会实现。

1584198284380142.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