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的1月,我在一艘外轮上任职船长,驾船穿过了丹麦海峡进入了漫天鹅毛大雪的波罗的海,船裹上了厚厚的白雪。我船凭着船首破冰的利刀,把坚冰压的窸窸窣窣直响。船水线下的两舷油漆被如同澡堂内搓背工擦得铮亮,恍若船在船坞修船时“出白”(把旧的油漆铲除后重新打漆的工程步骤)。

我以最慢速抵达了港外引航站。在黑黑的冰面上,一辆船型的雪橇开着闪闪的上白下红的引航信号灯向我轮驶来。引航员披着厚厚的御寒皮衣,站在冰上等候我船的到来。等我轮到了之后,“雪橇”开到水中贴近我轮引水梯爬了上来。我第一次看到波罗的海的引航员在冬天是这样上船的。(波罗的海引航员在冰上等待来船引航。)

终于抵达了圣彼得堡港的泊位,由于冰层太厚,在拖轮扫冰协助下,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6个小时后靠上了码头。可是北极圈附近的天气特别爱下雪,船被冰冻在码头根本无法作业,带在岸上缆桩上的缆绳如同冰棍一样支撑船舶靠在码头上,纹丝不动。圣彼得堡港冬天早晨6点钟还是深夜。太阳从早晨1000时升起来,到了下午1400时,就开始变成黄昏了。不久被黑暗笼罩了。

正值前苏联刚刚解体10年左右,舷窗外的圣彼得堡一片萧条,远处的几个耸天烟囱吐出白色的蒸汽,马上在零下20多度的下直冲云霄,形似白色的“冰棍”。装卸工人只能趁白天短短的4小时上船作业,其他时间都是“空闲”,一船万吨杂货在圣彼得堡整整卸了25天。

早就仰慕圣彼得堡古老城市的冬宫、“阿芙乐尔” 巡洋舰。真是天赐良机,我实现了参观游览冬宫和巡洋舰的梦想了。

1583572046513627.jpg

我约了政委和一位海员,吃好午餐太阳西斜后就心高采烈上路了。圣彼得堡交通很方便,一辆有轨电车就把我们送到了冬宫附近的车站。我们踏雪走到了冬宫广场。富丽堂皇的冬宫以她深奥的魅力使我毫不犹豫地掏出30美元,购买了3张入场券,在冬宫各展厅中走马观花一遍,留下一丝记忆后出了冬宫。

我向高鼻子蓝眼睛的美丽“冬宫姑娘”打听“阿芙乐尔” 巡洋舰所在位置。可是俄罗斯人少有懂英语的人,比划了半天还不知所以然。我急中生智画了一艘军舰的图样,她们互相对笑了一下,指了一个大该方向。

 

我们在昏暗的路灯下,沿着冬宫前的涅瓦河边疾走。我穿过一条横马路后指着对岸灰色的军舰轮廓,说:“看,那就是著名的巡洋舰‘阿芙乐尔’号”。

我们从一座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在位时建造的“托洛茨基”大铁桥,跨过了白雪皑皑的涅瓦河,踩着路上积雪一步一滑踏上了“阿芙乐尔” 巡洋舰的固定舷梯。

我真不相信在我面前就是“列宁在十月”发出一声炮响的“阿芙乐尔” 巡洋舰。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第一炮是“阿芙乐尔”号发出的。我站在她木质甲板上目睹这艘光荣的战舰、抚摸着至今仍闪着光芒的炮身,追溯她不可磨灭的革命历史。她带给世界不仅是俄罗斯的变化,也带给了现代中国伟大变革,给世界历史的进程轰出了一道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阵营意义深远的分界线。

 

1583572067340639.jpg

“阿芙乐尔” 巡洋舰停靠在涅瓦河的一条支流上,离开涅瓦河只有几十米之遥,附近好像是俄国的海军军营。舰体在严寒冰雪中昂首挺胸正好与涅瓦河成直角,仿佛还随时准备出征。舰艏的两则各并排着三只大铁锚,前面的一只锚抛在河中,后两只锚都挂在舰上。向船艉望去,左右两只锚也被抛在河中,锚链都被拉的直直的,正浮在河边上。两根平行放置的相距20米的大钢梁,分别固定在舰上和岸边的基座上,实勃勃绑在上面。两头都是活动联接,以适应潮汐的涨落。军舰油漆簇新,艏旗杆上悬挂着一面俄罗斯红蓝白三色海军旗,正迎风猎猎飘扬。

(圣彼得堡冬宫)

 

我走上主甲板,主炮正以15度左右的斜角伸向天空。顺着炮筒望去,前面是涅瓦河对岸的冬宫。桥这边是彼得罗帕夫斯基要塞。要塞教堂球形塔顶有个高高的塔尖直插苍穹,披金的表层在夕阳的照射下发出辉煌。

 

 “阿芙乐尔” 巡洋舰上有八、九门主炮;舰中树立着3个高大的烟囱略微向后倾斜;前、后大桅一高一矮耸立在舰舯、舰艉。当年这艘战舰煞是威风凛凛。

随后,我又尾随游人进入前艏舱室。这里是锚机操纵室,那锚链乌黑铮亮,整齐地排列在艏舱中,锚机的下面就是锚链舱了。与商船截然不同,锚机和操纵系统是在露天艏楼。

在船舱中后一扇水密门引导我们到了舰中大厅。这是舰员集中、开会活动的场所。墙上张贴着当年参加“十月革命”舰员的大幅照片,并有详细的生平介绍。正是这些英雄们创造社会主义崭新的历史!我十分崇敬地端详着每位英雄的脸庞,试图与“列宁在十月”电影中的那一幕串联在一起。虽然英雄们随着年代流逝早已远离尘世,但英雄们的业绩将永远铭刻在俄罗斯民众的心里。

 

1583572091215029.png

两旁舰员狭窄舱室内,吊床整齐排列,床具还仿佛散发出舰员们豪迈气息。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壮举就在这狭窄舱室中酝酿和爆发,震惊世界。时代的变迁。镰刀和榔头的苏联 易帜为三色旗,但内在仍发出红色的光芒,俄罗斯仍把她当着俄罗斯的骄傲展示在世人面前。讲解员向人们动情描述轰轰烈烈的苏联“十月革命”。“阿芙乐尔” 巡洋舰在俄罗斯人心中仍然占据一席地位,历史永远不会消失。

(“阿芙乐尔” 巡洋舰)

现在“阿芙乐尔”巡洋舰已辟为海军中央博物馆的一个分馆,游人可以通过架在船艉的小桥上去参观。站立在舰上各角落的水兵们很友好地招呼游人参观在甲板上,水兵们见到我们三个中国人就迎了上来。我马上拿出一包烟给了水兵们,水兵很友好地带领我们上驾驶台参观。我详详细细地观察20世纪初叶的简陋的导航仪器。虽然导航仪器非常简单,但凭着这些导航仪器,使“阿芙乐尔” 巡洋舰摆正航向驶入涅瓦河,驶上了革命的航程。

天已暗下来了,我走下了“阿芙乐尔” 巡洋舰。回眸她的英姿,我情不自禁地向她行了一个注目礼。让同事摄下了难忘的纪念照片。

站在“阿芙乐尔”巡洋舰旁,我联想“南湖红船”。两艘大小不同的舰船,使世界东、西方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她们的意义不在于船的形状,而是象征一个崭新的时代开始。1583572110135162.jpg南湖红船

轰轰烈烈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已经过去了近百年了。曾经的超级大国也在1990年前分崩离析,成为了历史的遗憾。但这是人类发展史的一段记忆!孰是孰非的历史只有后人去评判,现代的人们要做的事就是从大国奔溃中吸取教训,以防国家陷入混乱,不管人们怎样看待超级大国被另一个超级大国碾压的粉碎,历史存在就不能否定,也不能篡改。尊重那段历史才是硬道理。除了点缀一点航海知识和地理知识外,本文仅是航海游记,奉献给到欲到圣彼得堡游览的民众。

 

(本文图片都是网络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