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真是你。刚才在站台上我没敢认。只瞅了个侧面,哎呦,你那个肚子呀。啧,我寻思八成是你,这么晚了,这是要去干吗?

  你还说呢,刚才我闻着身后有蒜味、醋味的混合味道,我心想,莫不是“面皮西施”在此。

  哎,还西施呢。老了。啧,你这打扮的周周整整的到底去哪儿?

  去省城,你呢?

  我也是。嗳,去省城你咋做这趟车?一晚上睡不好。

  睡不好就睡不好吧。这趟车好啊,晚上不误事儿,坐到省城正好天亮,该干啥干啥,不耽误事儿。再说,车票也便宜。

  你倒怪会算,难怪市场上的人说:豆腐张,是能人。

  还能人呢,能到那里去啦?能到天天卖豆腐?

  卖豆腐咋了?你瞅你,有房有车,小日子过得挺滋润,辛苦点儿就辛苦点吧。

  还真让你说到点子上了。以前,我觉得憋屈,一个卖豆腐的还能爱好个啥?现在想呀,有些乐子得自己找。对,我倒是忘问了,你咋也坐这趟车?

  那还用问,和你想法差不多。嗳,你到省城干啥?不会去卖豆腐吧?

  瞧你,豆腐豆腐,我就不能干点别的。那你到省城就去卖面皮。

  啥呀,不想说就算了。远亲不比近邻,咱两家店可是挨着呢,我可是出于关心才问的。

  这我知道,其实呀,我去省城参加个比赛。

  比赛做豆腐?

  做豆腐?不是,是去比武。

  比武?对,我想起来了,我早听市场上的人说啦,你年轻时利索的很,是形意拳高手,参加过省里的比赛,还得过奖。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都是以前的事了。

  哎,我就不明白了,你咋现在变这样了,标准的中年油腻男吗。瞧这身材,这尊容,就俩字,熊样。

  你倒是伶俐了一张嘴。这不是生活所累吗。起早贪黑,饮食无当,压力山大,我这哪叫臃肿,这是“志气”。

  嘿,你个豆腐张还挺能拉呱。平日里瞅你蔫蔫的,背地里还练武,你是真人不露相呀。

  哎,露相,还出洋相呢,好在现在好了。孩子成家立业了,老人们身体还行,咱这豆腐店也说得过去。钱吗,咱能挣多少,趁着体力和精力还允许,找找年轻时的梦。

  你倒是有个好想法,明后天双休日,你不好好卖豆腐,跑到省城里来寻梦,你说你奇葩不奇葩?

  我奇葩?你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去省城参加体育舞蹈比赛吧?你这跳来舞去的又为哪般?身材好不好跟卖面皮关系很大吗?

  哎,许你追梦,就不许我有想法?我大学时学的就是体育舞蹈专业,后来阴差阳错,我开始卖面皮,嘿,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好日子,都耽搁了!如今,我是不敢照镜子,当年的靓妹,如今惨不忍睹了。

  行啦,别自恋了,你这“面皮西施”的雅号就是对你的肯定,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最近,市场上有几个小年轻说你是“冻龄美女”,我琢磨,这冻豆腐好,这冻龄美女,估计也差不离。

  去你的吧,就知道豆腐。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人呀,可得有个好心态,想想,谁不难呀?你也不用去怨这怨那儿,怨也没用呀。抽空干干自己喜欢的事儿,别老一天到晚,烦呀烦呀,那样太累。

  嘿,你还有一套歪理邪说呢。我挺崇拜你,给签个名吧。

  行啦,别耍贫嘴。咱不聊了,将就的休息一会吧,也别看手机了,脖子累得慌。哎,我倒有个想法,咱俩拍个照吧,感谢这次偶遇。

  这主意倒好,拍好了发朋友圈,缘分呀。嗳,不行,还是拉倒吧,还拍照,这二半夜的,咱俩在火车上拍照,知道的说是偶遇,不知道还以为以为私奔呢。

  我能和你私奔?!我?你谁呀?我这是开往春天。

  开往春天?还怪诗情画意的呢。嘿,对,开往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