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回家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在向我招唤,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呦,浪迹天涯的游子……”桂花和小雨在外面生活这么多年,心里一直想着老家,想家的时候,就喜欢听一些经典老歌,如《常回家看看》《九月九的酒》《故乡的云》等等。现在他们一边干着活,就一边在听着歌,这样似乎就可以缓解一下身体的劳累,也可以缓解一下想家之苦。

        桂花和丈夫小雨结过婚以后,一直是在上海开菜园卖菜,十多年来,菜园干的很不错,挣了几十万,如果再干下去,在蚌埠买一套房子,都不成问题了。可是,眼看他们就不能再在上海干了,因为几个孩子读书问题,他们必须得回老家了。桂花的大孩子,过了这个暑假就该念初中了,小的也要上小学了,如果再在上海干下去,几个孩子,将来考高中,考大学都是问题。外地人在上海考高中考大学,是非常麻烦的,要有户口本,居住证还要多年以上,父母还需要有大学以上甚至研究生文凭,还有……反正条件很多,桂花两口子都是初中毕业,哪有那么多的东西啊!虽然有些舍不得在上海的淘金,但是孩子的前途是最重要的,他们权衡利弊以后,还是选择了回老家。

        既然做好了回老家打算,桂花就和小雨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就急着卖菜了,现在听了《故乡的云》这首歌,桂花当时就说:“小雨,倇把这一茬子青菜卖掉,就别再种了。那几棚草莓,再摘两茬也差不多了,你趁这几天有一点空闲时间,回去把几个孩子的转学手续办一下吧,别耽误下学期孩子们上学。”小雨说:“我滴妈来,这三个孩子一起办转学手续,这得跑多少趟啊!也不知道得花多少钱才管呢!”“你就甭管花多少钱了,花再多的钱,也要办。你就只管跑腿,花钱的事我不要你问。你说一个拉倒了,还能没有给孩子转学的钱!”小雨是一个模范丈夫,一直以来都听老婆的话,老婆让干啥就干啥,况且这是正事,也是他自己一直想着的事,当然会唯命是从了。于是,他把正在摘着的菜,往筐里一放,起身搓了搓手,就往大棚外走去。“你看你这个人,怎么说走就走啊!再忙也不在乎这一时,等这点菜摘完,再去也不迟啊!”小雨回过头说:“这点菜,你自己摘吧。趁着今天是上课时间,学校老师都在,我去写转学证明,能找到人。今天不去,明天周六了,哪有人给你写证明啊?这样就又要多等两天了。我现在去写证明,正好趁着周末这两天回老家,也好办事情。”“钱在那个纸箱子里呢,你多拿点,别忘了再装几包烟。”桂花说着的时候,小雨已经走远了。小雨回家换了一身衣服,洗洗手脸,骑个车子就往孩子上学的学校驰去。

        因为手续齐全,两方学校都大开绿灯,小雨没受一点难为,甚至连一包香烟都没有买,很快就把转学手续办好了。刚开始,他和桂花还担心,办转学手续会很费事很费钱呢,哪里想到现在办事这么容易啊!看来,习近平提倡的勤政廉政真起作用了,社会风气真是变好啊。

        小雨两天之后就又回到了上海,他去找到租地给他的地主人,解除了租赁合同,付完所有的租金,就等着孩子放暑假,就可以回老家了。

        晚上,桂花两口子,一边摘菜,一边说着回家的事。“桂花,倇们回家了,这些钢筋,塑料还有遮阴网等都怎么办啊?送人吧,人家干地的自己都有,当破烂卖吧,太便宜了,不值几个钱,你说怎么处理吧,我听你的。”桂花一边捋着芫荽,一边说:“这些东西当然要拉回老家了,还能板掉?那不是太可惜了吗?”“我也是这个意思,可是,你看上海离家这么远,俺们又没有大卡车,还要雇车,算算来回运费,还真得不少钱啊!”桂花把摘好的一筐菜,端到了一边,说:“你也不用脑子想想,就是来回雇车搬运,也是划算的。这些东西,你别看破破烂烂的不值钱,但是干菜园都用的到,那就是宝贝。你板掉了或者是三五个钱卖掉了,再想买就费钱了。你算算这个账,顾一个车,来回也就一千多块钱,最多两千块钱,这些东西,至少能值一万多块钱吧。”小雨说:“我算个锤子,你算好了就行,就照你说的办。”

        于是,两口子在孩子放假以后,处理完菜园里的所有的菜,就先顾了一辆大卡车,不仅把菜地里要用的东西都拉回来了,还顺便把冰箱洗衣机等大件的家用电器,也都拉了回来,实在拉不下的,桂花就把它们卖到旧货市场,或者废品收购站了。然后娘几个买了高铁票,第一次体验了坐高铁的滋味,快快乐乐地回到了老家。

 

2,重操旧业

        桂花和小雨回来以后,先把家安顿好暂时住下,然后就想着下一步的生活了。小雨说:“桂花,你看,这房子十来年都没有住人了,倒浪磕气的,现在住在里面也不安全,俺得先把房子盖起来,然后再想办法做其他的。”桂花说:“行。你明天去找找看,哪班泥水匠有时间,让他们来先给我们量一下庄户,括算一下盖三上三下的房子,大约需要多少钱,括算好了,俺就盖,别拖延了。另外,我们不能等房子盖好,再做事事情,这一家几口子要吃饭生活的,哪能坐吃山空呢,倇得一边盖房子,一边做事。”小雨觉得桂花说的很有道理,就问:“那倇干点什么好呢?”“还用问吗?你说干点幌子好!倇两口子文化水平不高,干别的又不行,还有几个孩子要看着,况且我们费工八四地,把盖塑料大棚的东西都拉回来了,当然还是干大棚种蔬菜了,除此你还能有幌子好头绪啊?”既然决定重操旧业,准备干老本行搞大棚蔬菜了,那就事不宜迟,说干就干吧!

        小雨先把自己家里的土地整理出来,搭上了大棚。他又抽空也把泥水匠的工头找来,丈量了一下庄户,然后就去信用社取了三万块钱,交给了包工头,房子就大包给他们干了,余下的钱等房子盖好一并再算,自己就只管种菜的事了,盖房子的事就不要问了。等到地整理好,要种菜的时候,桂花和小雨又发生了分歧。小雨没有打桂花的招声,就去买草莓秧子了,结果,他跑遍怀远附近也没有买到,桂花还以为他去找泥水匠了呢,等他晚上回家,桂花问他:“小雨,你这一出去一天,干幌子去了?怎么现在空着两手回来了?”“哦!我买草莓秧子去了,谁知道老家种草莓的不多,我跑了一天也没有买到合适的。”桂花说:“你这个人怎么不吱声一下,就乱当家啊?谁让你去买草莓秧子的该,倇们不种草莓了,种其他的蔬菜。”“你老早不说,谁知道你要种幌子该?倇们在上海不是一直都种草莓吗?我认为倇们种草莓有经验,所以就去买草莓秧子了。”桂花一听,就翻眼瞅了小雨一下“你这个人,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怎么这样死脑筋啊?原来种草莓,现在就要种草莓呀?原来你还在上海呢,现在怎么就来家了,不会改变一下子啊?”“好,好,好,倇就是死脑筋,你说种幌子就种幌子,倇听你的还不照吗?我滴家伙山来,我这个大男子汉是一点威信也没有了。”桂花一听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谁说你没有微信了,你不仅有微信,你还有QQ呢,你一个大老爷们,一天到晚玩手机,你幌子没有该?你弄那个幌子抖音,天天都和一些女人在一起抖,我看来,抖长了一定没有好屌事。我还要防你一家伙来,别哪天出什么篓子吧。”“我能出什么娄子,天天被你管得都直捋捋的,还会有啥心思啊?”桂花说:“我猜,借给你一个胆子,你也不敢乱来,不然的话……”“我听你说说,不然的话弄幌子。”“你自己想想去。我不和你打嘴官司了。倇们现在来看正事。你看,倇从上海刚回来,一边要盖房子,一边种菜,两者总会有点影响的,这个暂且不说。我家就那几亩地,最多够盖三个大棚,别说你没买到草莓秧子,就是买到了也不能都种草莓。草莓现在种上,一直到过年才能采摘,这半年里,就没有一分钱的收入,倇们一家子就去喝西北风呀!我都想好了,倇在上海虽然种草莓,也不是没有种过其他蔬菜,又不是不会种,再说了,种菜能有什么花头啊?倇就先种一些生长期短的蔬菜,如菠菜、生菜、青菜等,这些菜十天半个月就能卖,不会耽误挣钱。过一段时间,到九月份以后,这些地种过两茬子了,倇再种一点芹菜,大葱,蒜苗什么的留过年卖。如果地用不完,我也种一棚草莓,试试家里的行情,不好吗?”小雨平时都听话惯了,哪里还会反驳,更何况我桂花分析的头头是道,他只好照做了。

        小雨和桂花意见一致后,桂花就让他去联系附近的养牛场和养猪场,订了一个长期购粪合同,种菜的事情就算基本确定下来了。

 

3,出师不利

         小雨把大棚地犁好以后,剩下的事就是桂花的了。桂花把每个大棚都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种一样菜,如果这个大棚种青菜菠菜,另一个大棚就种生菜豆苗,插换开来种,这样几种菜可以不间断地卖,每收了一茬,还可以换一下茬口,有利于蔬菜的生长,也能够提高菜的质量和产量。桂花是种菜行手,按说种菜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差错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她没有考虑到我们老家的土质,和上海的不一样。我们这里的土质刚性强,沙性不够,虽然用一样的水肥,蔬菜长出来就不一样了。第一年,快到春节了,她家的蒜苗长得像鬼毛一样,又黄又瘦,本指望它卖钱的呢,结果连本钱都没有干上来。芹菜就更不用说了,压根就没有出几棵,白白地耽误了一茬地,还耽误了人工和浪费了种子肥料等。还有那半棚花菜,也没有收够本钱,这不是因为土质肥料问题,而是因为温度问题,上海比家里的温度高,冬天花菜可以自由的生长,而老家温度低了许多,一定要注意保温,不能让菜冻着了。可是,有一天晚上,桂花把大棚掀开放风,后来忘了盖了,这要是在上海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在老家可就不行了,第二天到地里一看,花菜有很大一部分都被冻坏了,花菜变黑了,根本没有办法卖了。要不是还有青菜菠菜等勾扯勾扯,她就亏得更大了。

        第二年开始的时候,村庄上的二大娘,找到桂花:“桂花,你看俺家军军他们出去打工,不在家了,弄一点地吧,我和你二大爷也干不动了,也不想干了,你各要该?你要是要,你就弄去种菜吧!”桂花说:“要。可是二大娘,倇要把话先说在前头,地的租金只能给你三百块钱一亩,倇在上海是五百块钱一亩,但是家里的菜价和上海的不能比,我这回来一年吧,也没有干到钱,原来干点钱,盖个房子都花的差不多了。这一年,倇几口子等于是在家吃老本,所以不能给你多高的价钱,你看各行,如果行的话,明天叫小雨看看有多少地,倇先把钱给你。”二大娘一听,直摆手,说:“不要钱,不要钱,要幌子钱该,地给你种,你就种,不然板在那里荒着太可惜了。我农民种地种惯了,一辈子土里刨食都稀罕地,如果地在那里白板着,我看着心里难受,所以才给你种的。”桂花说:“那不行,你要不收租金,我就不种了。”二大娘说:“好好好,我要租金行了吧,但是我不能要那么多,我板在那里就是空地荒地,你要给钱,你就给二百块钱一亩好了。你要是再多给,我也不给你种了,就只好让它在那里长草了。”桂花一听就说:“这太便宜我了,这样吧,地我都种,就给你算二百块钱一亩,地里的菜,不管是什么,贵也罢便宜也罢,你尽管吃,看幌子好,你就去薅幌子,你不许和我客气,这样行了吧!”“行行行,我才不会和你客气呢,我要去就捡大的瓜摘,捡好的洋柿子摘,捡贵的菜薅,你心疼也不行。”娘两个说着笑着,就把事情搞定了,桂花又扩大了几亩地的种植面积,又盖了三个大棚。

        门西旁的三婶子,听二大娘说了租地给桂花的事,当天晚上也去找到桂花,要把自己家的地租给她种,还怕桂花的地够种了,不要她的地了。于是,见到桂花就说:“桂花倇家还有几亩地,你也弄去种吧。你种你二大娘家的地,怎么算的就给我怎么算,我不多要你一分钱。还有倇家地靠在地上沟边上,放水比你二大娘家的还方便,你就种了吧!要是你忙不过来,就讲一声,我和你三叔还可以给你搭把手,你要赶集回来晚了,我还给你把米饭做到锅里,不耽误你家孩子上学。”老铁们看看三婶的条件多优厚,桂花想不答应也不行啊!何况桂花本来就还想多干一点地呢!于是,桂花回老家的第二年,就干了十多亩地的大棚蔬菜,这就够她两口子忙的了。

        桂花总结了第一年的经验教训,她把上地的肥料改变了一下,由生地用猪粪,熟地用牛粪,这样肥力更均匀,也有利于增加土壤的墒情。她又把芹菜花菜等过冬的蔬菜,提前种几天,以免到春节的时候,菜地出不来菜。因为地多了,她不仅种了葱大蒜,青菜、菠菜、萝卜、生菜等,又加种了两棚草莓,一棚草头,一棚豆苗,一棚茼蒿。几个大棚都种满了,庄稼长得还不错,谁知道快过年了,突然下了一场大雪,把大棚压塌几个,菜全部埋在雪堆里了,等两口子紧扒慢扒把地干了一夜,结果菜扒出来的时候,因为连压带冻,菜早已经烂糟糟的了,根本就不能卖了。这一年又算是白干了,尤其是春节的时候,菜那么贵,那么好卖,她家就没有一点菜卖,你说多气人啊!更可气的是,过了正月十五,打工的人都回城了,她家的菜陆陆续续地又管卖了,可是已经不好卖了,而且便宜的淌屎。

 

4、喜获丰收

         桂花站在自己家的蔬菜大棚地头前,一边吃着煎饼卷大葱,一边看着那一垅垅鲜嫩翠绿的蔬菜,不知不觉地,就咧开嘴笑了起来,那双本来就聚光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乖乖,今年这几棚蔬菜算赶上市了,嘿嘿,赚它一挂子钱,是跑不掉的了。”她想着,就一步跨进大棚里,弯腰拿起一个塑料大筐,往那垅菠菜地里走去。傍晚了,太阳还没有落下去,但是村庄上已经有袅袅的炊烟升起来了。冬天的天就是黑的早,这才不到四点呢,四周已见暮色了。我得赶紧把这几筐菠菜薅满,还要再薅两筐生菜。想到这,桂花又加快了速度。她把薅出来的菠菜,外面的老叶子稍微摘摘,把成一把一把的,整整齐齐地码在塑料筐里,这样结结实实的一筐,最起码有五十多斤,四筐菠菜办好后,桂花直起腰,用手锤了锤后背,又擦擦额头上的汗,手上的泥土和菜叶,把脸上糊撸的像花猫一样,平时很爱干净的她,没有来得及理会这些 ,就又往那畦生菜地里走去。

        小雨推着一车的菜,从旁边的一块地走过来了:“桂花,还没搞好吗?”“快了,我把这两筐生菜薅满就管了。你那边搞好了吗?”小雨把三轮车往地头前一停:“你怎么干得这么慢,你看我三筐葱,两筐蒜苗,还有三筐芹菜都干好了。”小雨说完,准备过去帮桂花薅菜。“你别过来了,你先回家看看几个孩子各吃饭来。我来下地以前,把饭就做好了,放在锅里焐着呢,肯定还不得凉,你顺便也吃一点。”小雨听桂花这么一说,看看三轮车上已经堆得满满的,什么也放不下了,在这帮忙薅菜,等一会儿还是要再来一趟,于是,就推着三轮车回家了。他走几步了,又回过头来说:“我先把这车菜推回家,等一下我再来拉菠菜生菜,哎!对了,那个花菜各要再砍一点了该?”“你怎么没砍花菜呢,我的妈来,你这个人做事,总是丢三落四的,让人不放心,你先把菜送回去吧!等一下我去砍吧。”桂花还没有说完,小雨就骑上车走远了。

        桂花一边薅着菜,一边嘴里还哼着小曲儿:“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禾苗在农民的汗水里抽穗,牛羊在牧童的歌声中成长……”桂花之所以这么开心,是因为,今年她的菜园是大获丰收啊!今年桂花家所有的菜长势都好,因为施的是农家肥,那个菜长出来是黑乌乌,绿生生的,叶片上像涂了一层油一样,清脆欲滴的,看着就让人喜欢。不仅如此,桂花家今年的菜干的时机也刚刚好,所有的菜都赶到过年前后能上市,卖个好价钱一点也不成问题。我们都知道,现在的人在饮食方面,都非常注重营养搭配,在吃大鱼大肉的同时,吃绿色蔬菜也成了时尚。春节的时候,打工的人群,都从外面回来了,又是过年这样一个大节气,市场上蔬菜的销售量猛然大增,价钱也是一天一个价的往上涨,你是桂花能不开心吗?尤其是今年是个暖冬,蔬菜一点也没有受到气温的影响,你看今天都快到腊月二十了,眼看就要过祭灶了,这一畦一畦的菜正好都先后管卖了,这可正是菜价最贵的时候啊。草莓都摘过一茬了,年前还能采三四茬,大红票子呦,一张一张地就要往眼前飞来了,桂花想着想着又笑了起来。

 

5,卖菜

         桂花干菜园是个老行家,她从来上午都不薅菜,每天都是下午才薅菜,一是上午要赶集没有时间,二是上午薅的菜,到第二天再卖容易蔫,到街上卖一不压秤,二不好看,而下午薅的菜,第二天到街上,还都是青翠绿叶的,水汪汪的引人也好卖。

        平常的时候,小雨去到街上卖菜,三轮车子往那一放,那鲜滋滋嫩旺旺的菜,特别吸引人们的眼球,顾客很快就会围上来。一般情况下,一车菜大约需要卖半天;如果菜市好,不管多少菜,到街上就卖掉了,根本就用了半天。有时候,小雨把车一停下,一合拢人围上来,出啦一下就抢完了。小雨家的菜平时好卖,过年的时候就更好卖了,可是前两年,过春节的时候,因为没有菜,所以没有卖到钱。今年不一样了,有的就是菜,不出意外的话,从现在开始卖菜,一直卖到正月十五是不成问题的。

        小雨手里拿着一块馍,一边往嘴里塞着,一边推着三轮车,又回到了菜地头前:“桂花,桂花,跑哪去了该?”“哎!我在菠菜地这边来,你把车子开过来吧!”小雨一边把车子掉过头,一边说:“你不是薅生菜的吗?怎么又跑到菠菜地里来了该?”“哪是滴该,生菜我已经薅了两筐了,我想再多薅一点菠菜,明天是双头日子,结婚办事的多,拌凉菜用菠菜的多,我就多薅了两筐,生菜等过过年,人们都有时间在家吃火锅了,再卖都不迟。”两口子一边说着话,小雨就开始把菜筐往三轮车上搬了,一会儿车子就堆放满了。“走,快点回家吧,锅里饭都快凉了。明天卖不完,还有几天才能到年呢,别这么荒。”桂花说:“你先走一步吧,我那咱把西边的芹菜地的大棚,都掀开放风了,我得去先把它盖上,然后才能回去吃饭。”

        这两口子就是这样忙,但是他们很高兴,忙得是钱啊!年前已经卖了几个大棚的菜,草莓也就剩最后一茬了,从现在到年三十还能再赶四个集,桂花大致算了算,除了开销和本钱,已经挣四五万块钱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春节后到十五期间,最起码还能卖两三万块钱。他们今天薅的菜最多,所以第二天早上,刚刚五点钟,桂花就吃过饭了,她穿上冲锋衣,戴上口罩帽子,又围了一个大围巾,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然后才走到三轮车跟前,回过头来说:“小雨,我先走了。你走的时候别忘了,把二维码牌子拿着,现在人们买菜扫码的多,不拿二维码牌子,卖菜不方便。电子秤我已经把它放到座位底下了,你不要再到处找了。你听到了吧!”“听到了,听到了。你走吧,天天都这么啰嗦,你开车小心一点,天还没有亮透,还有点雾,再忙也要注意安全!”“我知道了,你也要注意安全!”说完,桂花就骑上三轮车走了。

        桂花到了街上,刚把车子放好,菜还没有搬下车,就一下子围上来一群人:“老板,菠菜怎么卖的?”“哦!菠菜三块钱一斤。”“那生菜呢?”“生菜呀,两块半。”“我要一捆葱,你给我称一下。”“我要三把蒜苗。”“我要青菜……”就这样,桂花连一口气都没有来得及喘,就忙不迭出地卖起菜来。一三轮车的菜,两个小时之内就卖完了。桂花心里有点亏了,一是菜薅少了,二是菜卖便宜了。再回家现薅吧,已经来不及了。她推着空空的三轮车,背着鼓鼓的钱包,跑到小雨摊子跟前,小雨的菜也卖的差不多了,每样菜都比桂花卖的贵一点,一三轮车菜可能要多卖,几十甚至一百多块钱。

        桂花和小雨卖菜,一直忙到年三十,中午都没有时间做一顿好吃的,下午不要薅菜了,总算有点时间烧饭了。桂花是一个麻利人,半天时间整了一大桌子的菜,又包了两锅盖饺子,晚上把公公婆婆都请到她家,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年夜饭。晚饭过后,桂花在炒花生,小雨在看春节联欢晚会,几个孩子抱着手机在那里抢红包,一家子其乐融融的。过年是高兴的,桂花哼着歌“难忘今宵,难忘今宵……”就把炒好的花生端过来,又把买的瓜子,糖果也拿出来,喊那爷几个过来吃。孩子们象征性地,拿了两块自己喜欢吃的巧克力,花生瓜子却无人问津。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桂花和小雨上午不用上街卖菜了,有半天空闲的时间,总算能休息一下了。桂花想想,还是不能休息,聚几天的衣裳了,得洗掉,不然明天又要赶集卖菜,下午还得办菜,就没有时间洗了。想到这,桂花就把要洗的衣服,分门别类地拿出来,然后一缸一缸地洗了起来。下午下地薅菜的时候,小雨说:“桂花,今天少薅点,才过罢年,明天街上都不一定有人,薅多了卖不掉,黄掉就不好卖了。”桂花本来想多薅一点的,听到小雨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就听了他的话,没敢薅多。年初二,街上的人确实不多,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到街上买好就走,也没有几个停留的。但是菜却是很好卖的,人们不问价也不还价,满满一三轮车的菜,出啦一时就卖掉了。桂花就埋怨小雨说:“我讲多薅一点,多薅一点,你非不干,怕多了卖不掉。你看再有两筐也不够卖吧!这下耽误了多少钱!”小雨把空筐往三轮车上一板:“怕熊,下午回家再薅就是了。明天的菜肯定还好卖,还有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你不知道呀?每年十五以前,没有哪天菜不好卖的。这几棚的菜,算个啥?你放心,我不用你问,倇自己就能把它们卖完了。”桂花说:“你就知道这样讲,可是一个集一个价,明天还不知道是幌子情况来,哪有先卖掉好呢。”埋怨归埋怨,菜买完了,只得回家。

 

 (2)不卖了

         第二天,桂花心说,今天才初三,又是单头日子,菜薅多了,不一定能卖出去,所以就只薅了一车子菜。她和小雨早早地就赶到了集上,放好三轮车,刚卖了几份子菜,菜场的管理人员拿着喇叭筒,就过来撵人了。“各位菜农们,现在请把菜摊子收掉,不能再卖了。菜市场的所有人,都请自觉离开,新冠病毒特别厉害,人聚在一起容易相互传染。为了我们都不被传染,都回去吧,人不能再聚集了。”小雨胆子小,不敢再卖了,桂花却不愿意,非要把菜卖完才走,两人一边争执着,一边卖着,还剩几捆芫荽的时候,管理人员就到他们跟前了。“不能卖了,不能卖了,快点走,快点走,不然我把你们秤收掉了。”桂花看实在不能卖了,就问道:“今天不让卖,明天各让卖该?”“从此后,哪天都不能出来卖菜了,都要在家待着,大喇叭什么时候通知可以出来了,什么时候才能出来。”桂花气呼呼地把芫荽往车上一板,推着车转头就走了。小雨跟在后面,说:“你等我一下,我来骑,你坐在上面。”“坐,坐,坐个屁啊!你没听说啊,从明天开始,就不让上街卖菜了,我看这么多的菜不卖掉,怎么算的,都是烂掉的货。”小雨撵上她,把车子接过来,让桂花上去坐倒,蹬着车子就开始回家了。走到路上还有两个人,喊住他们,又买走几把菜。两口子回到家里,做点饭吃吃,桂花就在那里犯愁了。“我的妈来,这么多的菜不让卖,怎么办?就打原来那几棚菜卖完了,这几棚可正是管卖的时候,这要是不卖掉,过几天温度升高了,不是乎隆一下都长起来了?”桂花在那里只顾发愁,实在想不到办法。

        在家坐着也不是一个事儿,还得去给大棚放放风,看菜各能长慢点。唉这叫啥事啊?原来想让菜长快点,能赶上节气,天天都不敢放风,还给大棚加温,现在好了还怕长快了。小雨和桂花,看着一棚棚绿油油的蔬菜,都是一副愁眉苦脸,无精打采的样子,干活也提不起一点精神了。“诶,小雨,我看俺不如再薅几筐菜,你明天去怀远把它给批发给菜贩子,便宜一点也行,总比在这里坏掉强吧!”“我不去,你没听说吗?现在病毒传染的太快了,不让人出门,农村农贸市场都不让卖菜,街里能让你卖?看把你能的该。”“哎!我说小雨,不碍事的,你看人家都说,这个病毒不会人传人的,况且我们又不是从武汉回来的,我们又没有病毒,怕什么该?来,快点,薅菜。”小雨没有动弹:“我说桂花,你别瞎屌能了。听说这个病毒真的很厉害,比非典传染的还快呢!现在又是春节,人流量大,真传染起来就不要命了,集市上的人那么多,哪里的人没有该,你知道谁是从哪回来的,谁已经感染病毒了?我不去,要去你去。”小雨说着,把塑料布掀了老高,给大棚放风。桂花看到了:“你个七叶子货,掀这么高干啥?你想把菜都冻死啊?让你去卖菜你不去,就你命值钱。冠状病毒,冠状病毒,在哪里来该?都是大惊小怪的,离你还没有十万八千里远呢,也不知道怕幌子该怕。”桂花一边掀大棚,一边在那里咕叨。“我说你天天也不看新闻,什么都不知道。新闻里说,这次病毒可厉害了,初期症状不明显,有点像感冒,不容易引起人们重视,还有就是病毒的潜伏期长,从感染到发病最少两三天,多了需要半个月才会发病,就是谁不小心感染上了,自己可能也不会知道,所以危害性特别大,还是听政府的话,老实在家待着吧。”“病毒还能真这么厉害?那到什么时候能过去?我怎么没听说,我们这里有谁感染病毒了吗?不要自己吓自己了,来,还是薅一点菜吧!”桂花说着,自己就去薅菜了,小雨继续掀着大棚。

         桂花常年形成习惯了,第二天早上,一大早就起来,做好饭喊小雨起床吃饭:“小雨,起来吧!起来把我昨天薅的那几筐菜,带去怀远看看,如果让卖,我们明天再多薅一点,不能让菜在家烂掉了。”小雨很不情愿地穿起了衣服,嘴里嘟囔着:“卖菜,卖菜,我看如果不让卖怎弄。”虽然不情愿,也起来洗把脸,胡噜胡噜地扒了几口饭,骑着三轮车就出门了。只过了十来分钟,桂花刚出门,准备去菜园看看,就见小雨骑着三轮车,气呼呼地回来了,车上的菜原封未动。“你怎么回来了该?车子坏了吗?还是忘了什么东西?”“能忘了什么东西?就是你不是个东西,我说不去不去,非让我去,走到东边路口就被几个监督员把着了,还被熊了一顿,他们还说我出门不戴口罩了,我反正是被你这个败家娘们害苦了!”小雨说着,就把车子停在院子里,下车在那直喘气。

        “我的娘来,病毒这么严重啊?都封路了呀?那这薅好的菜怎么办?非典那时,天天听到这里死人,那里死人的,也没有封路啊!这次也没有听说哪里死人啊,这么管得这么严?出门还要戴口罩?我来看看,家里可有口罩了。”桂花一转身,就返回屋里找口罩去了。“你别去找了,就算找到一只两只也不管经,马上,我去大药房买几把子回来,反正以后都要戴的。”小雨说着,就骑上那个小电瓶车又出去了。

        小雨出去以后,桂花看着一车的菜,又在想办法了。“这怀远不让去,农贸市场又不让卖,这菜搁在家里怎么弄?”“哎!对了,我不如去超市看看他们要不要菜。”想到这里,桂花就把那一三轮车的菜,又推了出来。平时桂花家的菜好卖,她一般都不往超市里送,零卖稍微贵点,又不耽误她干活的时间,有几次超市硬商量,她才给他们送去。现在街上不让卖菜了,桂花想去超市送菜,心里还有一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也去超市里试试,不然这些菜不就白白糟蹋了呀!她想着就准备去超市里试试。正准备走,忽然想起来,要戴口罩才能出门,又回到屋里扒了一气,才找到几个口罩出来,她一下子就拿了两个一起戴上,才骑上车,出门往超市赶去。

        小雨买口罩回来,没有看到桂花,车子和菜也没有了。“这个小娘们,又出什么幺蛾子了,把菜弄哪里去了呢?”两个小时后,桂花回来了,车上的菜,就剩下一把香菜,两把芹菜,其他的也都买完了。“桂花,你把菜弄哪去了?”“什么叫弄哪去了该,我卖掉了。”“你去哪里卖的,街上不是都不让卖了吗?”桂花对他翻个白眼:“街上不让卖,就没有办法了吗?得想点子啊!我去超市卖的,还和他们签订了合同,每天给他们每个超市送几十斤菜。可惜的是那两个大超市,没有能订上合同,他们不是因为倇的菜不好,才不要的。是他们有固定的进货渠道,早就和别人订好合同了,现在不能毁约再买俺们的,不然这几棚菜也就卖的差不多了,真是遗憾。”“乖乖,你这个女人,还真怪有办法呢!”桂花听到小雨的夸奖,就说:“小雨你明天也带一车菜去怀远超市看看,不要去自由市场了,就卖给超市,虽然便宜点,总比毁掉强。”小雨一听,火气就上来了:“我说你这个女人,真是得寸进尺啊!还让我去怀远,你没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了。我的妈来,病毒都害死人了,感染的更多,我刚刚才看到的新闻,一天都有几千几千的确诊病例,还有更多的疑似病例。你昨天还说没有听说死人呢,你看看,现在死掉多少人了。”说着就翻手机给桂花看。桂花一听就傻了:“幌子?病毒都害死人了,在哪里,我看看。”她急忙伸头去看小雨的手机。“我滴妈来,真是的来。这病毒怎么这么厉害呀!我还一直不当一回事呢!这太可怕了,倇蚌埠各有来该?”“不知道,听说正在排查,开始登记,哪些人是从湖北或者武汉回来的了。我刚才去买口罩的时候,药店里都是人,都在争着买药,买消毒酒精,买消毒液,药店的药一会儿都被抢光了。亏了我去得巧,再迟去一时,就什么也买不到了。我除了买几把口罩,还顺便买了感冒药,消毒液等,不然明天想买都买不到了。”

        又一天到来了,有关疫情的风声越来越紧,每个村庄都开始登记了,询问外出打工的人,是从哪里回来的,有没有咳嗽发烧等症状,如果有一定不要隐瞒,要及时上报。村口的路也不是人在那里把着了,而是用掘土机,挖了泥土,把路堆的像小山一样高,封得死死的。一个行政村只留一个出口,是給人们买必须品出入的。像小雨这样要去超市送菜的,必须有证明才能出去。桂花现在有时间了,天天没有事就看新闻,她一看到哪里又有新病例,哪里又死人了,心就揪在一起,有时还伤心的流泪。尤其是看到一些人不自觉,不听话,不配合地还在聚会,在办酒席,就气愤的不行。虽然还有几大棚菜,不能再卖了,她也不叨叨了。

        倒是小雨开始犯愁了:“乖乖,指望这两棚菜,卖个好价钱呢,这下尻了,不让卖了,过两天还不都是毁掉啊!”桂花听到了说:“不让卖就不卖,毁掉一个熊!菜坏了,不就是损失两个钱吗?我们的心不能坏。如果因为我们去卖菜,感染了病毒,那危害的可就不是倇们自己了,俺庄子上的所有人都要倒霉的。甚至周边村庄的,超市的,所有和我们接触的人都要隔离,那才是真的尻包了来。”“咦!咦!咦!没看出来啊!你这个小娘们,觉悟咋这么高了?前两天不是还撺掇我到处去卖菜吗?现在怎么吃错药了?”桂花一听就对他翻个白眼:“去,去,去,前几天不是我没有时间看新闻吗,不像你天天抱着手机不放手,什么消息都知道,俺闭目塞听啊!我看了,这次病毒真的可怕,今天我看的,全国都有四万多人感染了,而且新增病例还不断上升,再这样下去,就怕都要控制不住了。国家现在干的对,不让出门,减少传染的机会,这样就安全多了。你一出门,就有隐患,一大意就有可能接触到病毒感染者,想想太都可怕了。”桂花说完,小雨就问:“那,我们这两棚菜就不卖了?两三万块钱啊!泡汤了!”“泡汤就泡汤。我们不是已经挣了几万块钱吗?比前两年强多了,何况每天还能给超市送一百多斤呢,也不是全都泡汤了啊。”“你就指望,每天给超市送那百十斤菜,还不得送到猴年马月啊!还有房后的那两棚菜,眼看也管卖了,这疫情还不知道哪天能结束呢!”“管卖也不卖了,就是我说的,哪天疫情结束了再卖。现在俺就听政府的话,在家里好好待着,不出去添乱,这是对俺们自己负责,也是对他人负责,也是为国家做贡献了。不卖了,不卖了,正好可以休息休息。哎呦!我腰啊!疼死宝宝了,真是穷命啊!不干活了,疼得反而更厉害了。”

 

(3)送菜

         正月初五以后,人们对新冠病毒的疫情,都开始重视起来了,一般情况都不出门,出门也开始戴口罩了。而且村子里的那些喜欢打牌的,喜欢聚会喝酒的,也不出门了,都老实地在家里待着了。那几家准备娶媳妇嫁闺女办喜事的,也往后推延了。去世的老李被匆匆火化后,悄悄地埋上了,一个客人也没敢带。听说仁和那边有一家,年前娶了个武汉的媳妇,带了十几桌客人,现在整个村庄都被隔离了,那还有谁不要命,敢冒风险去聚会,去办事啊?不仅如此,原来学校计划好的开学时间,工厂的开工时间,都改了,听说一直要推迟到疫情结束。据说,长途公交车也停运了,除非特殊车辆,其他车辆都限制了出行。从一月二十三号开始,限制人们外出,到现在才十来天,病毒还在潜伏期,还要得一个星期,才是疫情的拐点。如果疫情控制的好,就有解禁的可能,如果控制不住的话……

        桂花原来只知道关心她的菜园,关心菜的价钱,其他的事几乎都与她无关,连给孩子开家长会,都是让小雨去参加,她总说自己没有时间。现在倒好了,她是几乎每天都有时间了,每天啥都不干,也要看新闻。当她看到前线医护人员的辛苦和他们工作的场景,以及武汉人民生活的状况,她禁不住地就哭了,哭的痛哭流涕,甚至泣不成声。她想想自己之前的做法,更是羞愧难当。

        这天晚上,桂花看着看着手机,就说:“小雨,小雨,你快来看,倇们蚌埠怀远都病毒感染者了,而且已经确诊了,还有许多疑似病例呢,这也太可怕了吧!前几天我还以为病毒离我们几千里远呢,这一眨眼的功夫就在眼前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小雨说:“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防范,不能有一点麻痹大意。看看那些医生护士和灾区人们,我们是多么幸福,损失一点蔬菜,算个什么。既然我们附近有感染者了,最好我们都不要出去了,你打电话告诉你家亲戚讲,让他们也不要出门乱窜了,真被感染了,那就是家败人亡的事了。”

        桂花两口子现在真的成了守规则,守纪律的模范了,他们除了每天一大清早,把菜送到超市,其他时间都不出门。而且他们回来以后,首先就是把衣服脱掉,放在外面,把车子也放在外面,不敢推进屋里,然后再把里里外外都消毒一遍,才稍微放心一点,然后才敢进屋里。又过了几天,疫情更加严重了,快到正月十五的时候,蚌埠的感染病毒者,蹭蹭蹭地上升,从原来全省倒数第三,一下子窜到全省第三名,而且还死了一个感染者,这也是安徽死于新冠病毒的第一个人。桂花更害怕了,连超市订的菜也不敢去送了,很怕会感染上病毒。小雨说:“乖乖,你怎么一下胆子变小了,你不是愣大胆吗?后天就十五了,昨天我去送菜的时候,东边两个超市趁着节气,又多要了几十斤菜,你不去送怎么办?还能让人家干等着?”桂花说:“我不敢去送,我怕碰到病毒感染者。”小雨说:“听说这个病毒在空气不传染,你只要不和别人亲密接触,离远一点,再戴上口罩,就该没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我也不去了,你说不亲密接触,什么叫亲密接触啊,你不得把菜递给他们呀,你不得用手拿钱呀,你不要和别人说话呀!”小雨说:“你这个女人真犟,你要是不想干的事,拿绳子套你,你都不会干的。来,来,来,过来我教你一个不用接触人的方法。明天,你在八点种之前去超市,在去的时候,先给超市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什么时候能到,那时超市还没有开门,你就把菜放到超市门口,写上斤数和价钱,让超市给你转账,你就不用去接触人了,应该没有幌子事。”桂花想想也对,于是第二天开始,就按小雨说的做了。

        这十来天一直是晴天,气温很高,尤其是大棚里,那气温就更高了。小雨和桂花进大棚,就得把棉衣脱掉,出来还要再穿上,不然,晾汗了就容易感冒了。小雨站在大棚里,看着原来那两棚子的菜,虽然剩的不多,但眼看眼的就老了,这边两棚菜也长起来了。“我热他奶奶的,前几年十五之前,菜好卖的时候,用手拔着菜,它都不长。妈的巴子,现在不想让它长了,这菜就疯了似的往上长,真是阙干屁眼子了。”小雨站在菜棚前,嘴里不干不净地热咕着。桂花看着那绿油油水嫩旺旺的菜,也是愁眉不展。如果再过几天还不处理掉,这些菜都是坏掉的多,真可惜啊!再可惜也不行,也不能出去卖,出去就有祸害啊!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祸害,是要命的事啊!两口子坐在地头前,一会儿唉声叹气的,一会儿又唠唠话儿。突然桂花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诶,小雨,这些菜不能卖,还不能送吗?倇不如把菜送给人家吃了,也比在这坏掉强吧!”“你就是会想馊腥点子,不是不让出去吗?要是能出去,还能卖不掉菜?”桂花却胸有成竹地说:“俺有去超市的出入证啊!倇把菜薅出来,一个一个村庄送,我们去的时候,先给每庄子上的熟人打个电话,让他们去村口接菜,谁家缺菜了,都可以拿,我们不接触他们,应该都不会有感染的问题。两天给他们送一次,保证他们都有菜吃。”桂花说完,小雨就问:“你卖不掉的菜,送给别人吃 别人会不会嫌弃?还有这些菜你说是送给别人吃的,各要钱了该?”“要幌子钱该,不要。你看倇家的菜卖不掉,并不是倇家的菜不好,而是没有机会卖,别人不会嫌弃的。庄子上许多人家,现在没有办法出去买菜,肯定没有菜吃,倇们把菜送给他们,就是帮他们解决了困难,也是给自己解决难题,这是做好事了,积德啊!这比菜在那里白白坏掉强多了吧?还有,你看看乡亲们对倇都很好,二大娘和三婶子家的地,都等于白给俺们种的,让他们来吃菜,他们当时答应的好,你看他们来薅过几回子,他们都在帮衬俺们,俺心里要有个数。那几家卖粪给倇的,谁个真的和我们丁是丁卯是卯地算过吗?没有吧?不都是马喝鱼地要点钱就算了。人家平时都帮过俺们,这时候倇们帮帮别人,也是应该的,倇们小老百姓又没有什么本事,能做的不就是这点事吗?”小雨说:“对,这个点子不错,就这么做了。不要钱,明天就去送菜。你怎么一下子,就有这么高的觉悟了该?我都没有想要到这么做。”得到夸奖的桂花,心里甜滋滋的,但是转脸心里又难受了。“小雨你看,俺开始的时候,没有时间看新闻,一天到晚只知道卖菜,卖菜挣钱,不知道疫情这么厉害,还让你去这里,去那里卖菜,俺就是一心钻到钱眼里了。还觉得管理人员不让俺卖菜,是尻得俺们,现在才知道,政府是为俺们好!还有,小雨从明天开始,你去村口当志愿者去吧,把二大爷换回家。他年龄大了,晚上值班身体吃不消,反正现在不要卖菜了,你有的是时间,也多做一点公益的事吧。”小雨说:“嗯,我听你的。倇年前二十五六,我就听说冠状病毒了,那时一点都没有当回事,初三那天,村干部他们把着路口,不让我出去,我也是很生气的,现在想想,倇们都干错了。明天我就去站村口,体会体会受寒风的滋味。”两口子坐在地头前,都在检讨着自己的错误。小雨刚说完,看到桂花在那边抹眼泪,就奇怪地问:“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这说的好好的话,我又没有吵你骂你,你哭啥哭啊?神经病了吗?”小雨这一说,桂花哭的更厉害了:“你还不如吵我骂我两句呢,那样我心里也好受点。倇们在家有吃有喝的,一家子人团团圆圆的,还不知道满足,还怪这怪那的。你看看那一个个奔赴武汉的医护人员,他们多伟大啊!明知道那里有多危险,明知道去了可能被感染可能送命,还是瞒着父母,瞒着妻儿,毅然前行。还有武汉的那些病患,他们多伤心啊!因为隔离不能及时吃饭,因为医疗物资紧缺,不能及时救治,有些人就这样死掉了,那可是一条条的生命啊!倇们不能像医护人员那样,去前线治病救人,倇们就在家里好好待着,给需要的人送点菜,这也就是我们能做的事了。”小雨也被桂花感染了,眼睛有点发红:“昨晚你睡着了,你没有看,你知道元宵晚会多感人,如果你看了,还不知道会哭成啥样呢!我的眼泪都下来了,主持人都哭了。”“你就是马后炮,你怎么不把我喊起来看的呢!现在幌子都不说了,薅菜,明天就去给各个村庄送菜,罚你干活。”小雨想了想说:“村庄上也不是所有的人家,都没有蔬菜吃,倇把菜放到村头的时候,写个纸条压在那里,告诉他们,家里有菜的就不要拿了,家里没有菜的,想要什么就拿什么,最好紧着那些困难户齐,那些年龄大的,腿脚不方便的,没有办法去买菜的可以多拿一点,再告诉他们,我们会定期给他们送菜,直到疫情结束。还有,一定不要忘了告诉他们,这些菜是不要付钱的,一分钱都不要,是送给他们吃的。”桂花说:“还是你们男人想的周到,就应该这样做。嗯,么么哒,给你一个奖励!”说完就给了小雨一个吻。

        两口子说干就干,当天就给几个庄上,都送了菜。就按小雨说的干的,他们把菜放在每个村庄上的时候,都写了纸条放在上面,至于拿菜的人怎么做,就凭他们的良心了。他们按时两天给每个村口送一次菜,已经送过两次了。谁知道突然变天了,还下了一场大雪,比年跟前的那场雪还大。这么冷的天气,人们都在热被窝里躺着,几乎没有什么人起床,反正起床也没有事,又不能做事,也不能窜门。有好多家人,都是一天吃两顿饭,早饭午饭一起吃,睡到中午十一点多才起来。小雨和桂花却睡不着了,他们想:“前两天送的菜,人们该吃的差不多了,这一下雪,天这么冷,再不去送,他们可能就扛皮了。得赶快去送,不能让人家等着。有一句话叫做“许神神想,许人人想”,如果原来不许过他们,也就算了,既然许过了就得送,这是诚信问题,不能让人家觉得,我们的菜是不要钱的,高兴就送,不高兴就不送了。”两口子一合计,就迅速地起床,洗洗弄弄,急急忙忙扒了两口饭,抹抹嘴,就进入大棚里薅起菜来。一会儿,他们手冻得通红,头上却冒了汗,各样菜都薅了一些,足足地装满四大筐。别看这些菜不能卖钱,两口子干的还真带劲儿。他们薅着菜,拉着呱,高兴了还唱两句:“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