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初升,一室寂寥。

  我们穿好校服,端坐在书桌前,准备我们的开学典礼。这次我们并没有在学校欢聚一堂,而是在家中“独守空房”。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我们要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线上开学典礼。

  为保证学校开学典礼正常举行以及各科教学正常开启,2月28日学校统一进行在线调试,这一试真可谓是状况频现、笑料百出。

  老师明明要求能正常观看视频的同学回复“1”,看不到的回复“2”,偏偏就有捣蛋的回复“3”。老师抽学号连麦测试,有些被抽中的同学仍蜷缩在被窝中根本不敢开摄像头,只好硬着头皮装掉线、装卡顿。而在收听视频时,老师那边还时不时传来电话铃声、狗叫声、做饭声……同学们也不安分了,用平板电脑挂着课,人却跑到手机微信班级群调侃逗趣、疯狂吐槽,闹成一片。 全校测试更是乱成一团,同学们“两耳不闻校园事,一心只在点赞忙。”短短几分钟的直播,一千多名学生竟刷了四万多个赞。这点赞效率,可比写作业高多了。头一次见过如此阵势,老师们纷纷败下阵来,摇着头表示:“年纪大了,搞不清楚网课怎么上才对”,还让同学们多多包涵。

  以上种种,就是我们堪称经典的大型网课翻车现场。老师们费了很大劲儿才学会开直播,可学生们关注的却是老师开没开美颜;老师们一本正经的授课答疑,学生们却正热火朝天的点赞、刷礼物;老师们苦于无法破解面授与网课之间的差异,学生们却在调侃用什么办法可以发起举报让老师封号……前些日子同学群里兴起的为钉钉刷一星好评的闹剧仿佛又在眼前。

  2020,爱你爱你,本是个充满爱意的数字,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严重疫情,使这份爱增添了一份慷慨悲壮和沉重哀痛。为了把病毒“闷死”,全国人民“奉旨宅家”。假期一再地延长,人们的心态也经历了“从最初的的狂喜到后来的烦闷,再到最后的忧虑”的过程。渐渐地,颓废已久的大人们变得没有那么开心了,再不上班公司就撑不下去了,再不开工生活就要垮掉了……于是,居家办公、线上订单、微业务,停摆的世界慢慢地躁动起来。终于摆脱了无休无止课外班的孩子们,狠狠宅了整整一个寒假,身体得到了休息,精神得到了放松。学习是个苦差事,比不了刷刷抖音追追剧的轻松,可迎面而来的中考还是让我心存忧惧。真的可以这样松下去吗?李兰娟院士的忠告言犹在耳,挽国于危难、救民于殃灾靠不了网红和明星,靠的是永远追求真理的科学家。我知道科学家的养成之路,是一条艰苦勤学、永不懈怠的奋斗之路。要想成为一个对社会有所贡献的人,必定不能颓废松懈,不求上进。

  以前听过一本书叫做《娱乐致死》,现在想来真是后怕。回想自己这个不那么紧张、努力的寒假,心头涌起丝丝后悔。如果学生不问学业而贪慕享乐,不求上进而追逐一时的潮流,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被时代无情地淘汰。

  疫情还没有结束,武汉人民还在承受巨大的痛苦,此刻的我至少还不需要那样直面死亡的威胁,还有机会安下心来好好学习,已经是足够幸运的了。停课不停学,我得拿出百分百的精力,好好学,把该学的都学会、学好。中考,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