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把城市刮冷了,把角落吹的旧了。雪,把城市盖上了一床白色的毯子,漫天遍地,车结冰了,树也白了。倚在窗边的我,虽未身处风雪之间,但,早已凉气入身。

  我倚在窗前,向窗外望去,天地间“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他们把任何一个地方,都刻画成了白色,此刻的世界,只能用一个字形容“白”,是“风雪送春归,飞雪迎春到”的白;亦或是“梅雪争春未肯降”那种白出奇。雪花则是“撒盐空中差可拟”中的雪花,或是“未若柳絮因风起”般相似,在这座城里漫天飞舞、漫步着……

  此时,妈妈走了过来,说“快递来了,在南门,去帮我拿一下,别忘了戴口罩!”“好”我一激灵,兴奋的穿上外套,麻利的戴上口罩,蹦跳出家门。

  刚一出门,便被一股寒气冻的发颤,雪花飞到我身上,刚踩上雪披那一层厚厚的地毯,我就感觉到鞋里有什么凉的东西,哦,原来雪花似一个调皮的小孩子,窜到我的鞋子里来了。这还算好点,更糟糕的是,穿过小区广场的时候,我滑倒在地,且是接连几次,有趴的姿势,有支撑的姿势,更有“狗啃屎”的姿势,哈哈哈,这么恶劣的天气,怎么还有人来送快递呢,况且,如今病毒肆虐,为什么不在家里好好缩着呢?

  跌跌撞撞来到了南门,发现一位几乎全身落满雪的“雪人”站在风雪中,这,就是那位快递员了,虽风雪在身,但标准的微笑却没有打折扣,但我没有太看清楚叔叔的长相,只记得头上有一顶黑色的帽子,接过快递后,也是匆匆告别,着急返程,太冷了。

  辛苦的上楼后,从窗外再次看向南门,那快递员,还在风雪中忙碌着,坚定在站在雪里,等候每一个来取快递的客户,此刻他的形象是那么高大。一直映在我的心里。

  他只是一位默默坚守岗位,默默无闻的快递员,在国家危难之际,为大家接力生活的补给,一箱苹果、一支钢笔、几本书,物品在爱的面前,没有贵重之分,重要是,满怀心意。愿像快递员叔叔一样的一线人员,一切都好,中国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