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在产房门口心急火燎的向东走几步,再调转头,向西走几步,一会儿抬头看看屋顶,一会儿又低头看看脚下,一会儿又把耳朵贴在手术室的门缝上,听着里面的动静。媳妇在里面的每一声嚎叫,都叫的他心头一紧,身子也跟着一抖。

他不能进产房,因为从小就晕血。医生知道他这毛病后,拒绝他陪产。理由是,到时帮不上忙,反而添乱。

这是媳妇入院的五天。五天前因为媳妇在家有了感觉,又因临近预产期,为保险起见,提前入院待产。谁知入院后,肚里的小家伙反而不着急了,整整一天,没了动静。第二天依旧是毫无动静。B超检查,一切正常。一家人只能耐心地等着。

王超妈这两天一直陪在医院,后来看儿媳这架势,一时半会也生不了。又因为正赶上年根儿,家里一堆活总得有人干,况且在武汉上班的女儿放假要回来,总得给她的房间简单收拾一下。于是王超妈给儿子媳妇交代了一下,说回去看看,忙完就赶紧回来。临走告诉王超,媳妇有啥事儿,记着给她打电话。

母亲回家后的第三天,媳妇总算来了阵痛,而且一阵比一阵来得快,看这样子是要生了。王超一看慌了神儿,一边赶紧告诉医生,一边给母亲打电话,却听到一个让他更心慌的消息。

由于疫情突然紧张,村里要求所有从武汉返乡人员,以及密切接触的家属一律集中到县医院隔离。王超打电话时,正赶上村里下通知的人刚走,让王超母亲、父亲和妹妹收拾一下,马上到村头集合。

王超听了,一边心慌,一边庆幸,还好自己这两天没回家,否则自己要是被隔离,媳妇谁来管?

王超心里纳闷,来医院之前还没听说这疫情这么厉害呀!怎么一下子都要隔离了?这两天全部心思都在媳妇身上,也没怎么留意新闻。为了一解疑惑,王超打开了手机,跳入眼帘的是铺天盖地的疫情报道,王超倒抽一口凉气,这才几天的功夫,怎么成这样了?

正在王超百爪挠心时,产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只听护士喊了一声“五房三床的家属在哪儿?”王超一听赶紧跑过去,一边跑一边说“我我,是我,我媳妇生了?”

护士回一声:“生了,男孩,六斤八两。”说完,返身进屋。王超也赶紧跟着进去,来不及看一眼护士手里的孩子,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媳妇儿跟前,拉住媳妇的手说,“辛苦了!媳妇儿。”躺在床上的英子,虽然看着极度疲倦,但精神挺好,看到王超后,如释重负地说:“终于生了!”

王超轻轻摩挲着英子的手,跟着说,“嗯嗯,生了,生了,我当爸爸了。”说着,眼眶竟热起来。

英子推了一下王超的手,说“去看看孩子!”王超抹了一下眼角,站起身来,看着护士怀里的小家伙,满脸的褶子,皮肤红红的,闭着眼睛,头发挺长,乌黑乌黑的。

护士说,“要不要抱抱?”王超有些手忙脚乱的从护士手里接过孩子,软软的小身体抱在怀里,紧张的王超浑身僵硬的动也不敢动,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顿觉肩上多了一份责任。从此自己也是当爹的人了,怀里这个小家伙以后就是自己努力打拼的动力,为了他,再苦再累都值得。

孩子出生的很顺利,母子在医院观察了两天便可以出院了。

回到家,家里空荡荡的。父亲、母亲和妹妹都被隔离了。王超自小没下过厨房,这米在哪儿,面在哪儿?这月子饭到底怎么做?王超到这时犯起愁来。人都说,月子饮食最重要,补好了,身体恢复得快,奶水足。饮食不好,会落下一身的病,一辈子都治不好。眼看着母亲是指望不上了,被隔离一时半会回不来。媳妇是外地人,现在疫情严重,丈母娘想来也来不了。

王超这边的愁事不想让媳妇知道,躲到墙根下跟大姐求助。电话那边的大姐也没啥办法,现在疫情严重,防控形势越来越紧张,村村都设置了防疫点,就是想来,恐怕也进不了村。

王超听了,都快急哭了。压低嗓门冲着电话那头的大姐叫苦:“大姐,你给想想办法,我该怎么办?这做饭的活儿,我是真做不来,你也知道,我从小到大没进过厨房。总不能让我媳妇自己下地做饭吧!万一落下病根,那可是一辈子的事。”电话那头的大姐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劝弟弟学着做吧!没别的办法。王超看着电话再唠下去,也没个结果,气得挂了电话。

正当王超双手抱着头,唉声叹气时,只听到头顶上有人叫他:“超子!”

王超抬头一看,是隔壁的刘婶。

说起这刘婶来,话题就远了。二十多年前,两家因为盖房子的事,闹了不愉快,听母亲说,那时闹的挺厉害,两家人从此结下死结,老死不相往来。这二十多年过去了,两家虽然房挨房,却从来没说过话。

小时候王超不知啥原因,只知道母亲特意嘱咐他,别跟隔壁刘婶家的大强玩。大抵是刘婶也嘱咐过大强,所以两个孩子虽然同龄,但和邻居的孩子们一块玩时,都心照不宣的回避着对方。但孩子毕竟是孩子,稍大些后,因为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又是同一个班,渐渐的也就玩到了一起。两家大人倒也没再对孩子们说什么,但王超妈和刘婶依旧不说话,偶尔在街上遇到,也是一个仰头一个低头的就过去了。

此刻王超听到声音,抬头看到刘婶站在墙头那边的楼梯上正看着他,他站起身子,有些迟疑的问:“你喊我?”

刘婶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但依旧鼓足勇气的样子,对王超说:“大侄子,你刚才的电话我听见了,不过,我可不是故意偷听的。是我恰好要上楼,无意中听到的。”说到这儿,刘婶停了一下,看着王超。王超听了忙摆手说,“没事,没事!”

刘婶又接着说,“我刚知道英子生了,家里没人照顾,你又不会做饭,受着难呢!如果不嫌弃,就让我来给英子做饭吧!”

王超听了,愣住了。他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几十年没说话的刘婶能说出这样的话。这简直是雪中送炭。王超激动的搓着手,说:“那太谢谢刘婶了,你看这么多年……其实我妈早就不生气了,就是抹不开面子,张不开嘴。”

刘婶一摆手说道:“嗨!其实我也早就不生气了,那时我和你妈都年轻,火气旺,说话也都不中听,过去了,早就没火了。”

王超听了,连声说“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结也早该解开了。”

刘婶接着说,“你每天只管送菜,我管做,英子想吃啥就说,反正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大强去年结婚了,说不定今年我也要当奶奶了呢!就当提前练练手。我做完饭,喊你一声,你过来端饭,我就不过去了。一是月子里计较多,二是现在这疫情时期,都注意着点儿。”

王超听了,连声道谢。刘婶说“不用谢,谢啥呢!远亲不如近邻,兴许以后还让你帮忙呢!”说完,刘婶子又接一句,“你问问英子想吃什么,我去给她做去,你待会儿把菜给我送过来。我先下去了。”说着,刘婶下楼去了。

王超听了,赶紧说:“好,好,我这就给你送菜。”

王超看着刘婶下了楼,长舒一口气。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这做饭的大事终于有了着落。王超拿起手机,给母亲打电话,电话接通后,王超大声告诉母亲:“妈,你不用惦记英子吃饭了,刘婶给英子做饭呢!”说完这一句,王超又压低声音说:“刘婶说,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远亲不如近邻。”

电话那头的超妈一时没接话,大抵也是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多年互不来往的老邻居能帮忙。只听王超妈长舒一口气,说:“替我谢谢你刘婶,给你刘婶说,其实我早就想把话说开,过去的事,都年轻,说话没轻重,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等我回去后,好好谢谢她。”

王超听了,特地大嗓门的回母亲的话:“我知道,我给刘婶说了,其实你早就不生气了。就是不好意思先张口。等你回来了,你们老姐俩好好唠唠。嗯!那就这样,你放心,我挂了,有事再联系。”

墙头这边的王超关了电话,喜滋滋的去问媳妇想吃啥去了。墙头那边的六婶听了王超的电话,会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