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的时候没有给他说。

       他走的时候也没给她说。

       他在驰援的车上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关机。

       她下了飞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她对他说:我回山西了,父亲病重暂时回不了家。公公婆婆和孩子就全靠你了!

        他满口答应:知道了!他还没来得及问岳父大人得的什么病她就挂断了电话。

       他已习惯了她的军人做派,只是这次他所在的医院要驰援武汉,作为省医院呼吸科专家他不能无动于衷,他报了名跑回家。把孩子托付给父母,说:他和妻要去山西,妻的父亲病倒了。

        第二天,他在火神山接到妻子电话,妻气急败坏地开口就骂:你这个骗子,你在哪里?你父母给我打电话说你和我回山西啦?!

       他只好说了实话:我在武汉抗疫,怕父母担心没敢说实话,也怕你着急没告你就走了。

       电话静音了片刻,他准备为他的谎话接着挨骂,却听到她异样的声音:你在几病区?我去找你!

       他说:我在3病区,你这个骗子不是说你回山西了吗?

       对方挂断了电话,他也撂下手机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你是军人还能说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