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又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卓文斌坐在家里的阳台上,轻轻地推开一扇窗,静静的凝视着天空。刚下过雨的天空,像被水冲洗过一般的蓝:湛蓝、深蓝、藏蓝……蓝得让人神往,蓝得让人心醉。突然,一颗明亮的星星从蓝色的天幕上滑过,一道亮光之后,悄无声息地陨落了,她属于什么星座?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知道。

因为常常一个人看天,这种现象并不鲜见。后来听一位大师说,这叫“天人合一”,天上有一颗星在陨落,地上就有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此言虽然没有科学依据,可卓文斌相信,他心中也有一颗星就这样陨落了,陨落在这样一个静静的月夜里,他无数次仰望星空,寻找那颗星运行的轨迹。

“妈妈——”这甜甜的呼唤是女儿的呓语。 他轻轻地来到女儿身边,给女儿掖好被子,淡淡的月光下他看到女儿那张可爱的脸和那张脸上瞬间闪过的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痛苦的表情,知道她在做噩梦。

“妈妈——”女儿那声亲切地呼唤,从他耳朵里穿过,直至心窝,像针扎一样难受。

 

    2

“喂,您好,我是客服中心,有一位客户的终端出了故障,能帮助检测一下吗?”卓文斌按了免提,话筒里传来一个职业女性甜美的声音。

“好的,那就明天吧。”卓文斌回复说。

“客户情况特殊,今天行吗?”

今天?

卓文斌沉吟片刻回复说:“那就把客户的地址发到我的手机上,我马上去。”

客户就是上帝,这是公司的服务理念。在TCL跨国公司工作8年了,卓文斌早已把公司的服务理念化为自觉行为。对客户有求必应。

卓文斌的手机响了,是客服中心发来的信息。他打开手机,屏幕上出现一个乖巧而又可爱的小姑娘。那是女儿玥玥,他心中的另一个“上帝”。玥玥8岁,上小学二年级。年龄虽小,知道用功学习,是个让家长省心的孩子。

“爸爸,别忘了今天来学校开家长会,老师说家长们都要参加。”这是女儿早上给他的交代,这声音好像又一次从手机里传来。卓文斌没有忘记,默默地对女儿说:宝贝,对不起,请原谅爸爸的言而无信吧。

卓文斌忙完手头的工作已是掌灯时分,霓虹灯把这个熟悉的城市装点得五彩缤纷。白天三环路拥挤不堪的车之流已经变成流淌不息的灯之河,在夜幕下静静地流淌。

卓文斌从事的是服务工作,更多的时候是上门服务,跑在路上的时间比待在家里的时间还要多。在卓文斌的感觉里,北京人不但工作节奏快,交通节奏也快,环路不堵车的时候很少有。卓文斌下意识看看表,已经21点了,三环路依然在塞车,交通拥堵,心情也拥堵。女儿的家长会今天没能参加,而且没能及时接她回家,天这么晚了,她是否还在哭鼻子?想到此,他在深深自责,下意识加快车速。

学校的大门关闭着,传达室的灯却亮着。透过传达室的窗子,卓文斌看到女儿和陪她一起做作业的小潘老师。

爸爸,你去哪里了,怎么到现在才来啊?呜呜……

卓文斌的出现带给女儿的不是惊喜,女儿伤心地哭着向他跑过来。

“对不起,玥玥,是爸爸不好,跟爸爸回家好吗?”女儿听话,不再哭,收拾好书包,向身边的老师道谢。

“潘老师,谢谢您,因为陪孩子,耽误了您下班回家。真让我过意不去,这么晚了,就让我请你吃一顿便饭吧。想以此来表达一份真诚的谢意。”

“吃饭就不必了,可作为玥玥的班主任老师我还是想跟你说几句要说的话。今天这么重要的家长会你不参加,怎么了解你们孩子的学习情况呢?知道你工作忙,实在抽不开身,让孩子的妈妈来也是可以的。如果你们都在忙事业,那就不要生孩子,有了孩子就要对孩子负责任。对不起,这句话言重了!”

“潘老师,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今后会努力做好的。”

“玥玥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可这孩子性格内向,有自闭倾向,不和小朋友们交往,常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发呆,你了解你们的孩子吗?知道她性格形成的原因吗?知道这种孤僻性格影响她的健康成长吗?……”潘老师一连串的问号,向卓文斌提出一个严肃的不容忽视的问题:孩子在成长期,健康的成长需要健康的心理。

一个人性格的形成一定是和她生长的环境有关系。卓文斌学过心理学,懂得这个道理,只是发生在身边的这种现象被他忽略了,他知道女儿缺失的什么,也想努力优化当下不尽如人意的生存环境,营造一个温馨的家庭。可这一切,需要时间,需要机缘,需要条件。他理解女儿,女儿是否也能理解他的苦衷?

 

3

女儿是“住校生”,学校规定是每月接一次,后来学校搞“亲子”活动,校方又提出,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希望能多和父母接触,如果家庭条件许可,每周可接孩子回家一次。为了迎接女儿回来,卓文斌早早去超市买回女儿爱吃的朱古力和奶油冰糕,冷藏在冰箱里。女儿每次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开冰箱,她知道那里面能找到她的最爱。接下来,下厨给女儿做好吃的,吃完饭,还要陪女儿做作业、给她讲故事、一起看动画片。除此之外,每个周末,都要抽出半天时间陪女儿去娱乐城和动物园。每每看到女儿那兴高采烈的样子,他那颗负疚的心同时得到了一丝安慰。

 吃的,可以满足;穿的。可以满足;玩的,可以满足;自己想到的,女儿提出的,能满足的全满足。卓文斌最怕的也是他心灵深处最痛的那根神经便是女儿无数次地提到的她的“妈妈”。

“爸爸,别的同学都有妈妈?我怎么没有?”

“你有妈妈啊,我们家里的那张全家福的照片上就有你妈妈啊!”

“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妈妈啊?她去了哪里?”

“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很远很远的地方是哪里?她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我想妈妈。”

“她也想你,等你长大了她就回来了。”

“我不想等长大,爸爸,你带我去找。我要妈妈!”

“爸爸,我可以给妈妈打电话吗?”

“你妈妈在地球的那一边,我们这里是白天,她们那里是黑夜,她们那里是白天,我们这里是黑夜。所以,你打不通她的电话。”

“爸爸,玥玥想妈妈,妈妈不想玥玥吗?是玥玥不乖,不听话,惹妈妈生气了,她不要玥玥了吧?”

……

父女俩这种对话越来越多,每当触及这个敏感的话题,卓文斌的那颗心总是被揪得生疼。他不能告诉女儿真相,那是一个严酷的让女儿无法接受的现实。

 

  4

又是一个月明风清的夜晚,一阵紧张的忙碌过后,医院里安静下来,只有急诊室和护士站的灯还亮着。陈晨是这个医院急诊室的护士,今天是小夜班,她习惯性地看看腕上的表,交班的时间快到了,在认真地做着交班准备。

当护士很辛苦,累点脏点都能接受,一开始最难以接受的是值夜班,整天过的是黑白颠倒的日子。因为工作的原因,约会没有时间,聚餐没有时间,网聊没有时间……慢慢的习惯了,特别是看到自己的辛勤付出使病人恢复健康时,对自己的职业有了崇敬感。她常常送自己守候的病人病愈出院,当看到他们离去的背影时,心里便会涌起一种幸福感。

都市的夜被霓虹灯装点得格外美,像一幅五彩缤纷的油画,如梦如幻。头顶是星河,脚下是灯河,星光和灯光交相辉映,像一首诗,更像是一首歌。陈晨骑车走在这如诗如画的夜色中,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

家,一个半地下的蜗居。陈晨没有攀比心理,她很知足,像她这样的大学生,毕业后能留在首都工作,而且还有一个这么属于自己的住处,已经让同龄人羡慕嫉妒恨了。

她轻轻打开房门,桌上的座机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这么晚了,这电话从何而来?接还是不接?陈晨在猜测,在犹豫,最后还是拿起话筒。

“你是妈妈吗?妈妈,你怎么不说话啊?”话筒里传来一个稚嫩的女童音。

这电话来得莫名其妙,陈晨不知该作何回答。

“你是谁呀?你妈妈是谁呀?”

“我是玥玥,我找妈妈。”

“玥玥,你找不到妈妈了?”

“爸爸说,妈妈到很远的地方去工作,等我长大了,妈妈就回来了。可是我不想等到那个时候,我想妈妈,也想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天天和妈妈在一起……”

呜呜呜……

“玥玥,你别急也别哭,你一定会找到妈妈的。”

“妈妈,你真难找,我已经给你打过很多次电话了,一直打不通,你是不是不要玥玥了?”

“玥玥这么乖,妈妈怎么会不要玥玥呢?好孩子,你看时间是几点了,早点睡觉吧,明天还要去上学。等你学习好了,两门功课考双百,妈妈就回来看你。”

“妈妈,说话算数,拉钩上吊!”

“拉钩上吊!”

 

             5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夜深了,如水的月光从玻璃窗里透进来,把小小的蜗居装点得如画如梦。

秦时明月汉时关。同样是头顶的这轮明月,同样的是脚下这片月光,从远古走来,向未来走去,观岁月更迭,阅人世沧桑。多少人对明月寄相思,多少人望月而兴叹。自古以来,谁能说得清楚,在这月亮下面,究竟发生了多少爱恨情仇,恩恩怨怨……刚才的那个电话仿佛又在耳边响起,那个叫玥玥的丢了妈妈的小姑娘,她身边发生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玥玥是个可人的孩子,她经常会在晚上打电话来。慢慢的,陈晨对这个夜半打来的莫名其妙的电话不再反感,而且多了几分期待。特别是在身心疲惫的晚上。

“妈妈,我是玥玥,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我想给你说话,我很想你。”

“玥玥,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刚刚写完作业。我告诉妈妈一个小秘密,丫丫考试不及格,被妈妈打屁股了,好可怜!”

“你要是不好好学习,你的妈妈也会打你的屁股的。”

“妈妈,我记住了,如果我考不好,你就回来打我的屁股。”

“玥玥真的是好孩子!”

“妈妈,这次考试我两门功课都考了99分,差一分就是满分了。是全班第二名,你说过,我考好了就回来看我,这一回你能回来看我吗?玥玥想妈妈。”

面对这样一个童心未泯的孩子,陈晨持电话的手在颤抖,她不想说出实话结束这个善意的骗局,那样就会打破玥玥心中美好的圣殿。多可爱的孩子啊,多可怜的孩子啊,她的父母亲是什么样的人?在这个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个突然闯进她心里来的小姑娘却让她割舍不下,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扮演这个“妈妈”的角色。

 

                       6

很久没有接到玥玥的电话了。她真的找到妈妈了?还是为了那个“满分”而在用功呢?也许这就是缘分,也许这就是一次美丽的邂逅,她们之间已经产生了感情,而且成了情感世界里相互缺失的补充。

“妈妈,我是玥玥……”

  呜呜呜呜……

“玥玥,怎么了,为什么要哭?”

“妈妈,这次期中考试,我的语文只考了70分,很差,丢死人了!”

“是不会吗?”

“不是。”

“是粗心大意吗?”

“不是。”

“那是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

“你回来打我屁股吧。”

“你是故意考不好让我回来打你屁股吗?再这样下去,我就再也不接你的电话了。”

“妈妈,我听话,我让你回来打屁股。”

玥玥在伤心地哭,对方的“妈妈”也在伤心地哭。

 

                    7

从学校开家长会回来,发现女儿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老师严肃地向家长提出批评,并希望能找出原因,尽快迎头赶上。

三年了,卓文斌一直把心中巨大的伤痛藏在心里,尽管女儿无数次地向他要妈妈,可他一直拖延至今,没有告诉女儿事实真相。眼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了,而且她心中的妈妈已经严重影响了她的身心健康。刚刚听到女儿和“妈妈”的电话,得知女儿学习成绩的骤然下降是为了想见妈妈导致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

“玥玥,你为什么要哭,告诉爸爸好吗?”听到女儿在嚎啕大哭,卓文斌走进女儿房间关切地问。

“是妈妈不要我了,妈妈……”

“玥玥,怎么会呢,爸爸告诉过你,你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工作,等你长大了,就会回来看你了。”

“不,你骗我,妈妈说她不要玥玥了。”

“妈妈?你找到妈妈了?”

“是妈妈在电话里跟我说的。”

“你有妈妈的电话?”

玥玥点点头,给了爸爸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女儿是如何找到这个陌生电话的,又是如何找到这个“妈妈”的?卓文斌突然觉得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太富有戏剧性了。

 

                    8

玥玥病了,持续高烧,住了医院。卓文斌不得不请假在医院当陪护。

“妈妈……打屁股……妈妈……我听话……”这是女儿躺在病床上说的“胡话”。

“爸爸,你给妈妈打个电话好吗,告诉她玥玥病了,玥玥想她。”女儿退烧了,清醒了,心里割舍不下的还是妈妈。

卓文斌再也无法拒绝女儿这合情合理地请求了,转过身去,拨通了那个女儿提供的“妈妈”的电话。

“喂,我是玥玥的爸爸,冒昧打扰了。”电话通了,卓文斌在忐忑不安地等候回音。

“我正想找你呢,只是不知道你的电话。你工作再忙,也不能不管孩子啊,玥玥经常给我打电话,把我当成了她的妈妈,孩子的妈妈呢,难道连给孩子打个电话的时间也没有吗?”

“是的,孩子的妈妈走了,她死于3年前的一次车祸。我一直没有告诉孩子真相,只是告诉她妈妈到很远的地方去工作,等她长大了才能回来。没想到,孩子这么快就长大了。几年来,我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女儿问我她的妈妈去了哪里,什么时候能回来。孩子的妈妈走得突然,为了留一点念想,我留下了玥玥妈妈生前使用过的电话,那是一个永远再也无法拨通的电话号码。玥玥一直没有放弃,继续执着地向周边拨打,也有拨通的时候,女儿找到的不是妈妈,而是侮辱和谩骂。每每看到女儿心痛的样子,我只有深深的自责。我知道,纸总是包不住火的,事情的真相总是要告诉女儿的,可我一直缺乏这种勇气……也许我不该给你说这些,也许我给你说的太多了,你在听吗?”

“我不但在听,而且在想,想怎么当女儿,怎么爱妈妈;想怎么当妈妈,怎么爱女儿。”

“玥玥病了,也是因为想妈妈。那天,她在电话里听妈妈说再不听话不要她了,哭着离家出走了,大半夜才回来,那天下大雨,回来后就发高烧。她一直把你当妈妈,你能以妈妈的名义给孩子说几句话吗?我知道这是一个过分的请求,可为了孩子,请原谅我的过分。”

“我能理解,也能接受。请你把电话给玥玥。”

“玥玥,你妈妈来电话了。”

“妈妈,你是妈妈吗?玥玥病了,玥玥想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啊?”玥玥兴奋异常,这是妈妈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她有满肚子话要给妈妈讲。

“妈妈,我错了,为了想等你回来打我屁股,我故意没有考好。我以后再也不撒谎了,做一个诚实的孩子。妈妈,你不能不要我!”

“妈妈相信你,你的病好些了吗?还难受吗?”

“好多了,不难受。玥玥想妈妈。”

“玥玥,你是妈妈心中最好的孩子,妈妈喜欢你!”

“妈妈,你亲亲我好吗?”

“好,你听好了……”

话筒里传来《让世界充满爱》的音乐声。

这是世界上最长时间、最远距离的亲吻。

玥玥哭了,她分明听到话筒里的妈妈也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