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菜的大车停在路卡外的油柏路上,十八岁的女孩小薇驾着“汽三”,驶向路卡。她的车厢里装满塑料箱,箱子里装满淡黄色的小生菜,深绿色的小油菜,都是刚刚从自家塑料大棚里采摘来的。那小菜水灵灵的叶子,正象她那张幼嫩的脸,鲜亮可爱!

  过路卡时,小薇放慢了车速。村长从大口罩里发出声音:“薇来啦!”

  小薇笑着点头,却见村长盯着自己,迟疑着好象要说啥。小薇大口罩上一双透亮的大眼睛疑惑地眨着,一刹那间,她好象一下猜中了啥。

  村长还是提示了:“薇呀,今天到的都是志愿者,不管见了生人熟人,都不能犯脾气啊!”

  小薇一下明白了,她重重地冲村长点了头。一米外的村长,瞥见她亮亮的大眼睛里“唰”地淌出泪水来。

  小薇把车停在收菜的大车旁,一位中年女人笑着迎上来。小薇一下认出了她,还见她身后的男人,就是早些年常来村大棚的菜贩子老巴。

  小薇低着头,不停地从自己的车上往下搬菜箱子,还不时地拾捡掉出箱子的小菜,用手小心地弹菜叶尖尖上的土渣。

  中年女人低着头,把自己车上的空塑料箱子搬到小薇的车上;小薇抬起头,改为把菜箱子往大车上搬。中年女人连声说,不用你,不用你!她也早认出了小薇,她的心里正翻江倒海呢。

  小薇的菜装完了,中年女人试探着说:“薇呀,加妈个微信吧!”

  小薇终于开口了:“听说今天来的都是志愿者,白给武汉拉菜的!你俩也是自己报名的?”

  “是自己报名的。这个时候了,就不讲钱啦!”当妈的亲切地问:“咱们庄捐菜的日子,你也参加啦?”

  小薇也认真地点着头。

  当妈的非要给钱,小薇说啥也不要。当妈的自语着,那可咋办啊!小薇又犯犟了,“这菜又不是给你们俩的……”

  当妈的下意识地搓着双手,一时间说不出话。她总是觉得心里愧的……

  早些年,她就是这个村的媳妇,和丈夫也就是小薇她爸爸,包了村里两个塑料大棚,收入还行。

  就在小薇十岁那年,爸爸得了脑血栓,免强能走动,说话也不清楚了。妈妈一个人忙家又忙大棚,辛苦煞了。

  市里来的蔬菜贩子老巴,知道了小薇家的情况,特别同情。他总是先济小薇家的菜拉,不管好赖,哪回都是给全带着。他还让自己的女人认小薇妈做干妹子。过几年,老巴的女人死了;小薇妈就不叫老巴姐夫了,改称巴哥啦。巴哥依然顾念小薇家,还常帮小薇妈干大棚里的活计呢。

  棚邻们就开始按自己的心思联想了:巴哥和小薇她妈“有事”啦!

  闲话人让小薇他爸知道了。本来他就心眼小,再加上脑血栓,心眼更细了。他整天逼着小薇妈离婚,不离他就摔砸,寻死觅活。一天他把手丫子捅进电插座孔,被打个筋头,捡了条命,原来是保险开关跳闸。没死,他还是作……

  亲友们劝小薇妈,就依他,不然非闹出逆事来不可。

  小薇妈说离婚不离门,小薇爸同意了。真离了他又赶她;小薇妈说,赶我走,小薇咋办啊!那年小薇已十一岁,也长心眼了。爸妈没离,她谁都向着,一离了,她就恨妈了。她铁青着小脸,“你不是我妈啦!我们活了的!”爷俩一齐赶小薇妈。

  小薇妈赌气真跟巴哥走了。

  刚走那阵,小薇妈还领巴哥回村收菜。有几回被小薇知道了,她就跑到大棚去骂,还说,“巴哥,你们看不了我们爷俩的笑话,那两大棚村长给求人管呢!”她虽然连看都不看她妈一眼,可还说给她听的。

  当然小薇是不会喊妈的啦!

  从那以后小薇妈和巴哥就很少来这个村啦!

  小薇妈走那年,曾几回村,给小薇他们爷俩送钱,不敢让小薇爸知道。可小薇更要强,她总是把小手紧背着,把她妈塞掉地上的钱踢出去老远的。

  妈妈哀求说,“小薇,不要钱,你喊我一声妈,行不?”

  “你不是我妈啦!还喊妈干啥!”小薇几乎把嗓子吼破了。

  没办法,小薇妈只好把钱打给村长;村长给小薇她爸,还说村里照顾的。

  七年了,母女又相见。

  妈妈僵立着,泪水“唰唰”地流着。

  村子里广播大喇叭又响开了:“全市人民一定要众志成城,全力以赴支援武汉人民……”

  小薇一甩头,她心里说,啥也别计较了。她抹了一把眼角,打开“汽三”,摩托车好像奏响了国歌……

  小薇大声喊着:“妈呀,你快收下这份菜吧!”

  妈妈控制不住,她“哇”的一声哭起来。

  巴哥大声喊道:“我把这份菜钱打到你们村长的微信里……”

  “不要!我们都是志愿者……”

  村长在卡口外听到了,他大声说:“小薇不会要的,我们知道她的性格……”又大声说:“你们放心吧,这样的好孩子,村里会照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