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是在姥姥家度过,印象中童年的每一天,几乎大部分在姥姥家的菜园里。那个菜园子,在别人眼里可能不算什么,而在我的眼中,它,确实是另外一个世界。

  从姥姥家步行大约几十步,穿过一条马路,走过一段独木桥,就到了姥姥家的菜园。那是一个不规则形状的菜园,近似于方形,其实也不是,更像是平行四边形,对边又不相等。所以,小的时候,我给它取名叫做“四不像”。小园子里最引人注意的,是贴着一条小河,一个独木桥横在小河上边,水很浅,偶尔也能看到有鱼的身影,而大部分时间,是一群鸭子和鹅“嘎嘎嘎嘎”的声音。

  春天里,我与姥爷扛着锄头,提着姥姥包的包子,像战士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向菜园。那时的我心情是很兴奋的,因为我可以去看望我的那些“好朋友”了。口里说着是帮着姥爷锄草,其实一到达目的地,我就扔下锄头,跑去找我的那些“小伙伴”了。

  所谓的小伙伴,其实呢,就是这些鸡鸭和鹅。鸡,我很容易地用小木棍把他们编成一支“军队”起名为陆军。鹅和鸭呢,就有点难弄了,我只得使一些花招,一开始开始学着“嘎嘎”的叫,我弓着腰,昂起头,故意装作大摇大摆的往前走,刚走到一半,看那几个晃头晃脑笨笨的家伙,正看着我哩!我知道,时机成熟了,瞬间跳了起来,昂起头,伪装成猎人打猎的样子,大声的叫着“嘎嘎嘎嘎嘎”,鹅和鸭们愣住了,而我随机倒在地上装死......那些鸭子和鹅,我已经十分了解,同时好比间谍,我已经成功地打入了敌人内部。所以这个时候,鹅和鸭子,顿时都惊了,纷纷跳上岸来,想把我拖下水。我呢,瞬时跳了起来,拿起地下的小棍,把他们用棍子武力驱赶起来,编成了一支“海军”。当我把他们整装完毕,准备和流浪狗们作战,我是这场战役的指挥官。鸭子和鹅朝两条狗冲了过去,两条狗没见过这个阵仗,有些惊慌,但是还是和鸡鸭鹅厮杀起来,霎时“嘎嘎嘎嘎嘎”、“旺旺旺”此起彼伏,鸡鸭鹅毛满天飞舞,做为指挥官和唯一的观众的我,在一旁拍手较好。两条狗在我的两只战队面前,简直不堪一击,过了一会,就被啄得伤痕累累,只得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远了。

  夏天,姥爷种的菜,已经绿油油的一片,我和姥爷天天去菜园看护着,每一种菜都虎头虎脑的,新长出的嫩芽,探出小脑袋,似乎用好奇的小眼睛,望着这个世界。这些可爱的嫩嫩的蔬菜,一般我们不会采摘,但是一些小虫子,会悄悄的飞过来,啃食,早上,我回带着小鸡过来吃虫子,保护他们,晚上我就没有办法管理了。

  秋天,是一个丰收的季节,姥爷种的一部分蔬菜,都成熟了,西红柿,红彤彤的笑脸,看着大家,黄瓜一排排整齐有序,茄子、辣椒等其他蔬菜,纷纷的展示出自己的风采。蔬菜很多,我们通常都吃不完,所以,姥姥姥爷经常会分给左邻右舍。

  冬天,白雪为大地铺上一层白色的棉被,在这些棉被上,有时候会看到野兔的佳作,他们估计是经常来找吃的,所以,雪地上会市场留下它的脚印。跟着一排脚印追随,一般会看见兔子洞。小河在冬天里也结冰了,而我的“陆军”“海军”都躲进了姥爷给他们盖的小房子里。

  小菜园的一年四季,我常常想念,想那段日子,想我的"军队",想再跟着姥爷去种菜,想蝉鸣,想那只兔子,真想再去我小时候的乐园玩耍.......但是小菜园,已经被征地盖大楼了,而我,每次回姥姥家,都会远远的看一眼小菜园的方向,一切都很陌生,但那里有我的童年.....

  梦里,我有时候会回到我的小乐园了,在那里呆一天,找寻童年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