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患糖尿病多年的母亲住在老家大泗镇农曹河村,离市区十几分钟的车程。老人家打电话来说药没有了,让我去人民医院开些药送回去。不得已,我带了通行证出门。

为了对抗疫情的肆虐,政府部门全民动员采取严防严控的措施限制病毒传染扩散。

根据本次疫情扩散的特征,对普通市民、老百姓而言除了做好个人防护、卫生之外,限制人员流动是这次抗疫战争的重中之重。

很快——从城市的街道办、居委会到各个乡镇、村委会,各个基层部门不仅把凭证登记限人限次出入落实到了各家各户,还以市、区、乡镇、居委会、村委会、小区为区域,层层设立防控卡点,24小时不间断地对不得不出入的人口进行来往登记并测量体温。

人们的生活拉慢了节拍。住在临街高层,透过窗户,眼下的街道上没有了往日熙熙攘攘的人流和争先恐后的电瓶车,更没有因为拥挤而蜗行的机动车,就连远处环城路上也没有了往昔呼啸而过的车来车往。

万众一心,在眼前的战役中又一次得到了极其完美的诠释


见证:

驱车来到小区门口。戴着袖标的防控人员对我进行身份及联系电话登记、量体温,再出示证件、放行。

一路上,很少见人。偶尔有车,也很少。一路上车稀人少得让我很不习惯。

来到医院门口,又是登记、测体温,放行。进了门诊大厅,填了来去动向表,确认了非来自疫情爆发区人口,才去挂号。

这才发现,医院里看病的人也是出乎意料的少。而且,大家都很自觉地带了口罩、按序排队,没有人拥挤,更没有人喧哗。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不错,疫情面前大家一下子都明白了什么叫“保护自己也是保护别人、爱护自己就是爱护别人”的道理。

身边的小事情,大感动……


发现:

开好药,从人民医院向南直接上了东风路高架,高架上依旧几乎没有几辆。

不一会儿,我从创新大道出口下来一路向东进入同样几乎没有车辆的许庄镇地段没多远,便被一防控卡口戴着袖标的工作人员礼貌地拦下来,登记姓名身份、电话号码、测体温、放行……

孤独前行大约不到两公里进入大泗地段,又一防控卡口,同样被礼貌地拦了下来……登记、测体温、放行……

进入了大泗镇,在到老家不足6公里的乡镇道路上,又历经了4个防控卡口……

在进入曹河村的防控卡口,还碰到了大泗镇派出所老所长吴庆华和村支书程宝平带队在现场指挥。而且,在该防控卡口还专门设了消毒点,义务为来往车辆消毒。(因是乡党,为避嫌防喷,本不想具名。但事实如此,着实感人。不写违背良心。)

尽管这一路耽误了一些时间,但是心里却是暖洋洋的。说心里话,对这一路防控卡口上工作人员的敬意,是内心油然而生的。

 吃过晚饭,下起了小雨。陪母亲聊了会儿天,我准备返回泰州。

“在路上,如果犯困就停在路边上歇会儿……”知道近些天我熬夜过度,临行时母亲叮嘱我。

返程,我是从老家直接抄镇村近路依旧孤零零地往回走的。过了几道防控卡口,前面隐隐约约到了白马镇岱白村防控卡口。因为,感觉有些犯困,我便在离防控卡口不远处停车坐在车上打起了盹儿……

“笃、笃、笃……”一阵敲车窗的声音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打开窗户一看,是一男一女两个戴着袖标的防控卡口工作人员。

“同志!怎么回事?需要帮助吗?”前面的高个子男同志站在车门外窗户边问。

“我就是南边曹河村的,叫回泰州,我有点儿困,歇会儿”我连忙解释。

后面那个女同志拿着体温仪一边帮我测体温一边说:“体温正常。要不到我们点上歇会儿喝口水。”

说着,她转身指了指他们的临时小屋,里面人影依稀。

“不要不要!谢谢!谢谢!我这就走”早已清醒了的我,心怀感激忙不迭地拒绝,“不麻烦了,我没事的!”看到外面下着小雨,天气又冷,我连忙说:“外面冷,你们回去吧!我这就走……”

“不行!”那男同志固执地说:“你不下来我们不走!你必须下来歇会儿,不然我们不放心!”

真的难以置信!非亲非故的陌生人,对我这样的关照,直让我这个七尺男儿当时就热泪盈眶。

让人感动的事到处在发生,只是没有发现。——基层干部群众也是最可爱的人。


感受:

开头我已经说过,走在抗疫一线的、以及为疫情爆发去捐款捐物的人们无疑是最可爱的人。他们舍身忘我冲在与疫情对抗的第一线,他们用大爱带给我们的感动是大感动!

然而,那些服务在基层、一心为防控疫情做奉献的干部群众,何尝不是最可爱的人?在全民动员控制人员流动接触的形势下,24小时工作中,他们接触的何尝不是一个庞大的“危险”的流动群体?!

或许未发作的病毒携带者就在他们身边!只是,他们把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

从自觉限制流动的百姓市民,到日日夜夜在风雨中坚守卡口的防控人员,对抗疫情,大家一直在路上!

其实,在抗疫战争中,没有前方后方。万众一心,齐心协力积极支持配合政府部门进行抗疫的广大老百姓和参与抗疫的基层群众,他们都是最可爱可敬的人。有凝聚力和执行力如此强大的广大群众,我坚信疫情遮挡不住春天蓬勃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