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殇


对着膨胀的花蕾说
别急,小心魅惑的花冠
对着露头的小草说
还早,小心诡谲的雨露
对着渐近的鸟鸣说
打住,小心传谣的春风
对着北归的雁阵说
回去,小心残冬的阴谋

蝙蝠在头顶飞旋
隔空喊着春天的乳名
一些花草就蔫了
我回头覆盖一把
变节的黄土
告诉他们这个春天
宜迟不宜早

春雷喑哑
南方有哭声传来
被灌了
不明真相的酒
蜇虫醉生梦死

那么多人被瘟神带走
那么多人与死神争来抢去
那么多人在生死边缘徘徊
那么多人跌倒又爬起,爬起又跌倒
那么多人病榻前
嘘寒问暖,打针换药量体温
累了困了就和防护服相拥而眠
又有多少人成了永眠
拔掉呼吸机时
有的失去了呼吸
有的捡回了呼吸

一呼一吸之间
暗藏多少人传人的危机
多么需要口罩充当中间宿主
树起一道墙坚壁清野
让魔冠扑个空

等到春使姗姗来迟
我们举行盛大的惊蜇
把早夭的光阴厚葬




致李文亮(外一首)

你习惯早醒
最嫌恶装睡

一声哨响

吹散了

人们眼前的迷雾
点燃烽火

擦亮了
人们冲锋的号角
一双明眸

照彻了
冠魔的险恶用心

你走了
带着世人的不解
瘟神如愿
以为全胜
留下了哨子
哨声活在
人们的心中
时时如雷贯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