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瘟疫横扫中华,为寻求一份安逸,我 捧起了这本书《热爱生命》——北方的奥德赛,  走进雪山里,走进淘金者的世界。那里有许多狗拉着雪橇带着淘金者,在他们的世界里,同样有斗争,一个种族里强者为王,不同种族对食物和领地,尤其是对金矿的追求更是热血沸腾,他们会为之付出自己的生命。主人公奥德赛的家乡天涯,把各种珍贵动物皮用来作为结婚的彩礼,奥德赛因为恩卡的一个眼神,便把自己所有值钱东西都放在恩卡门口,并不断加码。同样,恩卡的门口放着的还有其他人的彩礼,在奥德赛发现自己的彩礼消失的一天,他很高兴,那意味着恩卡同意了他的求婚。谁知当晚来了一个金毛的野蛮男子,留下东西要带走恩卡。因为喝了太多酒,奥德赛无法救下恩卡,奥德赛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破灭。他作为酋长,第二天开始带着食物坐着船,一路打听,一路寻找,走过好多国家,询问好多人,有些人提供了线索。而当他到达那个地方时,野蛮男人已经带着恩卡离开,就这样他一路辗转,一路寻找,为了曾经恩卡的一个眼神,奥德赛在森林,海洋,雪地,经受寒冷,饥饿,多少次险些丢命,当初的美好让奥德赛付出了多少心酸,经历了多少苦难。

     奥德赛几年的寻找,恩卡并不知道,当奥德赛再次遇见她的时候,是带着她和他去寻找金子的路上。因为他得到一张地图,于是他设计了粮食被灌熊偷走的现场,一步步的将金毛野人引入圈套。面临死亡威胁,金毛男人找到两只山鸡,一口都没吃(只要吃上一口他都能活下来),他爬着把山鸡带到恩卡面前,奥德赛面对奄奄一息无力说话的金毛男人,比划着告诉他,是他抢走了自己最爱的恩卡。野蛮人终于明白,但却无力说话。于是奥德赛开始用方言和恩卡交流,恩卡明白过来,大笑起来,比死亡还要可怕的笑,她并没有激动和感恩奥德赛,而是一头埋在金毛男人身边。奥德赛给恩卡生火,恩卡就换到另一边抱住金毛男人,他想带走恩卡,可是恩卡不吃也不动。当恩卡突然抱住他时,她从后背拿了一把刀,刺了奥德赛的腿两刀。由于过度饥饿,恩卡没有力气刺死奥德赛,奥德赛给恩卡讲他们曾经乘着帆船在海上互相追逐的那个眼神,他把这眼神当做一种默许,那眼神只有恩卡才有。讲他看到恩卡被金毛男人抢走,看着恩卡挣扎,看到她不断抓金毛人的头发却无力逃脱的情景,讲他如何痛苦,何如倾尽所有只为救恩卡……这么多年,辗转如此多的国家,受尽无数苦难的奥德赛,如今终于找到了他爱的恩卡,可是她却宁愿守在金毛男人身边,抱着他的脖子,不肯离开……

        是当初的美好入心?还是日夜的相处知心?是放弃救自己的未婚妻内疚的过一辈子?还是倾家荡产冒着生命危险苦苦寻找多年?是金毛男人的错还是恩卡的错?或许奥德赛就不该和恩卡结婚?

       如此读来如此揪心,好想与作者对话,好想得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