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少失眠的我,突然间睡不着了,焦急得很,怎么会这样呢?心里不停的反复想着这样的问题,越焦急越没有睡意,好不容易捱到四点多,朦朦胧胧的睡意上来了。突然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哪个冒失鬼呀,这个时候走路还不忘恶作剧!心里诅咒着,电话铃又响起,看来今天是跟我较上劲了,别想睡了!想让我彻夜无眠啊,我关机便是。

       拿起手机刚瞄上一眼,来电显示:“娟子!”好你个娟子,你什么时候也不分时候来干扰我呀!

      “喂~”按上接听键刚想发作,娟子倒是细声细语地赔起了不是。

      “对不起,刘姐,我是娟子。”哼,我知道你是娟子,我在心里没好气地说着。

      ”刘姐,你先把门打开,我有话跟你说。“什么事非得这个时候说啊,心里极不情愿还是摇摇晃晃地去开了门,娟子是我的邻居白衣天使。

       ” 啪“随着门锁的一声脆响,娟子夫妇迫不及待地推门而入。

        ”刘姐,真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来打扰你啊!“娟子丈夫先开口说道。都来打扰了还说不好意思,我用心语说道。

       “是这样的,刘姐。”娟子丈夫显得有点小心翼翼。

      “姐啊,你知道的娟子是一名护士,在家休假好几个月了。这不,眼下湖北疫情严峻,娟子报名参加了医院的第二批次的援助队伍,一会儿医院的车队就要出发了,嗯……“平时能言善道的娟子丈夫显得有点吞吞吐吐起来。

        娟子跨前一步挡在了丈夫面前道:”还是我来说吧!“

        ”姐,一会儿我就要随车队出发了,翰林他们公司也准备了一批生活物资支援灾区,他准备亲自带队送往灾区。“说到这里,娟子的眼眶有点湿润了,我连忙按住娟子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娟子继续说道:“刘姐,你知道我们孩子还小,才八个多月,我妈身体也不太好,我担心这一走家里这一老一小不知怎么办?所以,请姐能否替我照顾几天?”

        我连忙接住话题:“嗨,我当什么事呢,放心吧,小事一桩!我正愁不能为灾区做点什么呢!”

        “这样说就谢谢刘姐了!”夫妻俩异口同声地说。

        “谢什么啊,我们是一家人!”我从心底里对这俩个年轻人崇敬起来。

        “对,我们都是一家人!放心吧,还有我们呢。”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望向门外,不知什么时候起,楼道上下站了好多戴着口罩的邻居,他们都用赞许的目光看着娟子夫妇。

       “滴——,滴滴——”随着一阵汽车喇叭声,医院的车队缓缓驶来,白衣战士们一个个如出征的战士一样端坐着,娟子毅然地转身走向了车门。

        娟子妈抱着孩子站在门口,哽咽着喊了一句:”娟儿啊,平安回来!“

        娟子头也不回地坐进了车里,反光镜映照着她满是泪痕的脸。

       车队缓缓向机场方向驶出,翰林的车队紧跟其后。楼上楼下的窗户全打开了,一双双手臂挥舞着,“我们都是一家人!”响彻小区内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