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昨天(11日)上午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发改委要求,我们要做好“两条线”作战的准备:“一条线”是抗击疫情前线,主要任务是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另一条线”就是经济发展前线,主要任务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要在巩固好防疫有利形势的前提下,合理设置防护标准,努力创造条件,尽快实现全面复工。

天气:

两天来,西南风(足有7级)不但有真本事为黑土地撤去伪装,而且将正月里的大晴天扯来块儿天幕遮阳。此刻,灰蒙蒙,潮乎乎,凉飕飕,死凄凄……

晨起,与其无奈,毋宁仍想。刚才,在床上被单位同事小庞手机叫醒:“哥,我今晚值宿,咱换个班吧。”

“啥情况?”

“没情况……给老秦和树群都打过电话……”

“好!”

有人敲门:“广天在家么?我是二楼老李头儿,你婶儿感冒了,给我顶个班……甭开门!非常时期!”

“中……中!”

我到小区门口时,社区值班员没到,只有“米寡妇”,打过招呼后,她出去进来,备消毒液,填交接班记录,检查体温测试仪……我偷眼细端详她,嗯,身材仍是没得挑的一流;长发准保是胡乱一卷,竟有几绺儿从棉帽盔沿儿垂下;整张脸最脏的地儿,白眼仁儿布满了红血丝;正是这两道眉清使我联想到她的唇红——比纹的都精致,性感。

她是小区唯一的连轴转的保安兼物业。其实,元旦以后,我就不经意的撞上了几次,尤其是第一次(因对门男主人是本市小学名校的后勤主任,农村的一些“亲属”求他择校并将孩子寄宿他家,他推托再三,别无选择,便在学校附近租下大门市,开课后班,算来已空了三年。)我听见楼道有动静,开门,几乎愣那儿,一个瘦小的老太太、起码有六十岁,正回放我家已习惯了脱于走廊的鞋,在认真拖地。以往干燥、炝人的楼道弥散着空气清新剂气息——沁人心脾啊!

打听得知:瘦老太是“米寡妇”的婆家妈。那是入冬第一场雪,风大,下了一夜的雪专找旮旯胡同背风(包括车与车之间的空儿)。她娘俩在清扫车库门前那道斧砍刀削的“山脊”和单元出口特意倚门的“桩”时,同起得早爱说笑的老李头唠嗑,由老李头口中得知。后来知知甚多……

老李头还讲:“‘米寡妇’大名米岚,四十出头,她刚结婚两月?反正丈夫开车为‘非典’期间运送物资出车祸死了,再没找。哼,电视里的靠啥俊呢?人家那才叫真俊,身段儿和脸盘儿能符上。也倒是,农村你还不清楚?人越到那时候越身不由己,除了托人、哄人的,架不住馋嘴的天天上门讨,的确如此呀——熟会烂啊!从长计议,进城了,打工呗,孩子现在读实验高中。这不,老任头也不做饭,想起来到对面饭店要两菜,他俩接触几年了,谁说得清?不过,自打老任头妹夫在南岭又开发了小区,去年‘十一’交工后,老任头去那儿,咱这儿,就交由‘米寡妇’了。”

 “米寡妇” 刚被我劝进门卫室歇会儿,估计还未来得及去里屋显露身材(即便无“疫情”,她也养成了把外着装脱下来再去休息室隔出的小间做早餐),便听见我和“110”的人在交谈,其中一人说:“甭管什么时期,有案必接,你们这小区也真是,要溜冰么?水资源任你们给浪费掉啦……昨天,嗯,我看到了,那鬼东西……”他手指大冰坨子,“它在那儿!从楼外墙壁的雨水管下来的吧,正砸在一辆‘宝马’轿车后风挡玻璃上,必是与女儿墙闹掰了,一气之下坐‘宝马’呀!呵呵。财保处理的我们管不着,我们只管进门入室看究竟。”

“噢,警察同志您好,我报的案。唉……实在没办法,本来我们小区也是全天供水,您说,过年若停,业主们……太难啦!”

“多大事呀,’太阳能’漏水,关了呗,也不能影响大家呀!”

“开始发现时,不知哪家,对上号了,家中没人……”

“现在有没有?”

“有!肯定有!就不开!”

“好!您带路。”

他们也该到五楼了?怎么这么静呢?既然“米寡妇”确定了,人肯定没出院啊!我很深信(认证不认人)且比邻私家医院的后角门那儿不但有两条大狼狗守着,外加“铁将军”呢?我边溜达,边偶尔仰头找五楼那家——小区唯一窗玻璃上的‘囍’字。说真的,除夕以来,我从心里没少诅咒这对“二婚头”——妈的,仿人做夫妻,行狗操事!汉子脑袋瓜子本来秃顶,弄得葛优和郭冬临加起来没他亮;娘们儿肯定过预产期了就不生。他俩租的五楼西门再婚,男的开大车“飞圈”;女的很少下楼,上楼必是一路瓜子皮儿。他俩傲慢的很,老李头“全区”公认的结交界“便友”级别人物,愣接触不上;他俩无情的很,没见崽子闹,父母找,朋友聊。

“咔嚓——”贴“囍”字的玻璃碎了。幸亏楼下没人、没车、没一只借蹓弯儿便便的狗。

“叫大家听听,你‘米寡妇’是个什么货?警察来咋地?我没嫖,她没偷,要证有证,要窝有窝……”“不像某些人——钻进了老狗的窝——学猫叫!”“就不生”尖细长的喊声咽住丈夫。

“砸玻璃?能耐了!接着砸!砸!”警察发话了。“有事说事,就事论事,院里都成了溜冰场,你们还说不知道,你们可以不过年的氛围;也可以不对‘疫情’作出任何反映;但是,你们有离开人间去天宫的‘筋斗云’?”“闭嘴!我郑重提醒你们,法盲逃不出法!任何人蓄意造成资源浪费或破坏资源环境必须承担法律责任。在家干违法的事多啦,聚众传销、利用网络涉黄造谣、偷电偷水、家暴、噪音……《人民的名义》造一道藏钱墙,哪家不是我们破门而入,况且我们请备案的锁王帮忙。”“你把家都砸了,看看这执法记录仪会偏向谁?来这套!警察永远保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而不是帮助那些造假、骗保、自残等讨回公道。”

“之前,包括就近的两个单元,共18家业主都进行了检查,真的,就你们家……问你们,你们说没安‘太阳能’热水器。这水天天流……谁看谁心疼啊,物业是干什么吃的?我听得揪心啊!更愧对其他业主,因为跑水,水泵压力不够,顶楼的都反应断水了,上厕所全指望医院。现在啥时期?真没办法呀。”“米寡妇”哭诉。

“你妈有办法!呵呵!打扫卫生的居然把瓜子皮堆到我家门口。我是欠物业费?还是……怕说……别做!”“就不生”急了,“元旦,我去交物业费,老任头子,多大岁数了?撞上了‘忙三火四’就撞上呗!可倒好,他先发制人说我们没素质,没敲门。嘿嘿,逮得就是你们这对狗男女!抓不住你们小辫子,总以为农村人好欺负,拿我们的外形和辐射当话柄,为老不尊的……”

“警察同志,你给评评理,老任头子天天在微信群里说他妈的不是人话。指桑骂槐,好人都让他当人……”

“行了,特殊时期,再闹下去,这就不是说话的地方了。我就问你,能不能做到下不为例?脑子里装点大家伙中不中?这年过得多闹心,你们还如此添堵。”

“米寡妇”冲出单元门,擦着眼睛;又冲进开门的门卫室。

我听到:“任哥,我真的干不了了,不干了,这岗位于有些人真是眼中盯——于女人更是‘寡妇’职位。求求你另找他人吧。”“不……不是!”“也许你家嫂子是个借口,可我宁愿她不是借口……”

“米寡妇”是送走“110”又等到下午社区值班员下班、老任头领来了姨表弟才走的。走时天将黑了,我出院门去值宿刚好瞄到“一流身材”钻进出租车。我走在冷清的街道上,正想着下楼时碰到老李头习惯吮嘴唇嗫出声,再放话:“人品怎么品?茶是人;水是事;茶具是托儿。”

这……这人是中国,事是人类,托儿是命运共同……手机响了,接听:“我小庞,在单位呢,你甭来了。”

“你……”

“回农村了,里不出,外不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