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走了,我们还要继续,因为我们同是白衣人。”

   距扬州“金银潭”——苏北人民医院新区分院不远的隔离宾馆里,刚刚撤下“火线”的该院首批“新冠肺炎”医疗组组长徐晓发了一条朋友圈,立刻引来“战友”们的一片泪水与感慨。


1581426852334098.jpg

除夕前的集结

   腊月二十七,苏北人民医院新区分院门诊室里,病人比往日少了许多。“还有三天就过年了,希望坏的情况不要发生。”综合内科主任徐晓认真诊完手上的一个病人,起身刷开手机,科室工作群里的一串笑脸依然在目:

  “各位安排好节日生活,祝春节愉快!”

   “祝徐主任泰国之行精彩多多!”

  作为在这家专业传染病医院工作二十五年的业务骨干,他不放心病人、病人离不开他,已是徐晓的生活日常。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属于他的休息日少之又少。即使休息在家,医院一个电话,他立马就得赶过来。读大四的女儿一直有个心愿——和爸爸妈妈一起出国旅游。让女儿扫兴多年的徐晓,半个月前终于下了决心:春节后休年假,陪妻子女儿去泰国好好玩一趟。

   钱很快交给了旅行社,机票、酒店等也一一搞定,女儿乐得满脸绽笑,同事们也纷纷送上祝福。一段美丽之旅即将开启!

   徐晓正遐想着,手机响了,领导的声音急促而凝重:“一名乘火车从武汉来扬的发热病人马上就到,你立刻带人进入隔离病房接诊!”

  “武汉、发热!新型肺炎这么快就到了扬州!”徐晓和同事们一个冷颤。

    其实,在两天前,他们对这种源起于武汉、扩散至广东、北京等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也只是个遥远的感知。可就在昨天,钟南山院士指出此病确定存在人传人现象,而春运高峰又即将到来,全国各地才紧张了起来。苏北人民医院新区分院被扬州市政府指定为接诊医院,参加过2003年“非典”和2009年、2013年“甲流”救治的徐晓被确定为医疗组组长。

  “时间就是生命!大家各就各位!”徐晓什么也顾不得想,在工作群里发出一条指令后,便向隔离病房飞奔而去。

  十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至。此时,病房里已是灯火通明,医护集结。


医院灯火.jpg

无声的拜年照

      “这个确诊病人的治疗方案,需要立即确定下来。”

      “门诊发热病人的CT影像吗?我马上来看。”

      “今天又收治五名疑似病人,我们要逐一过细观察他们的情况。”

  “对于在家隔离观察的人员,麻烦你们社区督促他们测量体温,并帮助做好记录,及时向我们反馈。”

   一条条诊疗意见、一个个指导电话,在隔离病房里交汇、传输。七名医生、十六个护士,隔着厚厚的防护服,彼此看不清对方的容颜与表情。但对方的每一句简短话语、每一个细微动作,他们都能心领神会,并立刻化为有力的执行。

   这是心灵的默契、血脉的相融。十二天的携手接力、朝夕与共,已经将他们连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医生八小时一班,护士四小时一班,二十四小时值守不间断。肩周炎刚打封闭不久的吴医生,一班下来端个水杯都困难。因长时间戴口罩而鼻子皮肤溃破的朱护士,涂上药膏盖上纱布又进了病房。 

    鼻子_副本.jpg

  “你去年肺部结节开的刀,身体也还虚着,自己多保重。”徐晓的妻子来给他送剃须刀、换洗衣服,在门卫处留下一张纸条,便又悄悄离去。

 

  除夕之夜,病房的窗外闪着几颗星星。罩在白衣里的“战友”们相视一笑:“今晚,我们不能和家人团圆,但可以写出心中的祝福!”

      于是,每人一张纸、一句话,咔嚓!那一晚,在这些白衣人的朋友圈里,有了一张无声的拜年照。

 1581427111678439.jpg

                 我们不能害怕

  随着收治病人的不断增多,以及其他省市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消息传来,要说徐晓和他的同事们一点不害怕,那是假话。

  “我们和病人的距离最近,风险也最大。但我们不能害怕,因为只有我们镇定,病人才能安心。”

  几乎每一位病人被送进隔离病房时,都会焦躁不安。没有亲人的陪伴、不明就里的病毒、不知长短的病程,仿佛恶魔缠绕着他们,有的人甚至沮丧厌世。

  这时,徐晓和同事们又多了一个身份——心理诊疗师。他们给病人讲解疫情知识,告知他们具体的治疗措施,鼓励他们乐观对待,战胜病魔。

   针对“新冠肺炎”病人肺功能下降的情况,医护人员还教病人做一种康复训练操。即后背紧贴墙壁,双臂尽量伸展,沿墙壁上下爬行,使肺部得到扩展和锻炼。

 1581427107106951.jpg

   渐渐的,病人们安心了,身体也好转了。一位六十多岁的老阿姨临出院时向医生道歉:“我这个碎老太婆,这么聒燥你们,你们却不嫌我,还给了我信心、勇气。这段经历我将终生难忘。”


泪花中的继续

   正月初九,第二批医护人员到岗,在隔离病房连续奋战十二天的徐晓和他的同事们,终于脱下沉重的防护服,走出了病房。但迎接他们的,不是亲人的拥抱和温馨的家居,而是又一个十四天的隔离。

 

 

  在这段终于可以清闲的日子里,他们的心却依然牵挂着“战场”。他们把第一阶段的经验,掏心窝地告诉后来的“战友”,让这些同行的白衣人以最省的力量、最快的速度,获得最好的效果。

   除了扬州,他们还关注全国的“战友”。他们希望所有的白衣人流汗而不流泪。然而,武汉的李文亮,终于还是走了。此刻,徐晓和他的同事以及无数的白衣人,都在泪花中喊出:“我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