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是可以用来吃的。怎么说呢?我们都是靠日子里丰沛的营养,慢慢长大的。成为大山,大河,玉树临风,或靠伟大的博学,独立一方。升学就业,著书立说,哪怕种田我们都可以诗意而幸福,游刃而有余。品思感悟轻轻地嚼,甜了继续,苦了一脸窘相,哇的一声全身仿佛触电,仿佛麻醉。记得小时候我和一个小伙伴,去隔壁张奶奶家偷葡萄吃。小伙伴比我个子高,他爬上树扔给我一嘟噜青葡萄,我一下子填进嘴里,那个酸啊,我差点跳起来。等我回过味来,小伙伴已经下来树了,我追上他把那小子打哭了,他的妈妈找我家来了,我噗嗤一笑,他让我吃酸葡萄,差点酸掉牙。我无理争辩,那小伙伴委屈地说,谁叫你嘴馋抢着吃,还赖我……说完就诶诶地哭起来了。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有趣,可笑。每每想起就打开童年记忆的五味瓶,一件件幸福的事情,一件件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就镜子般地浮现在眼前,回想过后心里美滋滋的,脸上的那两个小酒窝满满的阳光,满满的童心。岁月静好,童年是短暂的,调皮的,童年是一块糖酸酸的过后有点甜。童年是人生记忆里的一块红珊瑚,一块绸,一方星星闪闪的天空。什么时候回想起来都是母性的亲切,母性的博大,母性的温暖。


  日子,是可以用来描绘的。可以用白描,蒙太奇,叙事,抒情,可长可短,可直叙可倒叙,亦可以日记的形式,小话剧的场景,完成一个从名词到动词的语速转换。从阳光荡漾到春水浓,尽显女人特有的温柔细腻与芳香。从小学到大学鲜嫩嫩的,直到结婚成家,生完孩子。日子渐渐变得枯燥起来,少了花前月下,少了海誓山盟,多了孩子的哭声,多了锅碗瓢盆交响曲。日子棱角平了,刃钝了。我曾反复地问,谁夺走了我们的快乐,我的自由,我的渐渐成熟的心灵轨迹。没有时间再去怀想《青春万岁》里的只言片语,只能素面朝天,活出真实,活出洒脱。像小草像阳光像我摸爬滚打停不下的时间致敬,爱与人生共徘徊。去的去了,来的来着。我张开了拥抱大地的臂膀不惧太阳也不惧黑夜。为人子为人父在角色的转换中成熟了,体悟到了上有老下又下的累与艰辛,没有一帆风顺的人生,风平浪静那是死亡的前夜,“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壮美,总是漂着波澜起伏跌宕画卷,好日子坏日子是人生的二重唱。


  日子,是用来纪念的。为了忘却,为了怀想。走过的在后方,回头就有无尽的留恋,秘密的发现,有钱难买回头看。是啊!你看那桃花,行走在春天里,不也边走边停吗!像火,像霞,像一群侍女赢弱,白皙。杏花亦是,梨花亦是。“岁月从不败美人”在她身上多少人的影子重叠着,年年如是,想不起一句恰当的比喻,就用小草的那句吧“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春天是美好的,在于她无穷的诗意与蓬勃,给人一种向上的,一种灿烂的,一种让人留恋无法释怀的美丽期许。她是金秋胎心,“菲菲的素面”(杜甫),“千里莺啼绿映红”(杜牧),“满园春色关不住”(叶绍翁),“有情芍药含春泪”(秦关)。行走在春天,仿佛走在画中,清新又浑身漾溢着一种水的灵动,爱的冲动。作梦都身居百花浑不知,一觉睡到洛阳桥。最是朦胧春深处,一纸晓风溪流。春啊一醉吾心,一醉喜雨。春天犹如一道帘律动,隐约,少女般青葱。日子里诗的成分多了,我们的生活才会有趣,像小溪,像花讯,欣欣然,醉于田野须香根魂。在慢慢等待从花到果实之间,如梦的心语,人人都向往的“灯火阑珊处”。


   日子,如闪电,如台阶,如一批白马,如一页日历,如蓝天白云,如迎面的风,如叮咚的小溪,远方的山,脚下的石子,疾走不停,慢走不送。昙花一现,白马过膝。像朱自清大师笔下的《匆匆》,给我大把大把的感悟,大片大片的祝福。一弯一弯绿水载不动乡愁,一潭一潭思绪的浓。纸鸢,牧童,雨巷,夏荷,绿蒂,莲蓬,白雪意象频现。绿装素裹,月夜颤颤的小桔灯,禅示生命的沦落评头品足,泥土与石子,对面绿火汹涌的山蜿蜒,如一匹飞奔的骏马,田野春风拂过,秋风拂过,留下了,带走了。沉淀于心,于诗,于歌,总与有心人心有灵犀,不谋而合地周旋中相识,相知年年如是。浅浅梦,淡淡魂。我走过的日子啊,半信半疑,蓝天无盖,厚土无底,在它们之间快活地游啊游啊……像一条鱼,像一根草,像一潭水,像一方家园在我感念的心里隐隐作痛,那些小城故事啊,时时播放什么时候拿出来都是酒肴,都是咸咸的泪组成用不老去的亲情。


  日子,像一件件衣服,一次次落叶,一批批花开,有阴晴圆缺,有汩汩暗音,还有澄澈的胡铉,有急雨的琵琶,二泉映月貔人生,在恸哭中偶遇菩提,在《平凡的世界》中汲取透明的人性光辉,记忆伟大背后的平凡。时时作,刻刻想“卑微有卑微者的通行证,高尚有高尚者的墓志铭。”走自己的路,让自己膨大起来,圆满起来,风不浸雨不蚀。莫问大火要宁静,莫问秋雨弃乡愁。始终记作“一花一菩提,一叶一世界。”栽什么树结什么果,分分秒秒准备着春开花秋结果,实实在在耕作,扑下身与根一起抱紧泥土,就有不尽的风景,不朽的勋章。谁离开泥土,那是水中花镜中月,唯有泥土才是爹娘,唯有泥土才浪涌,盘根,碧连天。让我们的餐桌更加丰盛,花更艳,水更清,像江南。


  日子,每天不知不觉离我们而去,每天又微笑着向我们走来,一个劲地唠叨,一个劲地催,不离不弃。谁不怀念,谁不珍惜,谁不以十二分的热情欢迎。唯有日子,我们才会有生活的舞台,掌声不是空穴来风,你看那高树上的鸟巢,乡村的大棚,城市的高楼无不故事丰满,无不励志,美丽的标签总会被日子镀上一层历史的印迹,生命不老的霓虹。鲁迅先生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其实日子是我们每天的餐,你绕不过去,也是我们呼吸的空气,你能拒绝,该来的来该去的去其实日子也是一列火车,每天一站一站地反复,往返无穷无尽的风景,生死,荣辱,一会穿山,一会下海,一会乡村,一会城市,染一身江南香,披一头北国雪,是是非非都成空。但它依旧在与我们擦肩,与我们休戚与共,头顶春暖花开,脚踩碧草连天,“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追问着几度夕阳红,将背上的笛子拔出,吹出大山的魂,喊出故土质朴与善良,让那会飞的泪花金色雨点般普天同庆。


  给我们的日子鼓掌吧,春华秋实。

  给我们的日子加油吧,任重道远。

  给我们的日子更广阔的天地吧,让它飞,让它茁壮. 让它婆娑,让它世外桃源般流芳百世。


          2020,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