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0日中午12:00,我正在家吃饭,手机响了:“华亭市菊园小区发现一例新冠状肺炎,姓名,王铜,年龄30岁,男,1990年出生。”是同楼的五十五岁自考生黄升打来的。

我是内科医生,防控人员12人,紧急呼叫救护车迅速隔离。平凉市所辖区县均已封城,进行户口查询,对其妻子、女儿、岳父及朋友追踪追查,对疑似病人进行鉴别,为期14天隔离观察。他们责骂,闹腾,愤怒。老岳父、岳母闹腾够了,情绪渐渐缓和,我对他们说:“你们大年三十聚餐,隔离一下是好事。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也没有什么特效药品和办法,观察、隔离是切断传播途径的好办法。”

时间追溯到1月25日,王铜与武汉人在酒店打麻将,然后搭火车返回华亭,起初流清涕,鼻塞,咳嗽,嗓子干痛,在楼后药店购买头孢菌素、甘草片、麻杏止咳片等无效。

黄升给我打电话,我有些怀疑,建议他把这一情况反映给疫情办公室,他依照我说的做了。黄升是一位下岗工人,自学驾驶车辆,然后当出租车司机。2019年3月27日,黄升因胆结石动手术,在平凉市医院花了两万多元,在病床上学习自考课程,大学语文他考了三次,作文老是写的跑题。他把人民报光明报文章摘录下来,写了三十万字的读书笔记。2020年4月的自学考试,黄升报的护理学。

我说:即使你护理专业毕业也当不了医生,当护士的考护理,男人学护理派不上用场,白白学了。去年去兰州临床考核,因为没有医学行业证明差点流产了。可黄升不管我说什么,都坚持自己的想法。4月,他疲倦而略显嘶哑,艰难地走进自学考场,接受国家检验。2019年10月自考成绩出来,微生物与免疫学基础考了82分,令年轻女护士刮目相看,这个五十多岁大叔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干嘛要认死理呢?人老了,考个大学文凭有用吗?可他这个人就是认死理,在大事大非面前,他还是有原则,考试从不作弊,不是他自己辛苦挣来的物质他不接受,遇到坏人坏事,他挺身而出,有一次看见有人偷盗电缆,他冲上去阻止,被歹徒捅了一刀在胸口,险些要了命。

黄升这几天出租车也停了,华亭境内班车也停止脚步。他有上大学的女儿,家里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等待他的生活费和女儿学费。妻子因神经性疾病瘫痪在轮椅上。我建议其加入防控小组,他很腼腆,没有同意。没想到他以这样的实际行动支援抗疫。

这些天,虽然有家他没有回去,让我的家人捎些食物给他家里人。

2020年2月9日,黄升在电话里说,最可爱的人是解放军和医生,他的声音有一些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