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内这盆耐寒的茶花是年前从花鸟市场买来的。储存一夏季的雨水可以派上用场了。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的缘分?曼陀罗花,诵出吉祥。吉祥是一种愿望,茶花可以抵抗邪气并能聚集阳气的植物,是自带吉祥的光亮。欣赏眼前这盆新鲜的茶花,却不知道它的耐寒性究竟藏有多少?

     此时,挨家挨户隔着门隔着窗,我的祝福声就只能交给这盆冬茶花。不在乎有人背后说我多么矫情,耳听本来就为虚,何必在虚声里给原本不宁静的夜增添杂色呢?

     可以入药的茶花,是功效出色的中药材,而收敛与止血是它最重要的药用功效。“收敛” 这个汉语词,其解释为“约束身心”,它最初出自医学术语,意思是通过药物作用,使肌体皱缩,腺液分泌减少。然而不管是哪方面的解释或术语,我只知道静下心来陪它过冬,是一种福。“几多轻敛态,月动夹窗纱”,宋代某位诗人这两句诗,写出茶花那种散发收敛自如的动态与视野的内质。

     夤夜逐深,我梦见茶花盛开。原以为静待花开需要漫长时光,却让我梦里不期而遇。花开无声是否也属于“收敛”的品性呢?它告诉我,它需要20度左右温暖便可以绽艳,它也提醒我,若要它盛开得美,要少补充水分。当然,它更多的是给予我暗示,谨慎谦让与沉静也是一种美德。

     次日醒来,见阳光甚足,也见花骨朵儿静静地溢出香气。我明白了梦中托言,每一个生态系统都有各自的特性,唯有顺从和尊重规律才会带给我心安之感。阳光射进大半个房间,茶花在窗台上,正享受晨曦的沐浴。当我转身叠被,然后再回头,发现两只麻雀正一边啄着嫩芽花苞,一边欢欣显出一副得意的样子。我怎么会忘了去惊扰两个小家伙呢?也许好久未听见雀声的缘故吧?想必花蕊初开雀来剪彩,于是也权当是重获新生的好兆头。

      蛰伏中的生机总有一天会冒出新芽。只愿食饱的两个小家伙飞去后不要奔走相告,以使拷贝走样。我只是觉得冬茶花也需要阳光,别无他求,只愿与茶花之间的默契别被轻易破坏。那一定是宿命安排下的默契,当我把茶花捧回室内之后不久,数只麻雀已一起飞过来,交头接耳,用它们的语言传递信息,而来不及扫去刚才被啄吃落下的蕊屑,也已成为它们互相争抢的食粮。

     自然,被麻雀啄过的茶花是不能再随意被修剪了,先要梳芽,才能使苞蕾有绽放的机会。如今这个特殊的年味,确实需要相匹配的声色调料,否则是无从入口,无从安心,无从慰藉,无从释怀。此时此刻,眼前微弱的雀声和不易修复的花色在我面前晃来摇去,我知道忧虑是拯救不了倾危的,尽管如此,我还是想为生命再祈愿一次,你若安好,岁月才会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