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的曙光照射在身穿防护服医护人员们的身上,温暖的阳光在为他们的防护服消毒洗尘。武汉长江大桥在晨雾中时隐时现,可雄壮的大桥依然横跨在滚滚的长江之上。飞驰而过的大巴驶入了空旷寂静的街道,人们还都沉睡于别样的春节之中。

  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建设工地还在昼夜奋战施工,众志成城的感人场面深深地感染了驰援者,一切担忧和顾虑都化作力量,战胜疫情的决心和信念油然倍增。 汽车并没有驶入医院,匆匆的早餐过后,首先进行上岗前的必要培训,如何防护感染和救护。疫情就是战场,来自各地的解放军医疗队全面进入一线科室,诊疗护理工作全面展开,医疗队迅速制定工作规范流程、明确医务人员分工,进入新开设的100张床位。连续多日战斗在一线的武汉医护人员,见解放军的到来,百感交集涌上心头,如同激战中盼到援兵,身心疲惫的医护人员,向解放军竖起敬畏的大拇指,还有敬军礼的。陪患的家属鼓起了热烈的掌声,还有人激动地喊解放军来了……一位重患病人,断断续续地:“我有救了!”

  关爱虽然有心里准备,可当见到满院的病患深处灾难之中,特别是他们的期待目光,宛如无数把利剑刺来,仿佛从黑暗的深渊中伸出一双双渴望求生的手。谁家没有父母?谁家没有兄弟姐妹?她顿感责任的担子沉重,热血沸腾,同情的泪水滴在防护镜中。女儿走后老两口商量,我们不能去武汉,我们可以在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啊。我想报名参加小区义务防护队,我支持你老头子,有一份热发一份光,众人拾柴火焰高吗。是啊,国家有难,疫情当头,我们作为国家中的一员,应该积极行动起来,这就是最有力的众志成城。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关振山,我们中国有无数座山,战胜瘟疫定乾坤。老伴你说的对,他们在前方打瘟疫战,我们在后方斩瘟疫,无伦黑夜多么漫长,黎明的曙光必将如期而至!由于长时间戴口罩和护目镜,面部被勒的过紧,再加上不透气,感觉头昏眼花。还不敢喝水,怕去卫生间需要更换防护服,另也没有时间喝水。看着病痛的患者,顾不得疲惫,只有一个念头,救治一个少一个。一位和关爱年龄相似的中年妇女病得很重,她恳请关爱道:“孩子的爸爸是边防军人,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不幸牺牲了,我走了到没什么,可以去找丈夫团圆了,可家里六岁的女儿父母都不在了,谁来照顾她呀,没有父母的孩子多孤独啊!关爱听了后心如刀绞,她不由地想起天真活泼的可爱女儿,她深知作为一位母亲对女儿的爱和牵挂,潸然的泪水流在护目镜中。她紧紧地握着女患者的手:你什么都不要讲了,我会努力医治你感染的病疫,请相信我,我也是孩子的母亲!

  自从女儿、女婿走后关爱的母亲便寝食不安,天天看新闻快讯,时刻关注武汉的消息。她还不敢多给女儿发微信,怕影响女儿工作,但还期盼女儿的信息。时不时地就看是否有女儿的信息。晚上九点多了,她拿着手机还在等,突然“嘀嘀”的声音,她迫不及待地划开屏幕,是女儿的微信:爸爸妈妈你们都好吧,不用挂念我,现在武汉聚集了千千万万个像我一样的军医和来自各省的地方医护人员,大家都知道危险和艰辛,可当今疫情肆虐泛滥,大家都不往前冲,疫情不就越来越泛滥成灾吗?女儿是军人,还是医护人员,并且还是党员,这时我不冲谁冲啊!请你们相信女儿,我绝不会退缩的,既使是献出生命,也是为了国与家呀!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每年的元宵节一家人都热热闹闹地在一起过节,可是今年,大年初一女婿就急赴武汉,紧随其后女儿也驰援而去。女儿走时天空的月牙还没长出来,可如今圆月高悬,月光射入空荡荡的家中,照亮墙壁上的全家合影。

  桌子上的汤圆凉了,夜深人静了,老两口还望着窗外的月亮发呆。思念牵挂奋战在疫情前线的女儿女婿。特别是昨天当得知年仅34岁的李文亮医生走了,更让他们担忧牵挂,谁家的儿女谁不挂念啊!何时才能凯旋而归。老两口的眼睛模糊起来,月亮变得水汪汪。明亮的圆月宛若一个大中国,周围布满的点点繁星恰似13亿人民,为了祖国的安宁不知疲倦地守护月亮,形成众星捧月的浩瀚银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