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咱不谈,

钢板一敲开正篇。

说的是

老海子今年六十三,

姓海名叫海百川。

祖居海南琼山县,

他的祖先可不一般,

曾官拜右佥都御史,

老百姓都称他“海青天”。

老海子有个发小刘老栓,

和老海子

同乡同村又同年,

两人的关系铁得很(噢),

就好像称砣和称杆,

平日里两人形影不离,

如同那孟良与焦赞。

说正月初五是小年,

老海子正在家中剁饺馅,

忽听见门外有人喊:

“老海哥在家吗?

我来找你把心谈。"

“谁呀?”老海子起身去开门,

“是我,你的兄弟刘老栓。"

老海子打开门半扇,

对着老栓把话言:

“眼下疫情这么重,

你怎敢还把门来串?

再说你口罩也不戴,

就不怕感染病毒得肺炎!”

老栓一听沉下脸:

“你危言耸听为哪般,

咱们是多年老朋友,

你怎能拒人门外面。”

老海听后哈哈笑,

双手抱拳把礼还:

“兄弟千万别误会,

句句话出自我心端。

自从那病源起武汉,

国内国外心不安。

习主席坐阵指挥紧筹措,

李总理亲临疫区第一线,

“白衣卫士”逆上行,

八方鼎力来支援,

实可敬巾帼英豪李兰娟,

更可赞不顾安危钟南山……

政府号召:

不走亲,不访友,

少聚会,不聚餐,

多喝水,勤洗手,

戴口罩,防传染,

交通出行严检查,

超市宾馆把门关,

一切娱乐全禁止,

疫情重区出入难。

闭门谢客家中坐,

待等毒消阴霾散。

咱不能给国家来分忧,

也不能再给国家把乱添。

既然咱俩是好兄弟,

更不该违反规定故意犯。”

海百川推心置腹一番话,

说的老栓连连把头点。

“海大哥,还是你老兄觉悟高,

相比较,老弟比你差太远,

虽说你,今天不让兄弟把门进,

老弟我,口服心服无怨言。

从今起,老弟我一定管住腿,

还要把,政府的号召来宣传。”

说完话,老栓笑嘻嘻地往家走,

一路小曲一路颠。

这就是,海百川拒客一小段,

说得不好大家多包涵。

望大家静心待等疫情过,

迎接那春风扑面艳阳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