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春节,我收到很多美好的祝福,最让我动容的是四个字:“百疫不侵”。

还在持续蔓延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无疑给国人最看重最隆重最喜庆的春节罩上了沉重的阴霾。“百疫不侵”,无异于人们当下的最高理想。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据悉,从1月23日起已有24个省份先后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我国根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性质、危害程度、涉及范围,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划分为特别重大(Ⅰ级)、重大(Ⅱ级)、较大(Ⅲ级)和一般(Ⅳ级)四级。其中,特别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主要包括:1、肺鼠疫、肺炭疽在大、中城市发生并有扩散趋势,或肺鼠疫、肺炭疽疫情波及2个以上的省份,并有进一步扩散趋势。2、发生传染性非典型肺炎、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并有扩散趋势。3、涉及多个省份的群体性不明原因疾病,并有扩散趋势。4、发生新传染病或我国尚未发现的传染病发生或传入,并有扩散趋势,或发现我国已消灭的传染病重新流行。5、发生烈性病菌株、毒株、致病因子等丢失事件。6、周边以及与我国通航的国家和地区发生特大传染病疫情,并出现输入性病例,严重危及我国公共卫生安全的事件。7、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认定的其他特别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一级响应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各级政府应参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处理,划定控制区域,限制集市、集会等人群聚集活动,加强流动人口管理,实施交通卫生检疫等。由此可见,只要启动了一级响应机制,就预示着突发疫情已达到特别严重的危害程度,很可能已经威胁到大多数人的生命安全。

毫无疑问,当最高级别的疫情防控启动时,最高级别的“一级响应”责任担当也应同时启动。

何为“一级响应”的责任担当呢?“守土有责、守土担责、守土尽责”,这是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对各级党组织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负责同志的要求,也可以看作是“一级响应”责任担当的应有之义。只因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所以,人人皆有守土之责。官员的责任是正确的领导、指挥和管理;百姓的责任是自我防护;医务工作者的责任是救死扶伤;司法工作者的责任是依法严惩涉及疫情犯罪,全力维护社会稳定和公共秩序;而文学网站的责任就是以文学的形式助力控疫之战......总之,不允许任何人在责任面前享有特权。人人有责,人人担责,人人尽责,让责任实实在在归位,方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忽然想到17年前“非典”爆发时我写的那篇小文《责任,被“非典型的日子”擦亮 》,文中有些观点似乎还不过时——  

曾经是耳濡目染的下饭馆、上电影院、逛商场、听音乐会,一直延伸到自由自在的游山玩水,突然间被贴上了“危险旅程”的封条。人与人之间,顷刻就有了口罩的阻隔;社区与社区之间,顿时就有了“红袖标”的盘查;城市与城市之间,瞬间就有了类似“关卡”的迹象。 
    每一天电视上公布的“非典”数据,焦灼了十几亿人的目光。生命的脆弱,仿佛第一次写进了人类历史的备忘录。 
    维护所有社会共同成员的最高生命价值,被视为现代政府的主要标石之一。“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来自中国高层决策者的施政纲领被赋予更多的实践意义。特别是渎职高官被免职,更是赢得了社会各界几乎无一例外的喝彩。

于是,那个叫做“责任”被诠释为“份内应做的事”的字眼,重新回到它看似寻常实则神圣的位置上。责任,让追求“政绩至上”被蒙上形式主义尘埃的“摆设”,在“非典型的日子里”被擦得雪亮。v2-8e740323d5b602af07723293e0b58eaa_hd.jpg

我从一则报道中看到,最早投入抗击“非典”第一线、被广州人民誉为“不倒的南山”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病研究所所长、广东省防止非典型肺炎医疗救护专家知道小组组长67岁的钟南山在接受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时,“并不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有多么了不起;相反,他一再强调的,是他作为一名胸肺科大夫义不容辞的责任。”他说,“我想既然是肺炎,就是我们胸肺科医生的首要责任”,“这次是非典型肺炎,说不定下一次是传染性心肌炎,我相信心脏科的那些人也会像我们一样站在最前线,不会因为怕传染就不来了不做了。” 平实的话语宣示了责任的内涵,也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有位作家说得好:“责任!面对这场生命保卫战,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有责任的:不传染别人,不被别人传染,不使别人被传染,不让被传染的人离我们而去。” 
    责任重于泰山,这不是一句新词,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入人心。 如果每个人都能像钟南山那样真正负起属于自己的责任,“保卫生命”就不会停留在作家的呐喊声中,战胜非典指日可待。 
    于是想起了中国人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坏事可以变成好事。 
    责任意识的回归,责任感的普及,责任制的真正施行,应当是“非典型的日子里”最值得称道的一桩好事。

历史是现实的一面镜子,也是现实的根源。

17年后与“非典”接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卷土重来”,逼使我们再次审视疫情一路蔓延过来的路线,检测所有关卡的岗位责任是否到位?答案不容乐观。至少,从病毒传染源头看,对农贸(海鲜)市场管控责任的缺位是无法“甩锅”的。有人说,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有人说,这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恶果;还有人说,这是野生动物对人类的报复和反噬;更多的人说,现在还不到追责的时候,救人第一!

是啊,世上还有什么比健康和生命更重要?!生命在,一切皆有可能;生命不再,一切都是零。钟南山院士说得好,健康年就是幸福年。试想,失去了健康,失去了生命,焉有幸福可言?从这个意义上说,疫情防控阻击战也是一场健康保卫战、生命保卫战,关乎每个人的健康和生命,每个人都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在今天(1月27日)央视“新闻1+1”节目中,白岩松说,从今天开始,年就结束了。过了年,我们开始“过关”。我想,我们要成功“闯关”,除了启动“一级响应”的责任担当,让每个人都真真正正负起责任,别无选择。

哦,“百疫不侵”,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祝福啊,送给所有人。


      【后记】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我们这个有责任担当的银河悦读中文网,她的快速反映就是要充分利用网络文学和写作人才集中的资源优势,第一时间启动【控疫】专题征文活动,记录、讲述疫情防控救治一线的医务工作者的感人事迹;反映全国各地积极参与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感人故事;声援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诗歌和评论,以微信日记形式真实记录感人瞬间;用多样的体裁形式和鲜活的时势跟进助力控疫之战,讴歌这场控疫之战中所表现的中华民族时代精神。征文开始首日,作者同样反应迅速,当日就收到并编发不同体裁征文近30篇,征文内容健康向上,既有战“疫”中的鲜活故事,又有赞美鼓劲的高亢诗歌,还有入木三分的评论,皆具有正确的导向性和强烈的激励性,可喜可贺!


附:《责任,被“非典型的日子”擦亮》

       面对“非典”肆虐的当下,世面上有两种很接近的说法:一为“非典时期”;一为“非典型的日子”。前一种,多了些恐惧的飞沫;后一种,带了些调侃的味道。不管如何,有位作家的说法得到大家的认同:“世界在这一刻,全变了。” 

曾经是耳濡目染的下饭馆、上电影院、逛商场、听音乐会,一直延伸到自由自在的游山玩水,突然间被贴上了“危险旅程”的封条。人与人之间,顷刻就有了口罩的阻隔;社区与社区之间,顿时就有了“红袖标”的盘查;城市与城市之间,瞬间就有了类似“关卡”的迹象。 
    每一天电视上公布的“非典”数据,焦灼了十几亿人的目光。  

于是,一些很年轻的生命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在非典的日子里,想你/飞沫溅起流言的细雨/恐惧拉开了我们的距离/在无亲密接触的日子里,想你/口罩隔绝着春天的笑容/大气成分中添加了消毒剂/在非典型的日子里,想你/想典型的握手与耳语/想典型的拥抱与亲昵/想吵架,想看戏,想在公共汽车上拥挤/想喧闹大排挡下香辣蟹红亮的油滴……” 

生命的脆弱,仿佛第一次写进了人类历史的备忘录。 

维护所有社会共同成员的最高生命价值,被视为现代政府的主要标石之一。“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来自中国高层决策者的施政纲领被赋予更多的实践意义。特别是渎职高官被免职,更是赢得了社会各界几乎无一例外的喝彩。于是,那个叫做“责任”被诠释为“份内应做的事”的字眼,重新回到它看似寻常实则神圣的位置上。责任,让追求“政绩至上”被蒙上形式主义尘埃的“摆设”,在“非典型的日子里”被擦得雪亮。

  “非典”猖獗时期,白衣战士的工作带有更大的危险性,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可能要以输掉个体生命的代价赢得更多生命的康健和生还。他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可亲更可敬更可爱!

  最早投入抗击“非典” 第一线、被广州人民誉为“不倒的南山”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病研究所所长、广东省防止非典型肺炎医疗救护专家指导小组组长67岁的钟南山在接受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时,“并不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有多么了不起;相反,他一再强调的,是他作为一名胸肺科大夫义不容辞的责任。” 他说,“我想既然是肺炎,就是我们胸肺科医生的首要责任”,“这次是非典型肺炎,说不定下一次是传染性心肌炎,我相信心脏科的那些人也会像我们一样站在最前线,不会因为怕传染就不来了不做了。” 平实的话语宣示着责任的内涵,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电视上,众多白衣天使在话筒前的凛然让我们肃然起敬:救死扶伤是医护人员的天职,我们理当义无返顾地冲上抗击“非典”的第一线;她们的家长在镜头前更为直白且义正辞严:我的孩子上了隔离病房我怎会不担心?可她既然选择了护士这一行,她不去谁去? 也听说某医院医护人员由于惧怕感染SARS而拒绝上班,结果被开除。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医护人员在医院门前的退缩和临阵脱逃的士兵有何区别?

  这就是责任的概念。它可以映照崇高,也可以折射渺小。但我并不能接受某些媒体动不动就冠以“无私奉献”的提法,因为这其实是以善意的愿望抹煞了责任的存在。诚然,特定时期,责任伴随着风险,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也需要巨大的勇气。但毕竟,他们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是在履行一名专业人士应尽的义务。否则,又如何理解那些给予处分、免职甚至追究刑事责任的做法呢?

  有位作家说得好:“责任!面对这场生命保卫战,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有责任的:不传染别人,不被别人传染,不使别人被传染,不让被传染的人离我们而去。”

  责任重于泰山,这不是一句新词,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入人心。如果每个人都能像钟南山那样真正负起属于自己的责任,“保卫生命”就不会停留在作家的呐喊声中,战胜非典也许指日可待。

  不禁想起中国人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坏事可以变成好事。

  责任意识的回归,责任感的普及,责任制的真正施行,应当是“非典型的日子里”最值得称道的一桩好事吧!


      【文中的附件原作于2003年首发榕树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