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了,穹空的繁星还在不知疲倦地眨着眼。人们都沉醉于既祥和而又忧虑的新年之中。

突然的电话铃声,使忧虑的弓弦顿时绷紧。丈夫是今天早上随部队紧急赴往武汉的,只是到武汉后报了个平安,至现还没有信息,家人都为他而忧虑。关爱迫不及待地拿起电话……好的,好的,保证准时。

接听完电话,只见关爱慢慢地放下电话,木然地站在那里。母亲迫不及待地问:“让你去医院吧?”关爱欲言又止,父亲目视着女儿低声漫语:“武汉。”关爱点了点头,抬头望着白发苍苍的父亲,深沉地:“去机场,一会救护车来接我。”母亲听了后茫然的张了张嘴,不知说什么好。只见母亲嘴唇不停地颤抖,溢满的泪水“吧嗒!吧嗒!”地滴在衣襟上。

老父亲叹了口气:“我当年是民工兄弟用生命把我从越南战场上抬下来的,我血管里还有护士的鲜血,老爸的第二次生命是人民给的,疫情,就是命令,为了更多人的安危,去吧!我的好女儿!”朴实的话语重千斤,胜过千言万语。

母亲擦了下泪水:“关爱你先收拾行装,妈去给你煮碗馄饨。”关爱趴在熟睡女儿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白天女儿的话语:“妈妈你一定穿好防护服啊!”止不住的泪水滴在被头上。

关爱背上挎包,望着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可爱女儿,迈着蹒跚脚步,走到门前,看着温馨的家,思绪万千:如果我将不再回来……谁来照顾他们……潸然的泪水夺眶而出。关爱毅然地推开房门时,妈妈突然,“等等……”摘下过生日女儿送给她的护身符项坠,颤抖地戴到关爱的脖子上。当关爱转身要关门之时:“等等……”父亲拿了包大蒜走过来。“关爱呀,你放心地去吧!爸爸等你平安归来!”关门的一瞬间,只见老父亲泪流满面,苍老了许多!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