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甘肃一定要去天水,去天水必定要去麦积山,国家5A级旅游景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被著名雕塑家刘开渠誉为东方雕塑陈列馆,如此含金量的城市名片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会受到尊崇和膜拜,因为这座凝聚着历史文化光辉的石窟艺术宝库,只有充满虔诚的去朝拜,只有饱蘸激情的去瞻仰才能充分领略东方佛教艺术的精髓,一直坚信麦积山石窟艺术会感动任何人。

001rW9MSzy7hiwb6RIC22&690_副本.jpg


  在初冬季节去麦积山感觉真是不错,近处的落叶乔木已经露出虬劲的枝干,远山的常绿树木依旧青翠欲滴,宏伟的麦积山石窟少了树叶的遮挡,显得更加雄伟壮观,也更加清晰更加真实。与其它三座石窟不同,一座形似麦秸垛的奇特山峰成就了麦积山石窟在中国石窟艺术宝库中的地位,成为与龙门石窟、云冈石窟、敦煌莫高窟齐名的中国四大石窟,麦积山石窟艺术也赢得中国赢得世界的尊重和重视。
  天水在甘肃被称为“陇上江南”,素有秦地林泉之冠的美誉,自然环境之优异可见一斑,麦积山在天水位列天水八景之首,“麦积烟雨”饱含诗情画意,也体现着天水文化的温婉才情。也只有登上凌空栈道才能感觉到麦积山的神奇瑰丽,极目远望,心胸顿开,层层叠叠的山峦之上青松苍翠,云蒸霞蔚,初冬季节还能感受到秋天的斑斓色彩,也只有这样的神仙福地才能孕育出麦积山石窟的独特和神奇。

001rW9MSzy7hiwsH4oh59&690_副本.jpg


  麦积山石窟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洞窟所处位置极其惊险,大部分洞窟都开凿在悬崖峭壁之上,洞窟之间全靠架设在崖面上的凌空栈道通达,盘旋而上,曲折变幻,引人入胜,精彩纷呈,经过不断攀登不断仰视,使人们的观览朝拜更具宗教的仪式感。游人攀登上这些蜿蜒曲折的凌空栈道,颇感惊心动魄,在洞窟入口处真就见到一位游客,已经是第二次来石窟仍然不敢攀登,声言要在地下等待同伴凯旋而归。
  攀登在曲折的凌空栈道,透过无数大大小小的窟龛和孔穴,那是先人耐力和智慧的凝结,是宗教力量的伟大体现,尚存的石质台阶被摩擦的光亮如镜,那是一千六百多年虔诚的磨砺。麦积山的山体为第三纪砂砾岩,通过断层就明显的感觉到这样的山体石质结构松散,极不适于精雕细琢,故而在麦积山石窟震惊世人的艺术精品,就是彩妆泥塑,是天然岩洞和人工开凿的窟龛在保护着堪为国宝的历代泥塑。

DSC_0377_副本.jpg


  麦积山石窟的开凿年代据考证,大约在十六国后秦时期,历经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元、明、清,在南北朝初期这里就成了西北地区的佛教中心,在长达一千六百多年的时间里,麦积山石窟都在不断地开凿和修缮,并逐步成为规模宏大的石窟群,可以说是历代工匠和信众成就了麦积山石窟艺术的独特和伟大。
  彩绘泥塑、精美壁画、佛教造像构成麦积山石窟的经典,而麦积山的洞窟则更有特点,这里的洞窟很多修成别具一格的崖阁,东崖泥塑大佛头上15米高处的七佛阁就是典型的汉式崖阁建筑,在离地几十米,如斧劈刀削般的崖壁上开凿出成百上千的洞窟和佛像,其难度是可以想象的,这在中国的石窟建造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文化奇迹。
  这里的塑像雕像,大的高达16米,小的仅有10多厘米,体现了千余年来各个时代塑像的特点,系统地反映了中国泥塑艺术发展和演变过程。这里的泥塑大致可以分为突出墙面的高浮塑,完全离开墙面的圆塑,粘贴在墙面上的模制影塑和壁塑四类,其中数以千计的与真人大小相仿的圆塑,极富生活情趣,历来被视为石窟艺术珍品。

DSC_0390_副本.jpg


  麦积山的塑像有两大明显的特点:强烈的民族意识和世俗化的趋向。除早期作品外,从北魏塑像开始,差不多所有的佛像都是俯首下视的体态,都有和蔼可亲的面容,虽是天堂的神却更象世俗的人,这些人性化的神祗成为人们美好愿望的化身,很接地气的神灵,香火自然很旺,以至于石窟里许多的塑像和壁画都被熏的黑黢黢的,这也客观的体现出麦积山石窟皆是艺术真品,绝非后世和狗尾续貂和仿造。
  地处大西北的麦积山历来都是多元文化的交汇之地,但从塑像的体形和服饰来看,麦积山塑像逐渐摆脱了外来艺术的影响,体现出汉民族文化的特点,他们或剽悍雄健,或秀骨清像,或珠圆玉润,或丰满夸张,或写实求真,展露出不同时代的艺术风采。麦积山石窟保留有大量的宗教、艺术、建筑等方面的实物资料,丰富了中国古代文化史,同时也为后世研究我国佛教文化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和史实。

001rW9MSzy7hiwS34QM20&690_副本.jpg

    

  站在离地几十米的凌空栈道上,很难想象出当年的匠人是如何在悬崖绝壁上开凿洞窟,制作泥塑,饰以彩绘,构筑崖阁,然后再建设栈道沟通往来,通过当地流传的民间谚语或许能够找到一些模糊的答案,砍完南山柴,修起麦积崖、先有万丈柴,后有麦积崖,貌似能够还原出一些事实,大量木材支撑的脚手架是一千六百多年来麦积山石窟和栈道开凿修建维护的有功之臣,是麦积山石窟艺术的基础支撑。
  麦积山的厚重也引得历代文人墨客纷纷撰文吟咏,任其昌、李师中、杜甫等都对麦积山石窟予以高度评价,作为后学晚辈石门捕鼠犬虽然游历颇多,赞誉批评兼有,对于麦积山也只有通过粗陋的文字来为空前绝后的麦积山石窟呐喊助威了,甘肃的苍凉凝重,天水的广博雅致,麦积山堪为西北靓丽的区域名片,你我均有擦拭推介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