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5点40分,梅开始收拾文件,准备下班。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和丈夫默认的铃声突然响起……

        马上下班了,来什么电话?

        按下接听键,丈夫风急切的声音传来……

        老总让我和雪(两人的大学同学,风一直的追求者。)一起去美国出差半个月,征求我的意见,你说说我答应不答应啊?

        答应啊?为嘛不答应?她追你八年都追不到,(大学四年,研究生两年,现在工作的副手。)我还怕她半个月呀?笑话!答应,马上答应。梅,紧接风的话音回答道。

        风爽朗的大笑了。

        好,得令!亲爱的,你知道我爱你什么嘛?我就是爱你这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自信,和对我百分之百的信任!

        风和雪第二天去了美国……


        半月后,梅开车去接机。

        风和雪走下飞机。

        风和梅两人目光相凝,风飞快放下行李箱,既而彼此张开双臂快步跑着相迎,紧紧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突然,梅的指尖感到异样,只见她指尖,轻轻拈起一根长发,轻轻叹息一声,咳!雪还是只能在背后拥抱你啊……

        两片幸福的朝霞,飞上了梅的脸颊。